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14章 揍人

第214章 揍人


  云凤只有双拳,她的力气虽然不小,可是她的拳头不硬,她也不是练铁砂掌的。

  只有拼命豁出拳头受伤,对着抓她的那个人的软肋就是一拳。

  那人闷哼一声,想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大的劲头,他是个练家子,一个女人的拳头打在他身上,根本就是挠痒痒。

  一拳打的他倒吸气,软肋的疼震动了他的心脏,让他的肝疼,心脏突突乱颤。

  云凤的一拳把他打下车,他身手不凡,竟然没有跌倒,顺势站直身体。

  艺高人胆大,他没有把祁荆山看在眼里。

  一个老头子还不让他在意。

  他不认识祁荆山,当然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接了一个任务,就是劫持一个女人,他手里有照片,就是照相片抓人。

  他等了十几天,云凤都没有出现在他眼前。

  他不知云凤在哪里,只有到处溜达。

  这个司机是配合他的,司机的功夫也不差,被他要挟利~诱。

  司机不知云凤是谁,所以他的胆子不小。

  他被这个人指挥。

  拿人钱财,给人办事,这是他们的规矩,办不成还得把钱退回去,不然,他被这个人用一家人的性命威胁了。

  在车上狭窄,看不出谁到底有多大份量。

  他这人到了地上,务必得拼搏一回,务必劫走这个女人,保住五万块钱。

  祁荆山不会让这个人逃,看他一副拼命的架势,不带逃的意思,这是想得逞的架子。

  祁荆山暗哼,迅速的跳下车。

  祁东风想的细,制止了云凤下车,把司机拎下车,扔到地上,恐怕司机醒来开车逃,把云凤也拉走。

  先坐好了防范,把车钥匙交给云凤,让她在车里坐着等,他看出这个人的目的是对云凤来的,云凤在车里比较安全,先把这俩劫匪制住再说。

  祁东风不会让祁荆山有危险,他也不知道父亲的本事有多大。

  祁荆山摆手不让祁东风上,好久没有破案抓坏人了。

  他想练练身手……

  祁东风担心他们还有同伙,想立即解决了他们:“父亲速战速决,也许有接应他们的。”

  祁荆山听了这话,过打人瘾的想法儿就退了三分:“交给你吧!”祁荆山退了一步,倒要看看儿子的身手怎样?

  祁东风不光在部队训练的擒拿技术,他在空间小一年,力气长到几个人的合并的度数。

  一年的勤练,让他的技能炉火纯青。

  那个人的功夫可不是花拳绣腿,和祁东风对阵半个钟头不分胜负。

  大道上来往的车已经堵塞了道路,见了这样的打斗,谁都想看热闹,不管是干什么的,都停下来,见地上还躺了一个,让人们更好奇,以为是打死了一个,出人命了就是大事,人们的心热火起来。

  人越聚越多,交通彻底堵塞。

  有人打电话报警了。

  警察迅速的赶来。

  祁东风以一个平凡军人的武力战胜了一个武功高手的劫匪。

  制住了那个人。

  警察一问,那个人抵赖不认自己是劫匪,咬住祁东风他们是劫车的。

  警察也分辨不清:“都到公安局!”

  警察开了劫匪的车,拉了一帮人进了公安局。

  劫匪死咬祁东风他们是劫车的。

  云凤不让祁东风和祁荆山说话:“我来说!”

  云凤提出三个问题:“先调查这个人是哪的户籍。

  第二,看看车牌子是真是假。

  最重要的是看看他身上有多少钱。”

  那个人有些慌张,云凤淡定的盯着他,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前。

  不让人收买,得不到钱怎么会卖命?在车上见着祁东风和这个人打斗,就想到了这个人会反咬一口,情况在那儿摆着,劫匪这样咬死了和司机一口同音,他们要是普通人,肯定会被赖死了。

  警察搜了劫匪的身,搜出了一个五万块的存折,是劫匪自己存的。

  车牌照是假的,司机没有这个人嘴硬,交待了这个人给了他两万块钱,听他指挥,往他指定的地点开。

  他不听不行啊!威胁的是杀他一家人,这个人是谁他也不知道。

  司机只是按这个人的指定的地点开车。

  原来他俩不是一伙的,司机是这个人找上门儿的,他的任务就是开车。

  劫匪的肠子都悔青了,他要是逃走是的多好,带了这五万逃走,不要余下的那五万。

  没想到这俩人这样勇猛,能制服他顶级的高手。

  千年的航行没有失过手,却在车沟儿翻了船。

  他的罪没有人为他承担一点儿,他不知道利用他的是什么人,他明白就是看到那个人的面容,也不会牵扯出幕后的人。人家给了他钱,也不会对他施以援手救他出牢笼,自己二十年的劫匪生涯,恐怕就此送上了断魂崖。

  劫匪只有从实说了,不施以酷刑的政策也是让劫匪可以断魂的。

  通过劫匪的交代,那个给他钱,给他任务的人也不是本地人。

  云凤明白绝不是鹤市的人来此兴风作浪,别的城市的人她不认识,朱利娅绝不会有十万块钱,刘晓雯、张怀英、沈虹那些人更没有钱。

  断定不是柳家就是色~狼家。

  那个色~狼已经对她下过手了。

  云凤有什么不明白的。

  司机和劫匪自然是被逮捕了,公安只有调查。

  幸好劫匪对云凤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要不然等她一个人坐车的时候被拉走,她在车里都没有办法进空间。

  把车都带进去,到里边也不能让她得救,劫匪可不是厚道人,不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

  平常云凤都不会打车,就是有这样的警惕,怎么就这样巧,打一次车就遇到了这个劫匪。

  看来惦记她的人,是花了很大的功夫从外地找来这样的高手,花了这样多的钱,对她势在必得!

  云凤感到了真正的危险。

  那些人还不知道有什么后招儿在等着她上钩儿。

  这一场惊险虽然没有让云凤怎么害怕,也给云凤最大的警示。

  对这些人不能掉以轻心,她就那么招人稀罕吗?结过婚的人,他也惦记,这个人就是一个变态。

  云凤不知道那个人为了得到他花了多少心思,不仅柳家想得到那家人的助力,那家人更想得到柳城禄的助力。

  他们没有体会到柳城禄的爱女之心,他们以为只要云凤到手,柳城禄也是无可奈何,只有顺其自然,帮了他们的前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