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74章 诺言

第174章 诺言


  这个江雪莹怎么这样不好惹了?现在不是黑五类挨整的时候了,生产队都分了互助组,马上就要分地了。

  看来黑五类抖起来了。

  华侨回来都是投资在大陆开公司的。

  江雪莹有钱有人,他是斗不过的。

  想想养云凤他赚的不少,咬牙交出金砖他是心疼,可是要是儿子没了五十岁的杨秋棠也不能生养了,儿子才是无价宝,金砖算个什么东西?这么多年也没有得过金砖的利。

  保儿子要紧,江雪莹好像气疯了,她来个鱼死网破,自己真的就完了。

  江雪莹还有的忙:“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江雪莹说完就走。

  杨秋棠已经气得睚眦欲裂,两眼血红,两块金砖得值多少钱?还有那么多的首饰,她怎么舍得。

  她懂老了指望儿子不行,闺女也不会养她老,自己手里没有钱,跟儿子要钱难,儿子怕媳妇,会作难,她对儿子娇贵,不舍得让儿子受委屈。

  那个黑心的江雪莹要是算计了她的儿子可怎么办?

  两块金砖一块是留给云凤添箱的,一块是给他们养老的,讲好了的事情,有凭有证。

  江雪莹找来了,最起码也得拿出一块。

  就剩一块她更不舍得了。

  杨秋棠嚎啕大哭:“养了二十年,养出来一个白眼狼。”

  “嚎你妈bi!”云世远再也不怕杨秋棠了,金砖快没了,那是他的命,命都没了,他还怕谁?

  云世远这几年没有敢骂她,又骂她,她就受不了了。

  她疼金砖和那些宝贝,已经气得半死了。

  想把她气死?杨秋棠不能再忍了,她惹不起江雪莹,她惹得起云世远,云世远不敢把她打半死,还得用她做饭呢。

  杨秋棠突然就冲上去,狠狠地抓花了云世远的脸。

  谁不在气头上?云世远更怒,杨秋棠给他送了泄愤怒的机会,不敢对江雪莹撒忖,靶子就是杨秋棠。

  三十年,俩人打骂也没有这样厉害过,云世远一拳就打在杨秋棠的软肋上,杨秋棠敢挠花他的脸,他还怎么出门?

  不打死这个娘们儿他的憋屈怎么出去?

  杨秋棠一下子就被打的不能动了,云世远搂着她的~屁~股又是一顿暴揍,杨秋棠没有还手的机会。

  她也打不动人了。

  等云芳姐妹回来家里没有饭吃:“怎么还没做饭?”云芳质问杨秋棠。

  杨秋棠气得在炕上哼哼,没有搭理云芳。

  云芳就到西屋找云世远:“爸,你们在家待着怎么就不做饭?吃完饭我们还得上学呢!”

  云芳说的这么硬气,云凤哪有这样不听话给,云世远就想云凤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云芳才是抱养的,一点儿都不像他。

  云世远的火气怎么能消?三角眼瞬间立起来:“死丫头!你跟谁说话呢,赶紧去做饭!”

  “谁会做饭?给我点钱,我去小铺买一斤果子吃。”云芳要钱是比云山要钱难,也不会像云凤那样要钱难,上学的学费都不给,笔和本子钱更难。

  云芳姐妹也是张口要钱,要不她家的钱怎么能那样花的快,杨秋棠对自己的儿女还是舍得钱的。

  要不云芳不愿意上学她也不会逼她上。

  云芳混到现在还没有初中毕业,留级,杨秋棠也不放弃,女孩子没有初中毕业现在的人说是文盲,最次的也得拿到初中毕业证书,找对象也算一个好条件。

  云世远也是撒怒气要不也不会下这样的死手。

  狠狠地扇了云芳一个大嘴巴,觉得自己被挠的脸才不那么疼了。

  云芳哭嚎的往外跑,更不会给他做饭了。

  云芝云莲随后回来,云世远吩咐她俩做饭,两人知道亲妈躺炕起不来了,赌气囔囔的去煮饭。

  她们俩更不会做饭,煮了一盆大米粥,气得云世远又是一阵大骂:“你们她~妈~的,就是一个个的馋鬼,祸害那点儿大米!也不怕损阴丧德!”

  两人堵气囔囔的吃了一碗粥,急忙就跑了。

  因为两块金砖,这家人就乱套了。

  云世远气得没有吃饭,也没人伺候杨秋棠,杨秋棠被打也不想饭吃。

  云世远饿极了就去村里的小铺买了半斤果子吃。

  一点儿不管杨秋棠,人家云芳也没饿着,平常杨秋棠让她到小铺买东西,云芳总要落俩钱儿。

  云芳手里有钱,也是在小铺买了点心吃。

  下午就串门子,学也不上了。

  云世远还是胆子不大,没有敢跟江雪莹硬靠,他打听了,他把华侨的女儿逼死了,华侨告状最好使,他一定会蹲监狱的。

  他还有心虚的事,不敢惹江雪莹什么都不顾了把他送进监狱,他可不想蹲监狱,只有舍出一块金砖。

  那一块还是不想舍,又被威胁一顿,才舍了出来。

  杨秋棠没有露面,藏在西屋没有出来,黄灿灿的金砖让她眼看着被人拿走她受不了。

  江雪莹找不到云凤,那是什么办法都想过了。

  跟那个江雪莹有了孩子的男人她没有结成婚的对象的情况她已经掌握了,他们临分手发了誓言,他一辈子除了她不娶,她一辈子除了他不嫁。

  只是这个孩子她隐瞒了,他的条件那样好,就是发誓她也不会全信他会一辈子不娶。

  她走的那条路根本在那个时期就是不归路,她都不见得能活下来,她不信他一辈不娶!

  江雪莹的那个男人真的一辈子没有结婚,他没有别的寄托只有拼命的工作,他的家庭根子红,他婚姻不顺,仕途却是一帆风顺。

  云凤是他的孩子,她找不到,就得依靠他,她就是奔云凤和柳家来的。

  谁也不知道她有云凤这个孩子,要不找到云凤,柳城禄会不会接纳他?

  她打进柳家就全仗云凤。

  她务必得找到云凤,云凤就是她和柳城禄和了柳家链接的纽带,就是她在内地的登天梯。

  柳城禄接到了邀请帖,来到京城最大的宴宾楼,进了包间儿。

  一位如三十岁的女子,依稀梦幻一般,他有些怔忡,看着这个女子,立即喊出来:“雪莹!”朝思暮想的人,再过三十年,也不会忘了她的模样。

  女子立即站了起来:“城禄!”不禁的就泪如雨下:“你没有结婚,你守了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