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75章 夫妻见面

第175章 夫妻见面


  五十岁的柳城禄,看着比较老相,他为了工作日夜操劳,男人又不会搞什么驻颜,睡眠不多的人,皮肤有些欠光泽,就显得衰老

  柳城禄真想把她抱住痛哭一场,可是他是男人,是个久经宦途的男人,自制力还是非常强的。

  她要是结婚了?自己不能莽撞。

  柳城禄没有敢问出来,她要是说她结婚了,自己恐怕支撑不住,会晕厥的。

  他不想听到那样的话。

  江雪莹却扑到他身上,抱住他痛哭,哭了一阵又一阵。

  柳城禄没有拒绝她的行动,伸手抱住了她,一只手拍着她的后背:“雪莹,你尽情的哭吧!”

  掏出洁白的帕子,为江雪莹擦着眼泪:“雪莹!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连个信都不给我留?”

  柳城禄一问这个话,江雪莹又是哭出了很多痛苦,才停止了哭声。

  “你那样的家庭,你能做得了主吗?我不走等着丢人现眼吗?”江雪莹表情非常的痛苦。

  江雪莹的父亲是黑五类,跑到海峡去了,柳城禄的家庭是红一代,怎么会让柳城禄娶江雪莹?

  两个人都是高等学府的尖子生,柳城禄英俊潇洒,江雪莹是校花级的美女,比美女还美女。

  两人一见钟情,相处了几年,就越来越爱得深。

  都是大龄的男女,自然就情不自禁。

  等二人到快毕业的那一年,柳城禄跟家里说了他们的事情,却遭到了家庭极力的反对。

  柳城禄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两个哥哥两个姐姐,舅舅、姨、姑姑、伯伯叔叔,没有一个不反对的。

  “雪莹,你失踪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柳城禄没有想到还能活着见到江雪莹,他悲声的问道。

  江雪莹悲悲切切的答出来:“我们干了控制不住的事情,两个月后我发现怀孕了,你们家全反对,我觉得我们没有希望了。

  我不想害了这个孩子,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不想背弃你,我想从一而终,我相信你不会再娶,我等有一天我们能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有这个孩子是我们的依靠。

  守着这个孩子过一辈子。

  可是这是个私生,我是黑五类,我读了多少年书,没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孩子跟着我就是黑五类,给你估计柳家因为你的名声也不会要,就是收留了这个孩子,孩子也会被柳家人嫌弃。

  我的表姐结婚几年没有开怀儿,就给云凤找了这样一个家庭。

  有人威胁我,我在国内就不敢待了,就逃到国外去。

  开放了我才从国外回来。”

  “雪莹,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我们是正大光明的恋爱,怎么就丢人了?”柳城禄不明所以惊讶的问,满脸的怜惜。

  “因为我未婚先孕暴露出去,我们一起丢人,断送了你的前程,我于心不忍。”江雪莹说的是情真意切,满嘴都是对柳城禄的忠诚,关心和爱。

  他一辈子没有结婚,也就云凤这个指望了,知道有个女儿,对她会感激的

  “你怀孕了?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有誓言的,为什么不让我扛?”柳城禄有些傻眼:有孩子!有孩子!他有孩子?

  “孩子呢?”柳城禄急急的问?一阵阵的惊喜冲上他的脑海。

  抱的江雪莹更紧。

  “我们的孩子丢了”江雪莹说的悲悲切切,顿时就哭了起来。

  “啊?……!”柳城禄几乎是喊起来:“我们的孩子!把我们的孩子找回来!”

  “找不回来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江雪莹又大哭起来。

  “你给哪家了?”柳城禄摇晃着她问,脸色已经憋紫了。

  “你说呀!你说呀!”柳城禄一边给江雪莹擦眼泪,一边安抚她:“雪莹啊!你别哭了,你别哭了,我……我……”柳城禄晕厥过去。

  抱着她的手松开,身子歪了下去。

  “来人哪!”江雪莹尖叫一声。

  服务员跑进来,看到地上倒了的人,赶紧报告领导。

  经理撒腿跑来,他知道那个人是谁,在他这里出了事,他就要倒霉了。

  他冲进来:“柳高官!”

  “快,叫救护车!。”

  柳城禄被送到省城二院。

  等他醒来的时候,江雪莹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这样还是那么有魅力。

  柳城禄叹息一声,江雪莹听到动静,即刻惊站起:“城禄!呜呜呜!”江雪莹见柳城禄晕厥,几乎吓个半死。

  他就这样走了?她的计划怎么实行?

  当江雪莹知道柳城禄没有结婚的时候,对那个女人的爱就升华到了云层。

  她就恨……

  “你可醒了,医生说你心脏不好,不能再受刺激,都是我的错!”怎么会知道他心脏不好?真的把她吓一跳。

  “不是你的错,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是我对不起你!”柳城禄不知怎么才能表达对江雪莹的歉意。

  都是自己意志薄弱,被人左右,她一个女子,怎么能够承受怀孕被人鄙视的压力。

  “可是你不告诉我一声,怎么就跑到国外去了?我找了你二十年,到现在也没有打听到你的消息。”柳城禄撒下了满枕的苦泪。

  “我不跑,我没有活路!”江雪莹继续哭。

  “可是你这一跑让咱们的孩子得受多少罪。”柳城禄满脸的心疼。

  “受多少罪就不重要了,找不到我怎么活?”江雪莹还是哭。

  “雪莹!你不要再哭,眼泪哭干会坏眼睛的,我会找到咱们的女儿,只要没有见到尸体就有可能还活着。”

  “能活着?”江雪莹停止了哭声,眼里没有了晶莹的泪,显得特别激动,柳城禄的心还是踏实下来。

  柳城禄做了思想准备,要是江雪莹结婚了,他要犯病就情愿死去。

  “说说你几十年的事吧。”柳城禄眼里闪着复杂的思绪。

  她明白柳城禄对江雪莹的爱,自己得彻底的打动他

  “我跑出国之后就没有别的希望了,只有挣钱是我的希望,我盼着有一天能回来。”

  说到这里什么还不明白,柳城禄不是一般的人,怎么会想不透她说的话。

  “咳!苦了你了!”柳城禄心疼的抱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