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02章 互相动心思

第202章 互相动心思


  温秀丽很生气:“你说的这样亲近那样过命似的,我们跟云凤有什么交情?你的脸很大吗?我们早就定好了的说词,全让你推翻了,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想把人气死?”

  温秀丽一通愤怒,让沈虹气急败坏,她就是一个霸道的,怎么会让一个温吞吞的温秀丽指责,早就忍不了了?

  她不认可,她说的是大道理,难道柳家人还会坑自己的人?

  “我说的你不愿意听,你没有长嘴吗?你怎么不说?想吃现成的还嫌不对胃口!吃鱼嫌腥养~汉~撇清!”沈虹振振有词谴责温秀丽,这就是翻脸不认人的架子摆出来了。

  说的话这样难听,温秀丽表面温软,心里可是最硬的,和沈虹交往,是看她二B,可不会去吃亏的,沈虹也不会吃亏,她俩可不是酒肉朋友,家庭也不富裕,自己又没有工作,全是耍嘴皮子,她们也是住得近,要是远,早就断了关系。

  双方都是想了有个助力,帮忙说点儿话什么的。

  邻居有个争嘴吵架的时候,双方可以帮着助威。

  温秀丽彻底看透沈虹没有了利用价值,云凤对她敌视了,再跟沈虹结交只会影响她跟云凤亲近。

  “你竟这样糟践我!”温秀丽急眼了,冷不防的伸出手对沈虹的脸就是一下子扇了上去,她存的心就是一下子打断她们的牵扯,展红英是自己的朋友,沈虹沾光吃住还没有自觉性,这样糟践她,她就明白了沈虹根本没有把她看在眼里。

  她不高看自己,自己还看不上她呢!她算个什么东西!二B加虎B!让她出头打架行,办事可没有能力。

  京城怎比鹤市,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敢跟谁打架?可盼来云凤这样一个有利用价值的高门娇娇女,竟被她气跑了,打断了自己的计划,真是个搅屎的棍子!

  和这样的人快速的断绝关系,才是明智之举,这个祸害真不是东西!和她在一起有不了什么好下场。

  温秀丽一贯的温柔形象全扫光,狠狠地对着沈虹发起了咆哮:“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自作主张,以为自己是公主,是皇后?对谁都耍威风!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配讽刺云凤,有那个资格对云凤没有礼貌吗?

  你这样的,只有窝在家中臭死吧,还想当人家后妈?两天半就会被人打出来,想嫁到京城?看看自己有那个福分没有?

  你糟践了云凤多少回,看看你自己有人家那样好的命没有?成天的说云凤没有人要,看看是谁没有人要?”温秀丽怒目呵斥,沈虹再一次的接受了温秀丽的一掌,她再次的傻眼,温秀丽敢打她第二回?

  沈虹回神,对着温秀丽伸手抓去,就要毁了她的容,就是因为温秀丽比自己长得好看,自己才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她是让她给她作陪,她嫁不出去,也让她嫁不出去,就不显得她老了。

  温秀丽知道沈虹的脾气不会吃亏,防备着她对自己下手。

  温秀丽快速的躲了,沈虹没有得手,温秀丽快速的穿越人群,在行人间穿梭,温秀丽不想再搭理沈虹,要不是沈虹糟践她,她也不会伸手。

  真的在大街打起来轱辘的满身土,真是太丢人了温秀丽有点儿后悔伸手了,自己一向深沉的心思,怎么还算计不了这个蠢货。

  愤怒之下出手,她也不算后悔,想断绝了这个人,没有狠招儿是不行的。

  行人一见沈虹追着打人,京城好管闲事的人可是不少,一个大妈就扯住了沈虹,沈虹想脱身,就对大妈动手了,狠狠地推到大妈。

  行人愤怒了,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抓住沈虹:“你当街殴打市民,是犯法的!”

  沈虹不服,恨恨地说道:“是她先打的我!你是她野~汉子,帮她说话,臭不要脸的。”

  男人以为沈虹说的是那位大妈,不由得大怒,上来就是一巴掌,沈虹的脸立即泛起了青紫指印。

  有人扶起大妈,路人都指责沈虹野蛮,那个男人眼里闪过精光,一瞬,就拉了沈虹往背人的地方跑。

  沈虹气愤道:“你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干,你没有看到那边治安员过来吗?你会被抓进去的,我打了你一掌,很后悔,我想明白了,一定是那个女人欺负了你,我看你像个正派姑娘,要是进了局子一辈子就完了,躲过了追查的人你就可以安全了。”男人说的真诚,满脸都是温柔的笑意。

  满脸的无害,穿的时髦的装束,身上全是名牌儿。

  沈虹被他的笑迷~惑住,这个男人比她大不了几岁,长得真是帅气,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他一定是京城人,听口音就能知道。

  自己在京城可没有认识的人,如果结交这样一个人就是自己最大的助力。

  男人已经听出来沈虹是外地口音,他也不是一般人,明白沈虹是东北人。

  看这个女人不像妇人,还可能是个老姑娘。

  男人不禁来了兴趣:“姑娘,你是东北人吧?”

  “是。”沈虹简单的回答,她还装起了深沉,看到这个男人对她笑的温柔,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老好人似的,他厉害自己也是不怕,自己暴烈性子刚强,谁能奈她何?

  沈虹可不是云凤那样经了两世世态炎凉的有阅历的人,成天在家怄气,连班都不上,接触的人不多,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任性的,同学为的是学习去的,谁好喜跟她真磨真儿。

  以为到了哪里她都是占上风的,根本没有想到什么利害关系。

  两人越说越投机,互相报了家门,男人当然没有说出自己实身份。

  沈虹也是隐瞒了自己的一切,报的都是她的优越,什么大学毕业,想在京城找一份对口的工作,家里父母怎么怎么能耐,她竟然成了展红英的替身。

  把展红英的二伯说成了是自己的父亲,胆子真是不小,抬高自己的身份,对婚姻是最大的助力。

  现在还没有身份证的出现,没有证据,她怎么说都行,她了解展红英二伯家,就编了这样一个身份,为的是让男人拍她为她服务。

  她也没有觉察自己的话有漏洞,展红英的二伯一家来了唐市,不在鹤市了。

  男人的身份不一般,一个市长女儿不是缺工作的茬儿,跑京城来打工,有些违和。

  可是男人不在乎她撒谎,他只要玩玩这个女人。

  至于别的跟他无关。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