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49章 这是她的家嘛

第149章 这是她的家嘛


  因为他常劝朱利娅不要收别人的礼物,他上学要笔墨钱朱利娅就呵斥他,他都是跟父亲要钱。

  父亲以前把钱交给朱利娅,祁东风跟父亲要钱后,祁荆山就给祁东风开小灶儿了。

  祁荆山手里总预备着钱,朱利娅得不到祁荆山的全部工资,因此怨恨祁东风这个逆子。张口闭口的逆子逆子的。

  祁东风不能跟朱利娅干架,只有闭紧嘴巴,就成了最少言寡语的。

  “你母亲连着要钱,也许是急需要钱,我看你还是回去一趟看看家里的情况,可以到京城看看你的小买卖能不能做起来?”祁东风提议,也是想让云凤觉得京城可以的话,躲了他母亲的算计。

  云凤不想耽误自己挣钱,回去一趟耽误挣钱还得花钱,她攒钱想买房子,怎么能乱花。

  “云凤,你去京城开阔眼界,想做老板也是在京城做,边疆怎么也不会比京城繁华。”祁东风的话听进了云凤的心里。

  这一世自己知道挣钱了,后世的鹤市是最落后最穷的,对啊!自己不能眼界这样小。

  走一趟,也许有更大的商机。

  “行啊!我是得回家看看。”杨秋棠回回啦云世远不正经的事情,这样下去她会疯的,她出了问题,一帮弟弟妹妹都得她经管,跟给几个钱儿不是一码事,还有一个四岁的妹妹,到时候再弄一个疯妈,就是大麻烦了。

  两人商定了等祁东海的婚礼完了,他们就走,只有两天就到了,祁东海毕竟是祁东风的大哥,朱利娅叫他早早的回来就是让他操持祁东海的婚礼。

  朱利娅不能回来,只有祁荆山和祁东风给祁东海主持婚礼。

  云世济也是不能回来,云家可就是雷秀英的大拿。

  雷秀英觉得朱利娅进了大牢真是好事,她才能和祁荆山接触。

  雷秀英巴巴的给祁荆山拍~马~屁,一一的都照着祁荆山说的办,婚礼很简单,雷秀英也不说什么,婚礼倒是很顺利。

  祁东海婚礼的第二天,祁东风早早的来接云凤,云凤把有用的东西都弄到空间,就是进贼也是一无所获。

  二人踏上了征途,买的快车票,路上可以少遭点罪。

  两天就到了家里,正是中午,云世远一家人正在吃饭,二米饭,白菜炖豆腐。

  菜很香,里边有块儿肉。

  几个妹妹的筷子被云世远的筷子打下去:“抢什么抢?死丫头一个个的都想翻天!”

  云世远的房子的窗户还是纸糊的,云凤和祁东风进院的脚步轻,屋里的人没有看到。

  进了外地门,就听到云世远这样的咋呼:“你们吃点儿豆腐借点儿肉味儿就行了,肉块儿给你哥哥留着!”

  云凤迈进屋门的时候,杨秋棠正往云山的碗里夹肉。

  几个妹妹馋的瞅着,杨秋棠把肉给老闺女挟了两块,上边的已经没有肉了。

  云凤突然进来,一家人都瞪大眼:“你回来干什么,有路费钱不会给我们邮来?”

  这是杨秋棠见面的第一句话。

  云凤的心里拔凉拔凉的,脸上的温度没有了。

  毕竟这里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在回来的路上也是恨不得快快到家。

  没有不是的父母,对她怎么样,她也就是认为他们偏向儿子,她是老大,自然就得受苦的是她,打骂她也就是不顺心的时候拿她出气。

  云凤很生气:“你不是让我拿钱救父嘛?”

  杨秋棠差点蹦起来:“你带回来了钱?”

  云凤讥笑一声:“怎么蹲监狱的还在家里这样自在?”

  祁东风随后进来,穿的也是家常服,云世济见了眉头皱起来。

  “你不带钱回来做什么?”杨秋棠不理会祁东风这个人,恨不得一把抓住钱。

  一家人全都停下了吃饭,个个瞩目祁东风,看看云凤能掏出多少钱?

  杨秋棠伸出手:“把钱给我!”杨秋棠厉眼盯着云凤。

  云凤冷笑:“等着大风给你刮钱!”

  云世远把碗筷儿墩在桌子上,厉声的问云凤:“你就是跟这个人私~奔的?”

  “云凤!你怎么能随便搞对象?你才多大?晚婚你知道不?得二十八九才允许结婚。”杨秋棠在云世远的话落下之后接上来。

  云凤都懒得怼他们……脸色冰冷起来。

  云世远满脸的怒气呵斥云凤:“让你嫁给祁东海你不听话,就琢磨你是会乱搞的,跟你妈一个德!……”

  云世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杨秋棠打断:“跟你一样才对,不是个正经的。”

  云世远赶紧给杨秋棠使眼色,表明他说走嘴了。

  杨秋棠恨恨的瞪云世远,意思就是她说的对,他说的不对,杨秋棠突然猛醒,恐慌的看向云世远:“你再胡说,我掐死你!”

  云凤恍然:这俩人什么鬼?

  祁东风觉得这俩人怪怪的。

  杨秋棠和云世远都闭了嘴,沉默了一会儿,云凤看看几个妹妹正在抢菜。

  云山碗里的十几块肉已经吃完了,云山也没有搭理她,扒拉了半碗豆腐端碗出去了。

  好哇,这都是她的好弟弟妹妹。

  没有一个问她饿不饿,让她吃饭的。

  坐了两天的车,还是从站点走十里地回来的,云凤已经很累。

  懒得跟云世远分辨什么,她就是要我行我素了。

  不再理会任何人……

  “你是谁?”云世远愣没有看出来祁东风哪里比祁东海好,个子高费布票,长得周正还不是没有祁东海那样的爹,漂亮能抵饭吃?

  什么气质不气质的,拐别人闺女跑的人哪有一个正经人?指定是说不上媳妇就骗婚的。

  祁东风对这个丈人家真是无语,一个逼十六岁少女去东北赚钱的父母,便想也不是疼女儿的。

  可是他不能不给云凤长脸面,不能不为她撑腰。

  “我叫祁东风!是祁东海的弟弟。”祁东风当然要实情相告,先把这对父母震唬住。

  “啊?……!祁东海有弟弟?是不是冒充?哪个祁东海?”云世远才拿起的碗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杨秋棠和云世远齐唰唰的跳下炕。

  不可置信的盯着祁东风:“一点儿不像!”云世远像自语,没有质问的语气。

  “云凤没有被谁拐跑过,你要是她的亲生父亲,就不能污蔑你的女儿!你以为糟践自己的女儿很露脸吗?您怎么就没有一点儿自尊!”祁东风的话语冷硬,训斥云世远。

  云世远眼神巨震,这话让他很是不舒服,气得嘴有些哆嗦。

  杨秋棠眼光闪烁……不可置信的望着祁东风。

  话说的却是对着云凤:“死丫头!你胡思乱想什么?什么不是亲爹?你想脱离我们是不是?”

  杨秋棠眼里闪着惊慌……她不敢招惹祁东风,就对着云凤来!

  祁东风像教育犯人的口吻对云世远,再看一眼杨秋棠:“您要是云凤的亲妈,你糟践云凤就是糟践你自己!”

  祁东风表情威严,语气冷冰冰。杨秋棠不禁一个哆嗦。

  “我是她亲妈!才会关心她,怕她学坏。”杨秋棠比云世远胆大,怼了祁东风两句。

  “你们疼她就不会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去下露天坑,是你的亲闺女你就不会糟践她,你真不配做云凤的亲妈,你没有云凤一点儿的好品质!”祁东风眼立起来,剑眉扬起,一股气势把杨秋棠的气势压了下去。

  云世远没有再说话,吩咐云芳:“你去做点儿大米饭,把块肉蒸上!”

  云芳不情不愿的走了,云芳今年十四,就是没有云凤听话,让干啥不干啥。

  云芳愤恨:要不是有一个祁东风,她也听出来这个不是一般人家的,否则,吃饱了她马上就跑,碗也不会刷。

  到生产队上班就是最大的功劳。让她做饭洗衣的她才不干呢!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