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06章 家庭

第206章 家庭


  祁东风抱着云凤亲个够:“我爱你!我爱你!”说的没完。

  云凤被他亲的脸红腾腾:“放开!放开!你学坏了!”

  他啃了她脑门儿两下:“我就坏!我就坏!”

  “不要脸!”云凤咬了他下巴一下儿,就大笑起来。

  祁东风递了申请,可是没有退下来,得等下一年,他还得继续在军校学习。

  这样不干了就是逃兵,祁东风怎么会做逃兵,就安心等着这一年。

  江雪莹给柳城禄电话,并没有得到柳城禄的回应,江雪莹等不住了。

  从M国飞回来找柳城禄谈判,柳城禄还是见了她,一见面,江雪莹就哭倒在柳城禄怀里。

  “城禄,你怎么能忘了我等了你几十年?我们的情义难道就因为云凤被迫消失?”江雪莹哭得梨花带雨,柳城禄也是有怜香惜玉之情的人,要不也不会等了江雪莹一辈子。

  江雪莹哭,柳城禄也哭了。

  这是个这辈子他深爱的人。

  她的性情变了,可是人看不出两样,还是那个眉眼儿,还是那么深情。

  这个哭跟年轻分别前没有多大的区别。

  他爱的这个人死去活来,她对他的依赖是那么的信任。

  可是他没有达到她的愿望,让她背井离乡苦熬几十年。

  他的心里也太多的愧疚,没有强势的对抗父母兄长们的控制,让她一个失了身的女子悲哀的奔命而去。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他就不能再让女儿女婿重蹈覆辙。

  柳城禄的心坚强起来,江雪莹的哭诉苦都是为了让他同情她自己的地位放弃对女儿的维护,这不是一个做母亲的人应该干的。

  江雪莹哭得柳城禄一个冷战,他发现江雪莹比走前还会哭,那时候的江雪莹好像比这个坚强,她能怀孕生下孩子就证明她没有表面那么软弱,她在那样情况下,都没有舍弃这个孩子,为了就是不损害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可是现在这个江雪莹,为了自己的利益坚持损害自己的女儿。

  一个未婚女子为了一个孩子都有葬送自己终生的决心。

  现在有什么值得她看重的利益让她舍弃这个女儿?

  有问题!有问题!有问题!这是柳城禄的判断:“好了!你怎么变得这样爱哭了?你没有了那时的坚强!你生下这个孩子,就是爱她的,我问你,为什么你拼命的拆散女儿的婚姻,难道你生下她就是留着祸害着玩儿的?”

  柳城禄直直的盯着江雪莹,江雪莹有一瞬的慌乱,抬头时眼里的戾气掩藏起来。

  就那一瞬,还是让柳城禄捕捉到了,这个眼神不是江雪莹该有的,雪莹的眼睛是多么的温柔善良,难道她经历了荆棘坎坷波折,人性起了大变化?

  可是看她没有沧桑的眼神,并没有受过打击的思绪,这是为的什么?难道她不怕打击吗?

  未婚先孕,生了孩子自己不能留在身边,逃亡国外,对于一个女人还有比这个打击更大的吗?她怎么就没有留下一点儿创伤的影子。

  一个孤身女人,没有任何依靠,只有一个最亲的血缘的女儿,怎么忍心拿她换利益?

  没有一点儿亲妈的逻辑,真是让人费解。

  柳城禄想的很多,江雪莹几句话就想把自己的行径掩盖过去:“我想和你破镜重圆,我想和你们父女在一起,柳家人还是不答应,我也是被他们逼得没有辙。

  我快老了,只有你们父女这一点儿希望,我不顺从柳家人我怎么办?”

  这话说的漏洞百出,可是江雪莹也不怕柳城禄去对质,柳家人疯了似的让云凤联姻,正对了她的目的,既然他们这样,自己就矜持一下儿,还是出言劝阻了他们几句,对质也安不到她身上。

  柳家人认为是巧使了她,可是她觉得还是她操控了柳家人为她服务。

  柳家人的坚持不会放弃,她深深的体会了柳家人的目的。

  只要有老头老太太在她的目的很容易达到。

  “你觉得你说的很圆俊吗?你不知道我不是那时候不能当家做主的人了,那个时候你要是不偷偷的走,就是你没有云凤,我也会坚持下去,就是等到现在,我也不会低头。

  可是你背着我扔下孩子跑了,你对我没有多大的信任,坑了孩子也坑了我们。”柳城禄真的不明白江雪莹为什么那么自作主张,根本就不让他知道孩子的事。

  柳城禄还把她当成真正的江雪莹,对她的行为不理解。

  “我不走,等着挨斗,你们家盯上了我,我受了你家人的威胁,我不走他们会把我们的事情公布天下,被人知道了你干的事,属于作风问题,你的前途还能保住?我不忍心害你。”江雪莹说的情真意切,柳城禄还是被感动了,心里一阵的怜惜起来。

  “雪莹啊!”柳城禄接到了江雪莹的一个软软的身躯。

  “呵呵!呵呵!”云凤笑着进来:“江雪莹,你还真是情深义重,对男人这样疼惜,怎么就不能疼女儿?”

  “你!你!”云凤打散了江雪莹的投怀送抱,江雪莹瞬间的羞恼:“谁让你随便进来的!”江雪莹呵斥云凤。

  云凤呵呵冷笑起来:“江雪莹,你是真能演戏,对一个男人能爱的没边际,怎么对你们爱情的结晶就毁之不惜?”

  “我毁你什么了?是柳家人要你联姻,关我什么事?”江雪莹现在装不出什么母女情深,气愤之下忘了掩饰。

  “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我亲妈,我看你对我的眼神还没有杨秋棠有善意,我怎么得罪了你啊!你说说,为什么敌视我?”云凤步步紧逼,江雪莹跟不上她的跳跃。

  “敌视你?我怎么会?”江雪莹哭起来:“城禄,你看我没有教育过女儿,让她学的不会尊老爱幼,我是个失职的母亲,我对不起你!”

  江雪莹对云凤的话无言以对,转着弯子说云凤不好。

  柳城禄没有接江雪莹的话,观察云凤和江雪莹的对话,他要作为局外人才能观察透江雪莹的实质。

  他想要旁观者清的效果,他示意云凤接着说。

  云凤得到了柳城禄的支持,明白柳城禄懂了什么,云凤冷笑一声:“江雪莹!你想做什么,以为只有你自己明白,你别想把谁都当了傻子,你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就没有顾及到一个做母亲的不应该对亲生女儿这样狠。

  你不明白离婚是最打击女子的事情,被人讲究被人讥讽,抬不起头来,谁家的母亲不认为女儿离婚是丢脸的事,你怎么就不偏不那么认为,你不知道离婚会给一个女子造成多大的心里负担,你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逼迫女儿离婚的人不是畜类,也不是个正经人,根本不是人干的事,没有理由没有问题的逼女儿离婚的女人你还是头一个!”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