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47章 母子

第147章 母子


  朱利娅以为祁荆山就是说说算了。

  没想到他真的干出来了。

  不听雷秀英的话干出强~暴的行径,祁荆山还不会跟她离婚吧?知道祁荆山不止是为了儿子,跟她还是有感情的。

  她干的大事儿祁荆山不知道,鸡毛蒜皮的事,没有惹的他愤怒已极。

  朱利娅越想越气,抡出满身的力气打在雷秀英脸上。

  雷秀英愤怒加委屈,可她不敢打朱利娅,她怕朱利娅疯。

  她还不舍得这门亲事,她还需要利用祁东海,云霞的事情被宣传出去,跟离婚有什么两样,不如把自己家的事情全办好,再和祁东海离婚。

  雷秀英是最会算账的脑子,立即把利害关系摆平,挨了俩巴掌只有认可,还得生出满脸的皮笑肉不笑:“嗳!亲家!我是一时气恼云凤~勾~你们家老二,别的意思也没有,我们还是好亲家,就不用说伤感情的话了。

  云霞一把抓住雷秀英,她才知道祁东海有病,她真想退亲。

  雷秀英收回退亲的话,让她很意外:“妈,你怎么能出尔反尔,怎么就不退亲了?祁东海有病你不知道吗?你们怎么瞒着我?”

  云霞呜呜的哭起来……

  雷秀英掐了云霞一把,就是恨铁不成钢,人家把你都睡了,还提的什么退亲:“东海哪里有病,是你四叔被东海打了,气得才说他是疯子,云凤也是胡说八道。”

  雷秀英小声的说:“我是威胁她才这样说的。”

  雷秀英赶紧拉云霞走:“亲家,改天见吧,这丫头被云凤挑拨的胡说,你不用忌讳。”

  云霞被雷秀英整的懵懵的,那回四叔挨揍她在在场,以为那话可就是四叔恨祁东海说的,云凤污蔑祁东海是疯子,那是报复。

  现在母亲也是这样说,大概真是这样吧。

  朱利娅也是松了口气,祁东海也算认定了云霞这个媳妇,事儿都办了,如果再黄了,祁东海没有~泄~的工具,一定会再次的疯。

  她是硬着头皮吓唬雷秀英的,真的吓唬住了,她的心才落了地。

  慢慢的再求祁荆山复婚,这是朱利娅的打算。

  可恨云凤~勾~祁东风,让她实在是不甘,她压了压愤怒的火焰,只有咬牙忍,不用急,等自己复婚后,他们就是结了婚也得把他们搅黄,就是他们有了孩子,自己也是控制不住会掐死的。

  朱利娅让雷秀英捎信儿让祁东风来见她,让祁东风带着云凤来,祁东风都没有跟云凤说这事。

  她要威胁云凤,让她指使祁东风为她求情跟祁荆山复婚。

  云凤要是不答应,她就不许祁东风和她谈恋爱。

  祁东风怎么能让云凤来见她。

  祁东风问:“你找我有事吗?”

  “我找你当然有事了!”朱利娅拿出了威严:“我找你不应该吗?”

  “不要说用不着的!”祁东风知道云环见了他,朱利娅很快就会知道,没有想到这样快,云家比航母有度。

  “我就是告诉你,云凤是你大哥用剩的抹布。”朱利娅满脸的邪气鄙夷的说。

  “妈!你的嘴留点儿口德吧,云凤真的落了那样的下场,我就会把你们都送进监狱!

  ”祁东风面色阴沉。

  “我明白政策!你大哥既然是疯子,祸害了云凤也是没有罪的。”朱利娅不想被儿子压一头。

  “妈!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无耻!”祁东风气得哼一声。

  “你是她肚子出来的?这样维护一个贱丫头!我才是你妈,你不明白吗?”朱利娅气坏了,说自己妈无耻的祁东风肯定是第一个。

  这小子从小就不孝顺,成天的嘚咕她,不让她收礼,有送礼的不收,让她当傻子吗?

  从小就管着她,早就受够了,要不是他总吓唬,她早就财了。

  “你与那个贱丫头的事,我懒得管,想让我同意她进家门,你就得给我让你爸服软。”朱利娅大言不惭的还想压祁荆山一头。

  “你精神是就是不正常了?是进祁家的门,不是进朱家的门!”祁东风真是看透了朱利娅是作威作福惯了,祁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东海是顶祁家的户头。”她的儿子还是姓祁,她是祁荆山儿子的妈,祁家怎么就不是她的了?

  “你想让云凤进你大儿子那个祁家,你能办到嘛!”祁东风句句触朱利娅的心坎子。

  “你是我儿子,我不同意你们也是有不了结果!”就不信管不了祁东风,想法儿让人把那个丫头祸害了,看看他还要不,不跟她的疯儿子,挑她的好儿子,想的美,让她画虎不成反类犬。

  “说点子没用的,你真的不明白婚姻自主是什么意思?危言耸听到处威胁人,你忘了你已经不是祁荆山的妻子了嘛!我已经断给我父亲了,你凭什么管我的婚姻?”祁东风的话差点没有把朱利娅噎死。

  “你……你……!”朱利娅指着祁东风,浑身的颤抖,指望他帮她说服祁荆山,这个逆子就是不听她的:“有你这样丧良心的吗?我是你亲妈,不用我背抱了就一脚踹开亲妈。”

  “我就是不同意害我的的人进祁家门!”朱利娅大声的吼。

  “你不要无理取闹了,是你自己做下丧天良的事情,你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既缺德又犯法,不判你的刑让你白捡吗?在这里蹲着还没有受到教育?你是想加刑了吧。”祁东风不是吓唬她,云凤真的起诉她主谋让疯子强~奸,朱利娅最少也得判三年,这个时期对这种罪犯最严。

  “你!”朱利娅气得要死,面目狰狞可怖,声音尖厉:“祁东风!你不让我回到祁家,我就让东海强~暴~了那个死丫头!”她明白求人不能一味的低调,威吓可以办大事,祁东风的胆子再大,看看用云凤威胁他怕不怕?云凤就是他的软肋,朱利娅就要紧紧的抓住不放。

  朱利娅恶狠狠地以命令的口吻喝道:“你想女人,我不许你想云凤,你要是不跟她断,我就让你捡一个破~鞋。”

  “我准许你想云萍,别人你就死心吧!除了云萍之外,哪个也不行,我就是不要这条命,也不会便宜云凤,你记好了,听亲妈的才不会吃亏。”朱利娅得意的笑起来,云凤那个死丫头,连展宏图都不嫁,惦记她的儿子!妄想!

  祁东风没有再搭理朱利娅,朱利娅以为被她吓唬住了,这个儿子从小就不得她欢心,读书没有祁东海聪明,成天的监视她,因为怕他把事情告诉祁荆山,自己成天提心吊胆的。

  这个儿子就是一个讨债的,大儿子得不到的东西,他就别想得到,毁了她也不便宜他。

  祁东风以为朱利娅就是威胁他,可是他也不能不嘱咐云凤,她已经干出了,继续干也是有可能的。

  云凤才进大门,祁东风就来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