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07章 狠厉的一幕

第207章 狠厉的一幕


  江雪莹无言以对,驳斥不了云凤的话,云凤继续紧逼她:“你多会说!什么柳家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柳家现在还能控制你们的婚姻吗?

  等你一辈子的人位高权重,你是一个归国投资的华侨,柳家为了你的财产巴不得你成为柳家人,柳家人会拒绝你进门?

  恐怕是你在利用柳家人,他们的目的和你是一样的,他们想占据华夏最高位,你也想窃取华夏的最高权力。

  你是什么人你自己明白,总之你干的事情可不是亲妈能干的出来的。

  你不缺钱,不至于为了钱物强迫女儿嫁给谁吧?

  那你为的什么呢,你给我摆一个像样儿的理由,谁能阻挡你的婚姻?说的话,演的戏一点儿都不真实,撒谎也得圆着点儿,演戏也得带点真实吧?”

  云凤说出来江雪莹的假象,江雪莹可没有把云凤看成这样心思细腻的,她认为柳城禄都信了她的花言巧语,云凤懂什么?一个在农家受虐待逃跑在外的野丫头,能有什么心机?

  没有受过特务训练的无知女子,岂能识破她的真假?

  她好似起了疑,不立即采取行动就会迟了,只要让人占有了她,把她监视起来,再把那个臭小子整死,看看她还有什么咒念,看看她从不从?看看她顺不顺?

  就不信她成了那家的人,还能逃出如来佛的手心。

  不听她的摆布!就让她万劫不复。

  江雪莹打定了主意眼里闪过厉色,很快恢复平静,笑容顷刻挂到脸上来,温柔而且亲近,没有了往日的清淡,好似这个时刻才是亲妈,以前都不知道是她的亲生女儿。

  江雪莹温柔的看了云凤一阵,不由的悲从中来:“云凤,我的孩子,你不知道你妈在异国他乡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日夜思念你们父女,我苦熬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想象着有朝一日返回故乡,和你们重聚。

  熬了这么多年才有了机会,可是柳家还不接受我,你让我情何以堪,不能和你们在一起,我的心是多么的痛苦。”

  “行了!”云凤断喝一声:“你够不上一级影星,演的漏洞百出,柳家人还没有死光,你敢跟柳家人对质是柳家人逼你的?”

  江雪莹眼里闪过慌乱,她的抑制力极强,瞬间恢复淡定:“如果是柳家人逼我你就能顺着他们联姻吗?”

  “你是想先和柳家人通好气儿,让柳家人承认是他们逼你,我答应你联姻?你说这话也不觉得你太露骨吗?我可不是为你活的,柳家人逼你我就为你去联姻,我说了半天你还在装糊涂,因为你逼我联姻的事情让我看透你不是真正的江雪莹,这才是关键。

  你装哭了半天,这么爱情那么为了女儿的,就你最后一句话就证明你不是我亲妈!”

  “城禄,你看这个孩子是在乡村长大的,没有在我身边,没有母女感情,没有该有的上层人家的教养,虽然她跟我生分,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亲妈,城禄,这可让我怎么活?”江雪莹呜呜呜的大哭,惊天地泣鬼神,悲悲哀哀,天地都为她抱屈,悲痛欲绝。

  越是这样,云凤越看出来她是演戏。

  柳城禄就那样看着像一个局外人,他的严肃慢慢的变成苦笑。

  他等了她三十年的女人是什么人?

  他的女儿太聪明了,感受到不是她的亲妈。

  她到底是谁?

  柳城禄给了云凤一个制止的眼神,云凤立即明白是不让她说了。

  不知柳城禄有什么安排?

  柳城禄出言安慰江雪莹:“你急什么?云凤的脾气还不是随你执拗,还得慢慢来,有了母女感情,她就会孝敬你,你急也没用,她已经长大成人,不会受你摆布,只有用亲情感化,才能修复母女之情。”

  柳城禄说的顺理成章,一脸的怜惜,看的江雪莹心里踏实起来,还好柳城禄不信云凤的话。

  江雪莹点头:“云凤,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能不为你着想嘛!我让你继承我的财产,你知道有多少吗?”

  云凤就是要激怒江雪莹,看看她还有什么手段,祁东风不会去做火车,也不会被人下药,大白天的在京城她不敢下手。

  自己可不怕她劫持,就看她到底是什么人?

  云凤狠刺她一句:“你是真的江雪莹,应该没有这么年轻,江雪莹落到异国他乡,艰苦奋斗应该孤身女人也不会二十年发的这样大发。

  如果没有依傍那个权势的男人,怎么会发的这样大?

  就冲着你发的财,就让人对你不信任,你要是嫁了一个M国总统还是说得过去。

  可你是孤身一人,年纪和江雪莹差的太多,很离谱儿。”

  “我天生就是一个娃娃脸,你不能乱猜疑!”江雪莹震早就好了如果有人发现她年轻,就是这样的说词。

  她有的是钱,年轻是正常现象,就是看出她整容的秘密,她有钱为了得柳城禄喜欢,她随时可以整容。

  “你是娃娃脸?谁信!你的肉皮儿是没有一点儿油性的,三十岁就会长褶子的皮质,你抹再多的化妆品,也是遮不住褶子,你现在三十岁已经出头儿,眼尾有了鱼尾,脸皮却是弹性十足。

  你只有鱼尾纹,没有皱纹,还没有抬头纹,你说你五十岁让谁信服?”

  “我有的是钱,我保养的好,我就是为了和城禄破镜重圆,我不能让自己失去年轻的光华,我就是为城禄活的。”江雪莹句句在打动柳城禄,为自己的面皮打掩护。

  恨死这个野丫头心思太过,她的脑子是怎么样的构造,等大事将成,一定要开开她的脑壳看看她是不是和人一样。

  江雪莹面容瞬间的扭曲,被云凤捕捉到。

  柳城禄思索的机会没有看到江雪莹的表情。

  云凤看到了她的暴怒,没有了希望成功的表情,也就算了,就等着接受她的算计吧,跟柳城禄说了声再见,转身就走,再没有搭理江雪莹一句。

  江雪莹目送云凤的眼光狠厉而憎恶,直到云凤即将出门,云凤猛然的回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云凤一笑,抿唇,眼里蓄上了情绪,江雪莹看得出来,云凤再向她挑衅。

  她有什么本钱挑衅她?没有护卫保护她,没有钱,玩儿不转,就那么一个破餐馆儿,能拉拢住谁?

  只要自己把柳城禄迷住,柳城禄这样信得过她,她就是顺利者!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