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52章 是我女儿的

第152章 是我女儿的


  “我不想让云凤跟这个小子太亲密,我试探了那么多,他也没说和云凤搞对象,那是她俩还没有影儿。”杨秋棠分析着一脸的得意。

  “我看也不见得有多大影儿。”云世远和杨秋棠的心思还是一样的,不情愿的说道。

  “你把云凤管住,让她离那个小子远点,让云芳跟了那小子!不然我不会对你客气!”杨秋棠像抓住了云世远七寸一样,不屑的说道。

  云世远哀叹一声,真是无奈,这个婆娘他是惹不起了。

  “我看你的目的不一定能达到,这人讲对眼儿,那小子就看云凤好,你能奈何?”云世远心里鄙夷杨秋棠想的太美,他也希望跟祁东风的是云芳,可是云芳有些小和祁东风的岁数差得多,就是搅黄了云凤,人家那小子也不定找了谁?

  云凤跟他自己家还能借点光,要是别人他就借不到一点儿光。

  这个蠢娘们儿,找了老大老三的家的闺女来搅和云凤,人家的闺女成了有你~屁~事!

  等云秀云珍走了,云世远才有了说杨秋棠的机会:“你整这么俩来,成了对你有好处吗?”

  “云凤嫁了,你还有钱花吗?”杨秋棠就是不让云凤搞对象,让她臭到家,只要她没有嫁,她挣的钱就都是家的。

  “这个道理是对,可是也不能便宜了外人!”

  “我这么多闺女,能便宜外人吗?我只是让她们俩晃花祁东风的眼,让他看不上云凤了,我真心的想让她们成嘛?”

  “云芳还小,云芝更小,不济事的。”反正不能让祁东风找的是别人家的闺女,不娶小的就娶云凤,这个亲戚他是占住了。

  “小?谁不喜欢嫩的?你也不是嘛!”杨秋棠一句话差点憋死云世远,他再也没有话说了。

  “找你二姐回来!”杨秋棠对回家要苹果的云燕喊道。

  云燕拿了苹果往外跑,云芳迟迟的没有回来。

  杨秋棠笃定云芳在二丫头家,急忙奔了去。

  “你个死丫头不好好上学,成天乱跑,不像话,赶紧滚回家去!”杨秋棠好骂云凤,就养成了好骂人的习惯,对底下几个也是照旧骂。

  农村妇女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不知道骂孩子也是磕碜,骂孩子的特别多。

  男人还文明点,很多男人张口就骂举手就打,也有老实的,也不是不会骂人,就是骂的少点儿。

  没有后世人的文明,到了后世做父母的都是有文化有素质,几乎没有人骂孩子。

  孩子少了也是娇贵,打骂不舍得,文明的到来还得十几年。

  杨秋棠一路数落云芳:“不好好上学,搞不上好对象。”

  “我姐上的学比我少多了,你看她搞的对象多好,人长得好,他爸还是官儿呢!”云芳撇嘴:“人家都说那是机遇是有那个命,大学毕业也不见得找着官儿的儿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那不是你姐的对象,他们只是认识,正好是一路,还是在火车上遇到的,他想到农村看看啥样,就奔我们来了。”杨秋棠呵斥云芳,怎么能说是云凤的对象,要是妹妹抢姐姐的对象,好说不好听。

  这个死丫头真笨!看不出她一点儿眼力见儿,给她使了多少眼色,她还跑了。

  真是个傻的,怎么就让云凤长了一个~奸~心眼子,云芳要是有云凤的脑子,妥妥的是大学毕业。

  闺女大学毕业多给亲妈长脸!

  云芳一提上学就头疼:“我一上课就迷糊,困得要死,我不愿意上那个破玩意!我待两年就在生产队上班,我姐不大点儿就上班了,你怎么不逼她上学?”

  这丫头到现在还不拨缝儿,还不知道上学是好事,羡慕那个死丫头卖苦大力。

  养了一个傻子吗?

  杨秋棠气得头晕,到家就抄了掸子棍子对云芳的屁股抽了两下。

  云凤乱叫:“疼死了!疼死了!”

  不狠狠地受教育是没有记性的,孩子就得狠狠地打。

  杨秋棠记得清楚云凤小时犟了一句嘴,她就把云凤打个半死,看看云凤以后多老实,吩咐干啥也不敢执拗。

  云芳不好好读书,就得吓唬,有个大学毕业的闺女,再搞有个大学毕业的姑爷,看看大票子就是源源不断。

  五个闺女要是一个月一人给她六十块钱,她也算没有白辛苦。

  想到这个杨秋棠狠狠心,咬咬牙,又给了云芳几下子。

  对着大哭的云芳嘱咐她务必得样样都过云凤,找对象最次的也得是祁东风这样的,有家世有相貌。

  次的她是不干!给云芳下了死命令。

  云芳可没有云凤的耐性,她可不会老实听杨秋棠的话。

  “你不干,你给我找去!”云芳扯起大嗓门,她的声音酣厚粗豪,说话就是大嗓门儿,何况是吼声,声音极像暴脾气的杨秋棠。

  “我给你找,你瞎啊?摆在眼前的你就不抓!”杨秋棠恨铁不成钢的喊起来。

  云世远进来怒道:“你们大嚷大叫的!事情没有一点儿眉目,让全村人都知道吗?”

  “我不是气她没成色嘛!哪有这样没有心数的,摆在面前的好事拱手让人,干脆就是一个二百五,怎么就不随你老子一点点儿!”

  这话把云世远也骂了。

  云世远气得脸通红。

  杨秋棠得意的一笑,实话实说,怎么了,许你干不许我说!

  云世远也不敢搭茬儿,怕杨秋棠越说越多,他已经妥协,杨秋棠把过去家里的财权,答应不提这件事了,她怎么就得寸进尺呢?

  云世远的脸漆黑,他的气性极大,谁敢反驳他一句,不管是谁,他也会动手。

  杨秋棠的威胁就是把那个女人的事抖出去。

  虽然那个小妗子有不正经的名,云世远还要脸面,杨秋棠的脾气说得出来就干得出,云世远最怕的就是这个。

  怒气那么大也只有忍,云世远从小到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为了稳杨秋棠,给杨秋棠拍马~屁,云世远只有压制云芳:“你妈让你干啥你干啥!执执拗拗的想找揍!”

  杨秋棠听云世远的话心里舒坦,云世远帮他压制孩子是给她树威。

  放下对云世远的不满,杨秋棠三令五申的让云芳打起精神。

  云芳挨了打,气得不行:“就是不听你的话,爱怎么招儿就怎么招儿。”

  “为你好,你不懂?”杨秋棠气得就想掐死她。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