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57章 黏上来

第157章 黏上来


  各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面却表现的淋漓尽致,云凤和村里人打了招呼就出来,祁东风在门口外等她。

  祁东风想拉她的手,这个年代的人可没有后世的人放得了开。

  怕云凤尴尬,后边那么多人瞅着,祁东风这个人也是传统的性格。

  云凤是腼腆的人,更不能主动拉祁东风的手,出院之前还是一前一后走,出了院门才并排走。

  “老四,你怎么不去送送?就这样走着去城关,他们还有东西,多累啊!”一个嘴快的老太太问云世远:“你这个老丈人怎么就不亲近点儿?”

  云世远不耐烦听,语气闷闷的说道:“送啥?我能带俩大人走?”

  “我让我爸找车把式送云凤他们吧!”老太太的话给云珍提了醒:“正好我们也要去城关买东西。”

  有人赞赏云珍,这闺女对云凤不错,有人鄙视:她爸是生产队长有什么了不起,车是生产队的,也不是他们家的,好像当了队长,生产队的东西都成了他们家的。

  “生产队可没有闲着的车!”有人气愤还是说了。

  “云凤可回来这么一回,也不是农忙,送送也是应该的,谁家没有用过车?可不能计较这个。”云珍强调自己的理由。

  云世远没有说话,杨秋棠不耐烦了:“不用送!谁去城关不是走的!”祁东风不听她的,他也不是她的儿子,她为什么要心疼?累死才好,让云凤臭到家!

  只要他死了,云凤还能看别人吗?只有家过老了。

  这样想杨秋棠心里才舒坦。

  杨秋棠这两年狂妄起来,以为她先前没有出来是不喜欢串门子的,没有人认为她有什么不自在,杨秋棠进屋了,也没有往屋里让这些人,她在坐小月子,不喜欢谁进来。

  看热闹的闹了一个没趣,没有看到云世远的笑话儿,还被杨秋棠鄙视了。

  云珍出去追云凤他们,云秀不能不跟着,她们俩互相明白心思,就是各摽着心机。

  想法儿还真的是志同道合。

  看热闹的散去,杨秋棠就跟云世远置气:“你为什么不让我留她。”

  “你想让她学?”云世远一句话掐了杨秋棠的七寸。

  “我让她去东北挣钱!”杨秋棠瞪起大眼:“多大了还学,就是想享受!我不惯她毛病!”杨秋棠从抓住云世远的短处就开始压云世远一头。

  云世远只有先忍着,等这事儿淡薄了,再树威风。

  “你不让她走,她真的会学,你觉得这丫头老实,她根本就不怕你!”

  “不怕!?打断她的腿!”杨秋棠很威风的说道。

  “吹吹气儿吧,我看你没那个胆儿!”云世远鄙视杨秋棠一眼。

  “我!?我怕她?她还指不定是死了呢,这辈子她是回不来了!”

  云世远再不理杨秋棠,她就是一个只会做梦的。

  云世远更不愿意那个人回来,听说华侨回来了不少,她要是回来自己是不是会倒霉?

  云世远想想那个人去了哪里他不知道,怎么就以为她还活着呢,也许骨头渣子都烂了

  云珍追祁东风她们:“云凤你等等!”

  云凤问:“四姐!你有事?”

  云珍喘着气,云凤她们都走到庄外大坡了,就这一个坡,就把她累死了,云凤她们面不红心不跳。

  她学都是骑自行车,还得是新车子,轻快得很,可没有像云凤从小干到大。

  喘了两口气:“云凤你和祁大哥怎么能架步量啊!有十四五里地,带着东西岂不累坏,我让把式赶车来送你们去城关。”

  云凤看看祁东风,祁东风不带温度的脸淡淡的说道:“谢你的好意,我习惯走路,还是不要麻烦了。”祁东风明白云珍的心思,可是他只是推辞,不想称云珍的情。

  可是他疼云凤也得走十几里地,看看云凤,让云凤答应。

  云凤觉得祁东风这小子真不实诚,可是她心里就是熨帖。

  他想的可真是周全……

  “不麻烦,一点儿不麻烦!云凤,你们别走!等着我!”云珍急急的说,脸色赧红。

  云凤只有点头。

  云秀追来了:“就是,车就跟家里的一样,怎么能走着去呢?”

  “有劳两位姐姐费心了。”云凤还是要感激的。

  面子的话怎么能不说。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啊!我们姐妹多亲啊!应该的!”云珍跑去找车,云秀把功劳揽到了自己身。

  这俩人的心机是云凤拍马不及的。

  这里就是生产队饲养点,马车正在往饲养点儿拉玉术秸。

  车夫是生产队的瘸大爷,卸了马车就过来,他腿脚不好,长年的赶大车:“云凤你才回来怎么就走了?”这一天很多人都在关注云凤拐了一个军官这样的大问题。

  老爷子看到祁东风穿着军装,羡慕了一眼:“小伙子,在哪儿当兵?”

  “大爷好!”祁东风打招呼,军人的礼貌还是很周到:“在京城当兵。”

  “好地方!后门儿挺硬吧?”老爷子张口就是这样的话。

  祁东风笑了:“大爷真会逗。”

  他没有分辨,没有承认,一句话盖过了老爷子的好奇心。

  “车吧!”老爷子招呼。

  祁东风说道:“谢大爷了。”

  车铺了玉术秸,面还有草垫子,稻草很光滑柔软。

  祁东风示意云凤先车,云珍急忙了去,伸手拉云凤。

  云秀随着去,云珍的眼里闪过厌恶,可是很快逝去,云珍也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

  云凤和云珍坐在对面,云秀就挨了云凤坐了,祁东风只能坐在云秀对面,云秀这个做法儿是她一瞬就安排好的。

  祁东风跟她对面,比挨着坐强,她不能摸祁东风吧,挨着坐也不能看到对方的脸,只有对脸儿才能让他仔细看到自己。

  自己比云凤美丽得多,看看他选谁?没有选云凤的道理,因为他们八字还没有一撇,只是认识而已,这话是四婶儿说的。

  一点不会有假的,四婶儿不想云凤早嫁,让她们帮云凤相看一下,这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四婶儿是愿意她搞定祁东风。

  农村人坐马车,年轻人都好坐在车厢边儿,只有孩子老人怕危险才坐车厢里边。

  大车是生产队拉东西用的,只有矮车厢没有车棚。

  谁家娶媳妇接新娘子才会借带棚的马车。

  祁东风坐来,云秀没有想到祁东风会坐车辕,和车把式背对背了坐了云凤这一侧,看她就得回头。

  云秀觉得祁东风是故意的。

  云凤挨着祁东风,她俩是一排,这样他们可以对眼儿看却不能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