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92章 互相敌视

第192章 互相敌视


  杨秋棠兴奋极了,满脸的笑容,忐忑的问道:“您是哪位,是云凤母亲的亲戚吧?”杨秋棠急切的问:“你也是找孩子的吗?”要是江雪莹的亲戚,她也有不认识的

  朱利娅忍着不耐烦:什么这个那个的,庸俗!

  “我是云凤的婆婆,来看云凤的。”朱利娅试探的语气说了自己的身份,什么婆婆?杨秋棠是知道的,这就是祁东风的妈,怎么一点儿都不像?

  “你是祁东风的妈?”杨秋棠有些不耐烦了,她不知道朱利娅和祁荆山离婚的事情,还是有些瞧不起朱利娅了。

  祁家的身份比柳家的身份是天壤之别,杨秋棠没有耐心搭理朱利娅了。

  有人到家里来找过祁东风,祁东风的母亲也跑来,难道祁东风失踪了。

  杨秋棠这样的家庭妇女,成天的在街上闲扯篇儿,乱七八糟的信息多得是,这个失踪,那个被杀,那个丢了东西,那家的猪被人偷了,哪个大款的女儿被人劫道,抢走了项链,耳环,拽豁了耳眼儿。

  谁家的孙子被人报复杀了埋在大沟沙子堆里,找不到凶手。

  这些个家庭妇女脑子很活奋,杨秋棠就盼着祁东风被绑架杀了人质。

  云凤对她的养育之恩没有一点儿报答,她女儿得不到的云凤也是得不到才是对她最好的安慰。

  杨秋棠庆祝了多少回但愿是祁东风被人绑架了。

  这个女人来她家为的什么?杨秋棠也想试探:“是不是你儿子被人绑票了?”

  杨秋棠的话让朱利娅吃惊:“你怎么知道?”

  她都没有发现鹤市警方寻找祁东风的下落,杨秋棠是怎么知道的,真是邪门儿,朱利娅很快镇静起来:“你胡说什么?”朱利娅以为杨秋棠在她身上发现了什么,心里有鬼自然就生疑心,担心自己的行为泄露出来。

  “我没有说对吗?”杨秋棠得意一笑:她把云凤玩在鼓掌间,让云凤为她效劳十几年,她也没有看得起这个女人,诈一下儿就知道祁东风是不是失踪了,她想即刻得到祁东风失踪的消息,心里好痛苦!只要云凤痛苦,她就高兴极了。

  朱利娅可不是杨秋棠能控制了的,不由翘起嘴角:“杨秋棠你一个村妇给了云凤那么多年气受,云凤有了自己的父母,你以为云凤会再和你们交往吗?

  你有什么得意的?就等着云凤的父母报复你们家好了!”

  “我给云凤气受了?你说的就是~屁~话,云凤的父亲给了我两万块报答我,让我的儿子去当兵,难道这是报复我吗?是在感谢我养大了他的女儿,一个大高官会和你一样小气,专门使坏心眼子。”

  朱利娅心里乐杨秋棠就是一个傻BI,自己想知道的内容得到了就好,搭理这个泼妇有什么用。

  架不住一激的女人就是一个八婆,懂什么?只要有祁东风在,她还斗不死这个愚妇?

  临走朱利娅还不忘刺激一下儿杨秋棠:“你不要以为两万块以后还有二十万!那是让云凤跟你断绝母女关系的绝情费,你以后再也没有好处了,你就拭目以待吧。”

  “我对云凤不但有养恩,也没有逼迫她嫁给一个疯子,好处还能是你的?你就等着死吧!”杨秋棠不会示弱,连云世远她都能控制住了,何况一个和云凤仇深似海的臭女人。

  让她这么走了实在是便宜她,打她一顿给云凤出气,对云凤也有一个交代。

  杨秋棠猛不丁的窜到朱利娅身后,抓住朱利娅的卷发,狠狠地採住,那只手扇起来朱利娅的嘴巴:“我让你黑心肝,想祸害我女儿!我今天就打死你!”

  杨秋棠想起扇嘴巴就是给人抓把柄,让人看着自己厉害不讲理。

  打人打软肋不但疼得要死,还会落下伤根。

  软肋受伤会长骨刺,让这个女人活受罪。

  不是她骗婚云世远也不会听云世济的逼迫云凤,云凤也不会和他们离心。

  这个仇都是朱利娅造成的,失去了自己多大的利益。

  要没有朱利娅捣鬼,柳家就会成为自己家,她想求什么能不会达到目的?江雪莹那么多钱,起码得有她一半儿。

  这样的深仇大恨,她怎么能不报?云凤是恨朱利娅的人,自己就可以任意而为,怎么对待朱利娅,云凤也不会生气,倒能讨好云凤。

  朱利娅怎么是杨秋棠的对手,杨秋棠五短身材,腰粗膀大,满身的力气是朱利娅的两倍,现在杨秋棠天天干庄稼活儿,锻炼得像个小伙子。

  朱利娅被打得狼哭鬼嚎,直到邻居过来拉架,杨秋棠才松手。

  朱利娅吃了大亏,想报复也找不到门路,没有打死她,她也没有功夫在这里报案。

  她得赶紧回去放了祁东风,让祁东风快和云凤结婚,只要结了婚,什么用云凤联姻都没了效果。

  只要云凤嫁了她儿子,柳家也就没了辙,木已成舟也是找不到她头上,什么塌天大祸有云凤顶着。

  柳家还能杀了祁东风让云凤再嫁?她就不信大家族那样不要脸面!

  朱利娅被揍得走不动路了,只有打电话让出租车来接她。

  杨秋棠真的想揍死朱利娅,朱利娅这个罪魁祸首只要不死她就恨得慌,等朱利娅出门,杨秋棠:“呸呸呸!呸呸呸!”吐了几口,心里的恶气还是不能出完,她的钱,她的势力,都让朱利娅给打破了,她发誓不让这个女人得好死!

  朱利娅回来,迎接她的是出站口的民警,等手铐铐上她的手腕,她还惊叫:“你们要干什么?”

  没人理会她的惊呼,被拽上警车,直接把她丟进看守所。

  朱利娅觉得一切好像要泡汤,她就不明白怎么泄露了她的计划?

  她策划的多严密,她根本没有出头,谁知道是她干的?

  怎么会泄露呢?……朱利娅震撼极了,自己没有一点露骨的行为,他们怎么会找到她身上。

  不是祁东风的事情,是因为什么事情抓她?她没有干过什么坏事,那些受贿的钱物,谁会知道,谁贿赂人的事情还会说出来?

  就是死不承认谁能奈何她?

  朱利娅不是一般的滚刀肉,要是个心眼儿有回路的,祁东风劝她的话她也会当一回事。

  这个人既固执又钻牛角,祁东海的性格就像她,没有一点儿反转的思路,想得到的就是得不到就疯狂。

  她还以为抓不到她的痛脚,瞪眼儿想不承认,只要她抵赖就没有人怎么了她。

  祁东风在山里待了有两个月,被救回来已经不成人样儿了,云凤不禁心痛,还很可怜他。

  被自己亲妈算计不是什么欣慰的事,他们真是同病相怜,一样的命运。

  这让云凤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决定在鹤市和祁东风结婚。

  只有一个祁荆山是真的疼儿子的,为儿女好的,祁荆山是一个好人。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