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00章 旧识

第200章 旧识


  今天比往天快了十分钟,二人连忙带累带包子的热气熏,出了通身的大汗。

  收了滩,两人就数钱,今天才十几天,利润就涨到二千六。

  只要六个月就能实现愿望,开一个大餐馆。

  她有前世的见识,想把自己最理想的餐馆开成连锁店,在全国都有,她还要把包子卖给全国人都能尝尝。

  自己不能带着神厨房全国的走,她可以在这个城市住几天,在哪个城市住几天,像游侠一样走遍全国大地,在那里创下了牌子,供菜供肉,雇人替她做。

  她的大餐馆里必须得有包子饺子、高级菜品,最次也是五星级大饭店,高级大宾馆。

  她没有大的志向,就是前世穷怕了,就是想成为自由的有钱人。

  小楼里的卫生间,原带的浴池,触摸式的淋浴,二人洗净了身体。

  没有什么忙的,以前云凤自己的时候闲下来就看书,现在她不需要看书了,二人正在蜜月,是形影不离,祁东风进军校是不能请假。

  只有委委屈屈的去军校。

  “明天是星期天,能不能喂饱我?”祁东风满脸的~色~相,亲了云凤的额头,亲了螓首,亲了小手儿。

  觉得还是不解渴,大手一伸往里钻,亲够了,解了浑身的紧绷,潇洒的走。

  云凤看着这个~色~郎一样的君,心里不知怎么熨帖,轻轻的念叨了一句,祁东风就到了外边。

  只有云凤才能把最亲的人送进送出,别人进来没有云凤的允许是出不去的,他不知道出去需要什么咒语。

  不管多亲的人,云凤也不会告诉他咒语的,他就是知道咒语,不是云凤这个空间的主人,念叨也是打不开这里的每道门。

  云凤出去锁了餐馆的门,随在祁东风后边走上大街,云凤现在闲来就去逛商场,买些好吃喜欢吃的东西。

  展红英在京城炸东西卖,还是串街走巷,,一天能挣三十块钱,展宏图在京城一家汽车公司当驾驶员,工资才一百多块钱,司机可是有油水的。

  车豁子偷料,打更的睡觉,这是老古语。

  展宏图就是再正直,也不能干靠那点儿工资,给哪个单位拉东西都会抓点胜利品。

  兄妹二人买了房子,跟云凤还有联系。

  云凤走到岔路口,和祁东风分开,正看着前边走路,就听到有人喊她:“你!……你是云凤吗?”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云凤朝声音的方向望去。

  温秀丽,沈虹?她们来逛京城了?

  云凤温和的笑,这是展红英的朋友,她得给展红英面子:“温姐姐!”因为云凤不喜欢沈虹,就没有招呼她。

  “云凤,你没有看到我吗?”沈虹不乐意了,云凤不喜欢她,真样明显?

  她没有做过错事,怎么让她反感?沈虹想不明白。

  “呵呵!”云凤笑得干巴:“才看到,哎呦,你们来逛京城了吗?”

  这样没有诚意!以为自己身份登了天吗!就这样瞧不起朋友了吗。

  沈虹心里不悦,可不敢得罪云凤。

  嘿嘿嘿!干笑了几声,脸上的笑堆起,眼里闪着不满意,自己飞黄腾达了怎么就不知道提携老朋友?

  无情无义,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

  温秀丽和云凤寒暄起来:“云凤,你终于熬出来了,遇到了好父母。”

  云凤心道:活在世上哪有容易的,出了一个牢笼,再进一个牢笼。

  弄得她提心吊胆,把空间都出卖了,她难道就不苦恼吗!人都是想的别人多容易,不替别人想到艰难。

  云凤只有笑笑,沈虹不耐烦温秀丽跟云凤说些不痛不痒的事情,二人的终身大事还没有解决,她们在鹤市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好工作,一拖就是十来年,打零工也没有好活儿。

  很容易熬到听说京城可以打工赚钱比别处工资高得多,温秀丽和展红英有联系,就奔了展红英来。

  可是看到展红英串街卖小吃,还没有混到一个正式工,两人的心都凉了。

  她们想在京城找一个好工作,等转正了嫁个京城的人,哪管是填房也行,不管那个男人是几婚,只要不是太大,不是太拿不出手儿,不是长得太困难,她们只有将就了。

  回娘家一说也是嫁到了好地方,腰板儿也是挺得直。

  谁知道工作这样不好找,二人求了展红英,让展红英求云凤给她们找一个好工作。

  展红英再喜欢朋友,知道沈虹这个德行,跟温秀丽也是平淡之交,她也知道她们的挑剔,不好伺候,她不能给云姐姐找麻烦。

  嘴上不好直接拒绝,只是说:“我现在也不知道云姐姐的住处,等打听到了,就告诉你们,还是你们直接跟她说吧。”展红英还得养活俩大活人,吃她的住着挤。

  她们见到了展宏图两回,把心思一个劲儿往展宏图身上放。

  展宏图吓得都不敢回家,住在车队避嫌。

  沈虹心里猫抓似的,想见展宏图,找不到他的地方。

  明白展红英是推脱她们,只有天天出去逛游,就不信云凤不出家,总能在大商场和大街上遇到吧!

  真让她们碰到了,二人的心思婉转,想了很多,可算见到云凤,张不开嘴也得张,温秀丽给沈虹一个眼色,她比沈虹深沉大,沈虹板不住,总会先开口的,她就等现成的。

  她明白云凤不喜欢沈虹,沈虹不会得到好处,只要沈虹开口,就让她少了张嘴的尴尬。知道了云凤的住处,自己再悄悄的求她。

  沈虹观察云凤的表情淡淡的,心道:真是登高望下,不知百姓的疾苦!

  对朋友漠不关心,看冷淡的,好像谁对不起她的样子。

  沈虹憋了一肚子气,自然声音就瓮声瓮气的:“云凤,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好像不记得我们这些老朋友了,你有了安身立命之地,怎么就不给我们一个地址。

  这些年我们天天盼着找到你,因为你的失踪让我们寝食难安,我和秀丽经常哭红了眼,为你的失踪痛苦,你可把我们害苦了,想想我们就伤心,看看你混得这么风光,你的命这样好,我们简直不能活了。

  你现在也不怕云家逼迫你了,怎么还不给我们一个信儿,让我们安心。”

  说的这样好似八拜之交似的,她们很熟吗?云凤只陪了展红英去她们家里一次,她们俩带着各自的哥哥登了她几次门。

  她们没有一点儿传换,有那么大的交情吗?说的好像家下人儿,真是虚伪的要命。

  没想到沈虹还是这样能屈能伸的会忽悠人的。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