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90章 要见他最后一面

第190章 要见他最后一面


  云凤就像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马上想到了柳家人会干这样的事。

  云凤到了省城,见到了柳城禄,父女急忙到祁东风的部队打听这个消息。

  卢天成说了祁东风探亲假回东北,是祁东风的父亲没有接到祁东风给部队打的电话。

  祁东风是早晨的车,那次的车没有接到人,三天后后家里也没有见到这个人。

  祁荆山担心祁东风出事,就给部队寻问了几次,卢天成认为祁东风是去了m国,才给云凤打电话。

  祁东风的失踪在鹤市和京城两处立案。

  找了十几天,鹤市终于来了消息,鹤市已经破案,说祁东风已经遇难。

  云凤迅得到了消息,悲伤之余云凤的电话过去,自己要亲眼看一看祁东风最后一眼,究竟是什么人干的,得找出来。

  祁荆山的电话是拒绝云凤去,说祁东风的遗体已经火化了。

  云凤很生气,他们处了将近十来年,祁荆山就不让她见最后一面,她觉得祁荆山不是这样绝情的人,这样的大事都不告诉她,悄悄的火化,就是不应该!

  祁荆山是支持他们的婚姻,不可能不想见到她,云凤就觉得古怪。

  她不能这样糊里糊涂的活下去,是谁害死了祁东风,她要给他报仇!

  云凤下了关东,柳城禄拦不住云凤,担心云凤会出什么事,柳城禄就跟局里借了五个侦查员兼保镖,暗中保护云凤。

  云凤到了鹤市找到祁荆山,云凤善会察言观色。见祁荆山面上只有担心,没有悲戚。

  儿子死了应该心痛才对,担心什么?

  云凤越觉得蹊跷。

  云凤知道暗中有五个侦查员,就告诉一个在祁家监视祁荆山。

  其余四个在鹤市侦察,始终没有得到祁东风的消息。

  云凤觉得怪,就要弄明白,跟祁荆山说要看祁东风的骨灰盒。

  祁荆山一下子傻眼,怔忡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东风的骨灰盒已经下葬了。”

  下葬?得在公墓地,云凤一刻也没有放松祁荆山,要求去公墓看祁东风。

  祁荆山搪塞不了云凤的要求,只是找着这样那样的借口,云凤真的急了:“祁伯伯,你要是不让我去东风的墓地,我就住在你家不走了!看看你让不让我见?”

  既然是下葬了,怎么还怕她看?这不合乎情理。

  最后五个侦查员露面,都住在祁家。

  祁荆山被挤兑急了只有说出祁东风被绑架有人威胁他,只是让他说祁东风已经死了。

  他不照办,担心祁东风的安危,祁荆山不知云凤现在的身世。

  祁荆山接到的电话是鹤市的号码,第二个就换了。

  这就证明绑架祁东风的人来到了鹤市,藏在人找不到的地方,整个鹤市就像被洗刷一遍,跟蓖头也差不多。

  这些人肯定没有藏在市里,这个断定是云凤想到的。

  根据前两个号码的出地,侦查员找到了乡村。

  早就没了踪影,现在没有那些人的电话,根本找不到方向。

  云凤想到了柳家人身上或是江雪莹干的,因为江雪莹已经有了前科,干过这事儿了。

  他真的担心祁东风被人杀害,柳家为了达到目的,怎么会惜代价?

  柳家可不是一般人家,弄死几个人也是不会被人现的。

  势力这东西就是无边的地狱,有多少人会替柳家卖命,一个祁东风,十个祁东风也不够他们收拾!

  云凤都想到答应柳家的要求,只要他们放了祁东风。

  可是他们要是不守承诺,也不是不可能,斩草除根对有权势的人家会做的很容易。

  如果她妥协了,祁东风死的更快,他们不会让祁东风活在这个世上。

  云凤衡量了几天,咬牙,再咬牙,只要想方设法的救出祁东风,只要自己不入陷阱,柳家就不敢对祁东风下手。

  他们已经知道了她的秉性,只要祁东风死了,她就会为祁东风报仇,更不会听他们的。

  只要她没有让他们得手,他们就会对她忌惮。

  云凤打定了主意,自己是不能回去的,不能让他们对她有下手的机会,他想到了云环没有反抗得了云世济夫妻的安排,就是雷秀英给她吃了安眠药,她才落入魔爪的。

  防备柳家人会使雷秀英的手段对付她,生米煮成熟饭,她还能奈何,祁东风也就到了快死的边缘。

  绑架祁东风的人一定还在鹤市。

  这是云凤的判断,几个侦查员也是这样的判断,不敢透出祁荆山说的消息。

  搜寻祁东风的行动扩大到了鹤市的北山。

  鹤市的北面都是山,鹤市的人进山採蘑菇木耳都是坐矿上的排土车,排土车的小铁道儿直达山里,进了深山。

  进山没有不坐排土车的。

  谁也没有那么强的脚力往山里跑。

  云凤对鹤市的地形最明白,前世她年年上山捡蘑菇,在露天上班对排土车的终点最了解。

  侦查员根据云凤的描述,进山侦察清楚了鹤市的山区,近处没有山洞,没有可以藏身之所,只有进深山才能有地方躲。

  祁荆山是鹤市公安的最高长官了,他们能不担心祁荆山会暗中侦察吗?

  祁荆山担心儿子遇害,可是暗中侦察还是会干的。

  山里有林场,林场有治安的管辖,住在山里只有吃熟食,做饭冒烟可是会被侦察到的。

  云凤跟侦查员研究了绑架人的心态,就把鹤市的深山锁定了目标。

  出了深山就是望不到边的大草甸子。

  没有藏人的地方。

  一个侦查员在进山的地方观察了几天,只有上山捡蘑菇的人,没有现什么异样。

  两个侦查员打扮成矿工蹬钩的,跟了排土车几天,也没有现带吃食大包小包的人。

  这一定是前几天他们买足了食物,不缺吃的他们不会出来,这是等她回去上柳家的钩儿。

  侦查员想的周到,连坐小火车的人都观察过了。

  绑架祁东风的人不能是女人吧?绑架人哪有用女人的?

  他们还真是想错了。

  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祁东风的影子。

  大家都想放弃了,祁荆山已经被熬得精疲力竭,骨瘦如柴,他是因为心里负担和祁东风的安全,愁苦痛心。

  导致了这样的身体日渐消瘦。

  祁荆山以为儿子已经遇害,病的卧床不起了,只有住在医院里。

  这一天云凤出门遇到了朱利娅,看到了朱利娅的眼神满是幸灾乐祸,难道祁东风失踪她知道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