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72章 失踪的女儿

第172章 失踪的女儿


  云世远更不敢对江雪莹耍浑的,但愿江雪莹忘了前尘往事。

  为了江雪莹给他的两块金砖,金簪耳坠和碎银,养他一大家子一辈子都用不了。

  自己可是看得太短了,没想到江雪莹没有死,她可真是能耐,竟然活了下来!她要是忘了前尘往事就是他的福分,量她也不敢声张。

  没死还发了财,云凤真是随她了,要不有脑子挣钱!

  云世远赔上满脸的笑,假亲假近的一口一个表妹:“表妹你这么多年都是去了哪里?你还有别的孩子没有?”江雪莹说她只有云凤一个女儿,或许还有儿子呢。

  云世远试探着问,如果江雪莹有儿子的话,云凤对她就不那么重要了,好好的跟她处,拍拍马屁,也许云凤真的丢了她也不会翻脸不认人。

  “我只有一个女儿,你没有听明白吗?你耳朵有病吗?”云世远这是在探讨她的心思:“我没有家庭,没有丈夫,只有云凤一个女儿,临走托付给你们,你们为了利益起誓发愿的承诺一定比亲生的好百倍对云凤。

  想当年,你们两口子结婚四年没有孩子,我认为你们收养云凤一定会对云凤好。

  没想到你们两个丧良心的这样挤兑我的女儿,我给了你们万倍的报酬把孩子托付给你们。

  没想到我可有了机会回来,我的女儿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江雪莹眼里闪着厉芒,恨不得生吞了云世远两口子的表情。

  “你们不只是为我养女儿,你们们也是贪图让云凤给你们带一带,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就这样对待别人的孩子!”江雪莹痛心疾首的斥责云世远夫妻,满脸的都是痛苦心疼和愤怒。

  杨秋棠两口子当然知道,要不她们也不会收养云凤。民间有那样一个风俗,成亲几年或十几年没有开怀儿的妇女抱养一个孩子,就容易开怀儿。

  “你们收养云凤心上得很,没想到你们变得这样龌龊。”江雪莹愤恨的说道。

  云世远看江雪莹好像忘了他担心的事情,他不由的舒了一口气。

  云世远被江雪莹逼的去了京城姐姐家,再次的打听云凤的下落。

  云凤的姑姑听了云世远的话,震惊得几乎跌倒:“云凤怎么成了别人的闺女?你是不是想找的云凤要钱,才忽悠我的?”

  “真事儿!真事儿!”云世远不知怎么能让他姐姐明白,他们隐瞒的那样严实,这时候说了云凤不是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人信。

  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江雪莹的出身不好,云世远和杨秋棠为了不暴露云凤的身份,用尽了心思遮掩,恐怕因为收养黑五类的孩子让自己粘包儿被批斗,为了利益为了安全,云世远夫妻和江雪莹演了一出大戏。

  待江雪莹怀揣云凤四个月的时候,江雪莹就闹了失踪。

  藏起来了谁也不见。

  杨秋棠就闹怀孕的戏码。

  结婚多年不怀孕的杨秋棠说出来自己有孕的事情,也是震撼了很多人,有人问她吃了谁家的药治好的。

  杨秋棠就说也不知是哪的药管用,她吃了有十几个老中医的草药。

  杨秋棠的肚子也渐渐的大了,冬天猫着不出屋,二月二就生了云凤。

  江雪莹的金砖堵住了杨秋棠和云世远的嘴,一句不敢泄露云凤的身世。

  说云凤是他们的亲生,就是对云凤打骂,像驴一样使唤也不会被人讲究,所以他们捂得严严实实,这心思真够深的。

  要尽云凤的钱,也是应该应份,把云凤的婚姻搅黄让她家过老,是因为舍不得亲闺女,外人也没有资格指责他们,她们处处都有理由。

  特别是云凤长得像杨秋棠,这是最大的证据。

  云世远想跟江雪莹赖账,瞪眼不承认云凤是她的孩子,你一个没有结婚的人哪来的孩子?云世远想用名声威胁江雪莹。

  他没有想到江雪莹在国外待了二十多年,这样的手段威胁不了她。

  如果不承认这件事,金砖的事也可以抹杀。

  云世远觉得那个字据二十几年还能存在?

  反过来被江雪莹威胁起来。

  他得了两块金砖可不舍得用来打官司,江雪莹说了打到哪里她都奉陪。

  云世远被威胁住了,只有痛快的跑寻找云凤,否则江雪莹就要告他谋害养女的性命。

  云凤有钱就是他谋财害命

  云世远的胆儿是不小,可是他对惹不起的可是不敢发飙。

  云世远和姐姐长吁短叹,就是隐瞒了金砖的事情不说。

  实际他最怕的就是失去两块金砖,还有江雪莹找她报仇。

  现在恨不得快快找到云凤,好保住自己的金砖,不让江雪莹气急眼。

  云世远一走,杨秋棠就魂不附体,恨不得江雪莹快快离开。

  江雪莹也不会住她这里,住到县城的宾馆,她有人手,撒下去找,把云世远和杨秋棠所有的亲戚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就把云凤失踪的事报了案。

  在十几个城市找开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

  程宇华给了云凤消息,云凤听了并没有愕然,她的感觉杨秋棠就不是她的亲妈,哪个亲妈把十六岁的女儿赶到东北下露天坑。

  看看云珍云秀的母亲还让她们读书。

  杨秋棠虽然打云芳姐妹,云凤想到了也是给外人看的,证明她脾气不好,对云凤使的狠很正常,她都不打云凤,打其他的孩子,谁也不能往她不是云凤亲妈上头猜。

  云凤心里明白,云芳几个没有一个勤快的,她要是和云芳她们那样的派头儿不打死她才怪,她打云芳几个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张牙舞爪的吓唬。

  她没有忘记她被打的差点去了半条命的事。

  杨秋棠真的是往死里打她。

  就是因为杨秋棠冤枉她她回了一句嘴。

  云凤五岁的时候,杨秋棠让她端了一个陶盆去院外泼水,盆子里是刷碗的水,粘了油星光滑,她那么小,端了半盆水很费劲,没等到地方就跌了一个跤,盆掉地上了就成了两瓣的。

  云凤看看盆子有陈旧的裂纹。

  杨秋棠将她大骂一顿,骂的那叫难听,什么养~汉~老婆~下~的,该死的臊这个臊那个的。

  说她故意的害扒她的东西,没有安好心,就是个祸害人的妖精。

  云凤是真生气,就为自己分辨了一句:我不是故意的。

  杨秋棠就往死里揍她。

  云芳几个那么犟嘴,把她的孩子都推掉了,也没有看到她把云芳怎么样。

  自己从小到大没有不听她话的时候,十岁就让她挑水,天天起早让她做饭。

  云世远天天起早喊她起来,说:你妈有小孩子起不来。

  云凤小的时候没有想过杨秋棠不是她亲妈。

  真心实意的给她干,她上了几年学,也是得天起早晚上做饭都是她的事,杨秋棠就在当街和一群妇女扯淡。

  晚上临睡前云凤想看一会儿书,云世远过去就把煤油灯给吹灭。

  反过来他半宿半宿的唱唱本给杨秋棠听,这两口子没有一个嫌费灯油的。

  这哪是亲生父母能干的事情,全庄也没有一家让十岁的孩子挑水的,压伤力了可是一辈子的病根儿。

  现在想想她们真是可恶极了。

  云凤心地善良想:毕竟是养父母,自己养了一大帮,对捡的孩子不好是人之常情。

  云凤还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