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96章 感觉

第196章 感觉


  逼她下关东给他们一家挣钱,不让她处着对象就是让她为他们一家当奴隶。

  前世她只以为云世远两口子比别人的父母心狠,为了挣钱就千方百计的阻挠她的婚姻,最后看到了祁家有利可图,逼她嫁给一个疯子。

  他们家对祁家的婚姻那么心甜,自己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自己年龄太大了父母也是着急,以后他们说不知道祁东海有病,她还是相信了他们的话。

  这一世暴露了云世远两口子不是亲的,她才明白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才会那么心狠对待一个小女孩儿。

  看看谁家的父母逼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去下关东下煤窑?谁家的父母不是为了女儿的婚姻费尽心机琢磨哪家好哪家不好,总觉得女儿会吃亏。

  从云世远两口子的行事作风联系江雪莹的反常,也是她的亲妈,见到女儿怎么没有哭出来?怎么没有血缘的亲近?

  怎么看怎么反常……

  看看云珍云秀的父母是怎么对待女儿的,就一目了然,这样的亲妈云凤也不会认她,阻止她的婚姻那样激烈又提出用全部财产让她离婚,难道这不反常吗?

  “行!我支持你,就是真的离婚,我们也跟她较量一回。”祁东风觉得江雪莹是个蠢货,就是想拿这个懵云凤,云凤就是真的上当,贪图她的财产离婚后得了她的财产,还不会再复婚吗?

  难道她有什么阴谋诡计可以控制离婚后的云凤?

  祁东风不禁激凌凌打了几个冷颤,难道她想劫持云凤硬把云凤给那个人?

  “云凤,如果江雪莹蓄意什么阴谋,你没了婚姻的保障,她会不会学云世远对付云环的法子?”祁东风担心的问出来满脸的都是不确定。

  “怕什么,山人自有妙计!”云凤笃定的说道:“她才不会是真的,她想先诳我离婚,绝对不会给我财产的,她的财产有多少谁知道?谁见到了?我这只是探听她的虚实,谁敢抢了有夫之妇?”

  云凤心里话:她就真是江雪莹,云凤也要把她的企业搞垮,可不是想得她的财产,探听一下她的虚实。

  搞垮她的企业看看得有多难。

  云凤说没事祁东风相信,可是祁东风还是担心。

  云凤这样干也是想让祁东风少了一些危险。

  自己和江雪莹周旋,她把她掳哪去她也不怕,她有神厨房,有藏身的空间,这个也没办法借给祁东风,只有转移他们的视线,拖着他们没有了联姻的希望,让柳城禄下手侦察江雪莹的实底。

  如果现在云凤答应江雪莹的要求,江雪莹也不会怀疑云凤有别的目的,只会认为云凤是贪财抛弃祁东风。

  江雪莹就是女~特~务,也会放松警惕。

  就不能继续针对祁东风了,祁东风的危险会很快的减少。

  拖,拖字决……拖着她,不管几年,只要抓住她的底细,就不怕她作妖了。

  二人说完,立即去找柳城禄,他们不打电话,就是防备有人搜索他们的通话记录。

  这件事情非得要严密,不能让江雪莹闻到一点儿危险的气息,现在云凤就拿他当了敌~特看待。

  约了柳城禄到了一个他们没有去过的餐厅,要了一个包间,她也熟悉常去的地方被人安了窃听器呢。

  云凤办事沉稳,心思缜密,两世的人思索的太多了,看了那么多的电视剧和搞敌~工的电影,让她小心了又小心。

  云凤把江雪莹的行为告诉了柳城禄,把自己的想法儿跟柳城禄一说,柳城禄几乎傻眼了,呆滞半天才出来一口气差点儿没有憋死。

  这个女儿是个什么脑袋?想象力这样丰富,他一个成天搞~政~治的人都没有往这上头想。

  她怎么想象得出来?

  “这是不是匪夷所思?”江雪莹怎么能不是云凤的亲妈,怎么能是~特~务?

  那么善良的人,那么纯洁,那么温柔,怎么会跟特~务挂上钩。

  想着想着,他突然一个激凌!江雪莹的父亲就是敌~特的身份。他跑到了海峡那边。

  因为江雪莹父亲的身份,他家里不同意他和江雪莹结合,要不是江雪莹投怀送抱,他们也不会有了云凤,他真的不敢犯纪律。

  还好江雪莹为了他没有声张有了孕的事,偷偷的走了。

  这个人就是江雪莹,他们发生了几次关系,他对她的一切都清楚,那个眼神也是她,差不了的,还是那么爱他,让她一看他就浑身热血沸腾,还是那双眼,差不了的!差不了!怎么云凤就认定不是她亲妈?

  柳城禄像掉进了深渊,晕厥的想不明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柳城禄伤心欲绝,难道是江雪莹这样伤害云凤让云凤恨极了,才不把她当亲妈?

  指望一家三口享天伦之乐,怎么就成了这样?江雪莹怎么会变的这样了?

  他的头疼欲裂,他的心口堵住,胸闷气短,进的气多,出的气短。

  他突然就晕了……

  云凤和祁东风都吓傻了,看柳城禄那样健康,怎么这样没有抵抗力?

  这点事儿就让他趴下了?

  “快!救护车!”云凤呼喊,祁东风迅速的去打电话。

  救护车来了,二人跟去省二院。

  经过医生检查,柳城禄心肌缺血很严重。

  只有住院治疗。

  江雪莹知道了柳城禄住院,赶紧给了柳家信息,柳家人全都来了,十几口,把病房挤得严实。

  柳家的老头老太太等看到了云凤和祁东风,眉头皱了皱,倒没有说什么。

  云凤还没有认亲,自然想躲了这些人,柳城禄还没有醒来,云凤不能走。

  柳城禄二哥家的侄女走到云凤面前,下巴抬得高高的,眼睛斜着,嘴角撇着:“你是谁,在我三叔的病房,是不是想谋害我三叔?”她语气傲娇,满满的都是敌意,鼻子一个劲儿的哼哼。

  老太太倒没有敌视云凤,大概是会演戏,眉头皱过就扯了一个笑意:“阿珊,看看像你三婶儿,一定就是你姐姐了,快叫姐姐!”

  柳珊不情不愿的哼一声:“姐。”只奉献了一个字,多了就不愿意说。横了云凤一眼,再次的哼!想抢她的宠爱,做梦吧!想抢她的财产,做梦!全都是做梦!

  云凤把她的小动作全都看在眼里,她现在有的只是不屑,瞧不起她敌视她,还想借她的力飞黄腾达,真是一家异想天开的。

  老太太等着云凤认妹妹再认他们。

  云凤没有让她妄想成真,对柳珊那个姐,没有接茬儿,究竟是谁不屑谁?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