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67章 约定{2}

第167章 约定{2}


  “到时候你的身份就彻底的大变样,会不会嫌弃我文化低?”祁东风沉重的心情,低沉的声音在云凤耳边萦绕。

  他的虎目微垂,隐藏了雾气氤氲。

  他真的很痛苦,云凤是他接触的女孩子里唯一打动他的一个。

  相处了几个月,他的誓言就是一辈子不放弃云凤。

  不管他们的环境变成什么样,他一定会矢志不渝。

  没有想到云凤这样出色,他觉得自惭形秽起来。

  如果云凤留学回来,他怎么还配得?他一定会失去云凤的。

  他的心如同刀绞,他不舍,他等着云凤的回答。

  云凤对祁东风的人品没有质疑,可是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云凤没法儿答复这个问题。

  “如果你觉得我现在不能答复你,你心里没底,就着我们处的还浅,你可以立即做出选择,我不能耽误你。”云凤明白她对祁东风的感情还没有到位,他的恩情她会用别的回报。

  所以祁东风给她修房子买砖瓦的钱,她强给了祁东风,他们现在不是定准的恋人,只是在相处。

  谁提出分手都不应该记恨。

  云凤觉得自己心胸宽广,祁东风也不是个小心眼儿的。

  祁东风就是再好,他提出分手,自己也不会脑了他。

  祁东风也不会恼吧?

  祁东风的回答大出他所料:“我一辈子就认定了你,只要你不提出和我分手,我就等你一辈子,你和我分手我就不会再找别人,我这个人是个孤僻的性格,没有你我也是看不别人,不是我粘着你的意思,我心里再不会盛下第二个人。”

  “你这是对不起你自己。哪有这样死心眼儿的?”云凤心情愉悦起来,这个人也是一直跟她合得来,她不求他的大富大贵,只求他的一心一意。

  “你的人品我信,可就是我们处的时间短,我没有决心下决断,我给你留两年的时间,我们可以是不是天作之合?只要我们不会互相讨厌,我就决心答应你。”云凤的态度摆出来。

  以前决定和祁东风相处,只是看看脾气投不投。

  没有想到留学的事情,怕祁东风等不起,互相都付出了感情,两个人会弄到僵局。

  成与否还是潇洒的对待好。

  “那好!我们定下两年之约。”云凤觉得这样是最好不过,他这个人很能将就别人的脾气,只要祁东风有深沉,不耍驴,不花心,自己就会嫁给他。

  祁东风虽然眼里多了些忧郁,可是他还是精神奕奕的走了。

  云凤就这样天天卖一顿包子,重复着在学校的来回,云凤一天只花五块钱,其余的钱,她还是存了下来。

  云世远找不到她,祁东风看云凤很会过,这就是省吃俭用的人。

  云凤的钱买了房子,只有在京城攒的这点儿钱。

  想出国根本攒不够,云凤恨不得快过了高考,到了大学就不用这样紧张,她就可以一天多赚一倍的钱。

  时间急速的流窜,云凤的时间过得匆忙,倒是觉得过得有意义。

  到了年根云世远借着看姐姐和外甥的机会再来首都,也是想在京城找到云凤,他丢了一个财神,猪的自留地也被收回。

  孩子都大起来,吃的也多了,这一年的经济大萎缩。

  云山读书不好,托人到好学校无人要,现在是凭考试了,高中还没有普及,云山过年就十七,十八周岁就可以参军,中间只隔二年,这么短的时间他还没有找到能帮他让云山进部队的人。

  哪管是混一个小排长当当,媳妇也是挤破门。

  就是当不排长,学会开车也行,转业就是正式工,媳妇也是挤破门。

  最后杨秋棠还是想到祁东风,祁东风的父亲有权利。

  云珍和云秀去了京城好几趟,也没有勾来祁东风,杨秋棠让云芳勾祁东风的计划落空,后悔没有让云凤和祁东风定亲。

  祁东风成了准女婿,就得听她这个丈母娘的。

  要是让祁东风的父亲给云山把户口落到东北,云山就是复员,也会依仗祁家找到好工作。

  杨秋棠这个后悔,云凤跟祁东风定亲先把云山的事情安排好,再算计让云芳嫁给祁东风也是可以,妹妹欺姐姐窝儿的不罕见。

  两口子捯后悔,云世远再次出马要找到云凤给他们定亲。

  云世远在京城转了十几天,一次也没有碰到云凤,只有收兵回家。

  杨秋棠急切的问:“找着影儿没有?”

  “没有一点儿影儿。”云世远心疼坐车钱,虽然外甥给了他十块钱,也不够他坐车的,中午不回来还得花一块钱买俩面包,萱萱腾腾的不当饱,赶到晚饿得走道儿都夹脚。

  “你说这个该死的,就是因为怕给咱们那几个钱儿就藏起来?东北也没有找到,她失踪这么长时间了,会不会被人奸杀了?”还杨秋棠恶狠狠地咬牙,咬了七八次,牙龈都肿胀起来。

  “不见得出那事儿吧?否则,我们怎么交代?”云世远发起了愁。

  “交代个屁!”杨秋棠继续说:“那么走的还能活着……”杨秋棠被进来的云芳打断了话。

  杨秋棠看着云芳就生气,恨铁不成钢:“让你跟你爸去祁东风那儿,你就不敢去,真是个没成色的!”

  “还让我去?燕儿偷听来的,云秀说祁东风下了脸撵她们。”云芳鄙视的说,我不想找大女婿。

  “是不是祁东风真的看了你对她们不客气?你多跟你爸去两回,一个男的不禁勾,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一定是云凤追的祁东风,祁东风那里没有云凤的消息,可能是没有跟她处对象,就是这个道理!”杨秋棠终于想明白。

  烈女怕缠郎,世界没有烈男,怎么搁得住缠。

  对对对,就是云凤缠祁东风的,祁东风是官的儿子,怎么会追着云凤。

  一定是祁东风又遇到了好的,甩了云凤,云凤又跟别人跑了

  杨秋棠骂云凤就是狐媚子,仗着脸蛋儿迷惑男人!

  云芳笑起来:“妈!你骂我大姐狐媚子,你不是总说我大姐细皮嫩肉的像你的荷花脸吗?”

  “我不是她妈!……”

  云芳嗤笑:“强词夺理。”

  “滚!……”杨秋棠骂大街,一个个的死丫头都是怎么下出来的,没有一个孝心的,都得遭雷劈。

  几个闺女放学全回来,听到杨秋棠的骂声个个都撇嘴:当着外人就夸她们,在家就骂人,怎么就贴了两张面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