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70章 打击

第170章 打击


  祁东风懒得搭理这些人,跟她们周旋那些破事儿浪费时间。

  云凤听了祁东风的话,笑一声:“草绿色的,是她喜欢的,她真也是会装,也不怕我知道了拆穿她。”

  “云凤,你这些叔伯姐妹怎么这样会动心机?”祁东风笑嘻嘻的说道。

  “有几个人不会动心眼子,有的人是不屑,有的人是没有遇到让她动心眼子的机会和条件,看到好事都是要动心眼儿的。”她不是真正的二十岁,前世的经历让她把世态炎凉看得透彻,真没有遇到不会动心眼子的人。

  “达不到目的的事,成天惦记劳心,没有什么益处,岂不是徒劳?”祁东风是个实干家,幻想在他脑海站不住脚。

  “有这么句话你没有听说过?奋斗过了,拼命过,失败了也不后悔,有的人就用这个道理组织自己的人生,认为只要想的就得得到,不考虑能不能得到,就是幻想着得到。”云凤觉得那些人就是这个道理,不想错过左右人的行为。

  所以云珍云秀都被那样的理论污染。

  才想跟人争抢,才想不切实际的东西。

  认为云凤不及她们,云凤能得到的她们更应该得到。

  她们不明白世界上就是有偶然,有奇遇,有不可想象。

  别人遇到了你也遇到,这不是天下大同了嘛!

  不明白这个道理,就走上迷途。

  这样的人就是钻了死牛角。

  最终达不到目的还是会后悔的。

  耽误了自己也骚扰了别人。

  真是得不偿失。

  云凤想她们迷途知返,可是她还是明白这样人是任何人都劝不了的。

  她们是在和她比肩,不超过她是不甘心的。

  世界上离奇古怪的事情可不是一码,最聪明的人有的还混不过笨人。

  这就是命,不怕生坏人,就怕生坏命,红颜薄命就是命运的写照。

  她们不明白这个道理,云秀以为自己漂亮,就非得胜过别人,云珍以为从小到大她是娇娇女,云凤是个奴仆一样的丫头。

  她的命如果不超过云凤,她怎么能甘心?

  云凤一会儿就分析透两个人的心态,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人是什么性情,她可是最清楚的。

  虽然云凤跟她们没有利害冲突和隔阂,也没有打架伤过对方。

  可是她们之间的感情很平淡,谈不上什么亲近。

  以云凤被杨秋棠那样使唤薄待的状况,云珍云秀怎么会看得起云凤?

  两家的条件比云世远的条件强远了,云世远以前总是卖粮食往生产队添钱,日子总是紧巴巴的。

  她们都要上大学,云凤小学还没有毕业,她们喜欢的祁东风,竟让云凤抢了先。

  她要是能比她们好,她们的心里得有多不平衡,云凤是猜的一清二楚。

  想什么只是不喊出来罢了,只有暗暗的使劲儿。

  云凤是星期天祁东风帮他补习,请教程宇华和张秀清是随时的,包子她还是天天卖。

  张秀清和云凤的班主任通融,只要她早晨赶上上课就行。

  班主任知道她只有自己挣钱才能读书,允许她不上早自习。

  班主任喜欢学习好的学生,对云凤照顾非常。

  临近大考一个月,班主任就不让云凤卖包子了。

  云凤也是非常的会来事,给班主任带了多少次包子。

  学习好也讨班主任喜欢的姑娘,班主任怎么能不给她开绿灯。

  云凤如鱼得水的三年高中生活,过得非常惬意,五年脱离家庭束缚和控制,自己还攒了五千块钱。

  三年云世远两口子没有找到云凤,以为云凤就是死了。

  他们也就不指望云凤的钱,指望也没影儿。

  云凤终于踏入高等学府的大门,京大是京城第一高等学府,云凤以最高分数被录取。

  云凤回丰县考学的时候,都没有让云世远知道。

  只要能躲,云凤就想躲着这家人,等以后有钱再给她们,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有人捣乱。

  云山才十九岁,离着结婚还得几年,她大学毕业再帮助云山也不迟。

  现在给他们多少钱也是白浪费了,杨秋棠前世得了她多少年的钱,吃好的肥胖过度,不高的个子就二百斤,高血压脑血栓她占了一个全。

  六十岁就死掉了。

  还是让他们瘦点儿好,好多活几年。

  大学生活没有高中那么劳累,云凤选的是经济。

  她知道这科在后世是多么的吃得开。

  她准备开着餐馆再干着工作,前世她没有混着正式工,是很眼馋的。

  她虽然知道挣大钱比正式工强得多,她既然读了书,能赶上分配的机会,她也不想放弃。

  她的书不能白读,实在干不过来就停薪留职。

  在大学,张秀清求了云凤学校的导师照顾,云凤还可以天天早晨卖包子。

  夜市逐渐自发的兴起来,晚上云凤也可以卖包子。比在高中挣的不止是三倍。

  几年的大学生活愉快的过去,云凤没有烦恼没有人捣乱,平常她没有时间,过年过节的跟姑姑家走动,买很多东西报答表哥和表嫂对她的照顾。

  云世远再也没有来京城找云凤,也没有来看看姑姑。

  云珍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云秀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

  云秀都二十五了还在复课,她学习不错,考不上就不死心。

  下定决心进京,一定博得祁东风的爱。

  祁东风现在是正营级,云秀越是放不下,一定要进大学的校门,她就不信云凤要是真活着,一个文盲差不多的也不能把她一个大学生比下去。

  过了一年,云秀还没有考上大学,心里正在沮丧。

  云珍在苦思冥想的怎么能嫁给军官,她考不上高中,进大学更是死了心。

  东北的云霞嫁了祁东海,半年祁东海就犯了病,云霞怎么能受这个,要离婚,云世济不允许。

  祁东海一次一次的住院,再也没有好转的机会,云霞几乎气疯了,不让她离婚她就寻短见。

  救活了三次,云世济也不答应离婚。

  云萍不听父母的安排,离家出走逃到了云世远这里来。

  一个惊天的霹雳,几乎像七六年唐山大地震,震撼了全村所有人的心。

  悲哀、羡慕、嫉妒恨!萦绕这所有人的心。

  云萍这一天就到了云世远家。

  云秀被打击的几乎卧床不起,她就不信人的命是天注定?她想超过的人竟然有这样无穷富贵的亲妈。

  这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隐藏的可是真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