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25章 怎么看到

第225章 怎么看到


  就是祁荆山开车了。

  离云凤这个饭店很远,路经很多偏僻的地方,眼看就要到了那个饭店,这一条胡同是最偏僻的。

  祁荆山开的飞快,不想摊到意外,好像人越小心越倒霉,胡同里没有路灯,祁荆山毕竟五六十岁的人,眼力有些不如年轻人。

  车子突然撞上了东西,云风差点颠出座位,祁荆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倒车。

  一排石头全是粘着泥的,和道路的色泽一样,因为怕出人命着急,祁荆山开的太快,没有看出来是石头。

  路上怎么会有石头?车子过不去了。

  “云凤,你在车里坐着,我去搬走石头。”祁荆山是有多年破案经验的,立刻想到是有人作案。

  云凤下去会有危险,他关好车门,奔了几块石头去。

  猛然的他身后生风,他是军人是上过战场的人,料准有人袭击他,他突然身子矮下去,躲过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的袭击。

  他警惕的窜到墙边,虎目瞪眼,瞭望四下儿。

  前后没有看到人,那就是院子里的人对他袭击,一定是潜伏在院子里的,不可能是院子里的家人。

  是作案分子潜进了院里,不可能是一个人。

  不搬开石头他开不走车,祁荆山警惕的迅的搬走一块石头。

  突然他的腰就被人砸了一石头,正好砸在腰眼儿上,祁荆山的腰瞬间就不能动了。

  搬不走石头车子不能走,怎么能躲开这个是非之地。

  云凤盯着外边,看到祁荆山的闷哼,祁荆山在揉腰,好似祁荆山被砸了,她没有听到外边的响动。

  看到了地上那块石头,她就判断祁荆山是中了招儿。

  云凤不能在车上等了,她不能再顾虑空间暴露的心思。

  她急忙下车,要把祁荆山拉到车前,他们可以迅的进空间,让祁荆山进去疗伤。

  算计她们的人不能在这里等一天吧,等他们走了她再开车出来。

  云凤才跳下车,倏然的从两面的院子跳出六个人,对祁荆山狠下手,一顿拳脚乱飞,三个人想制住云凤。

  云凤打倒一个,其余的全都上来了,云凤不是五个人的对手,被两个人架着就走,云凤现在不能进空间了,她已经受了伤,进了空间她一定会被俩歹人祸害死。

  就是他们不知道进出空间的咒语,他们就是饿死在空间,自己也会完了。

  云凤挣扎着想挣脱二人的束缚,可是她的胳臂被这些人打伤,怎么就挣不脱。

  云凤只有呼救,她的嗓音甜脆,音色高亢,她平时说话没有大声,这样急眼的时候她能不会吼吗?云凤的喊叫招了胡同的人家探头,可是没有出来救她的。

  她担心祁荆山的安危,他被打的不轻,那些人能不能给他留命?

  自己就是被人擒住,他们总有放开她的时候,就是想对她取~色,也得松手。

  只要她没有了束缚,她就能躲进空间。就是把她锁进地牢,她也不怕,总会等到有人救她的时候,她就担心祁荆山会被人要了命。

  这条胡同很长,眼看就走到胡同的尽头,只要到了大道,她再呼救,也不是半夜三更的,大道上不会缺人,总会有人见义勇为的。

  两个贼人没有堵云凤的嘴,还没有到大道,云凤就呼叫起来:“有劫匪!有劫匪!有劫匪!救命啊!救命啊!”

  这样危急的关头,云凤怎么能想到这样的细节,劫匪怎么会随便让人质喊叫?

  大道上过了几波儿人,没有人停留。

  云凤觉得很绝望,她还得去处理那个拉稀跑肚的学生去,要是他几天十几天被困在地牢里,她的饭店就得被人抄了,临走她也没有撂下话儿,怎么知道自己被劫。

  前世她没有这样的经历,自然不能防备有人对付她。

  这时候她的脑子正混乱,没有意识想什么人在暗算她。遇上劫道的不是新鲜事,劫车的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遇到。

  她只有拼命的喊呼救,过来一帮四五个人。

  好像才听到云凤的喊声,为的人大喝一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小毛贼胆敢抢劫!”他的手一挥,四五人就往云凤的近处跑。

  云凤慌乱之中,没有看准是什么人,这些人就到了近处。

  两个劫匪看到了是四五人,扯了云凤就往回跑,云凤挣不开,就使了千斤坠儿,阻止二人跑的步子。

  云凤想到了用脚给二人当绊脚石。

  两人栽倒,放开了云凤。

  云凤的位置离大道只有二十米,那些个人已经追了过来。

  云凤绊倒了两人自己也被他们砸倒在地。

  追过来的一个人搀扶云凤,大喊到:“快去追!”

  云凤就是觉得这个声音很熟。

  一帮人往前追去。

  “你没事吧?”搀起云凤的男人问,很关切的声音,云凤终于听出来这个人是谁。

  胡同里黑暗,看不清脸儿,可是云凤即刻确认了这个人的准确。

  怎么这么巧?云凤的疑云四起。

  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对她势在必得。

  压了压自己的疑心:“你是霍迁韧!真是巧啊!”云凤不管怎么压制自己的疑心,说话还是带出了情绪。

  霍迁韧一个颤抖,可不能让她现什么,还是赶紧对付死祁东风吧,让她成了寡~妇,一个改嫁的寡~妇,还能再挑肥拣瘦,自己的家世身份能配不上她吗?

  只要获得美人心,不愁她不嫁,哪个女人能独守空房,没有男人女人怎么忍耐?

  霍迁韧想的得意,她欠下了自己的救命之恩,就得以身相许啊!

  云凤匆匆的往前走,担心祁荆山会有什么好歹,恨不得立即见到。

  霍迁韧紧追了上去。

  “你没有摔疼吗?”他抓缝儿的关心她,以求打动她的芳心。

  云凤没有理他,也没有心情搭理他,对他厌恶没有好感,躲着这样的人才不会粘腥味儿。

  他是什么东西以为别人不知道?

  “云凤!你怎么不说话?”霍迁韧靠近云凤没话找话。

  “你怎么知道我是云凤,看来你的眼很好使,大黑的胡同没有一点儿亮光,你怎么辨认出来的?”云凤就是用这样的话挤兑他,他心里要是有鬼自然就心虚,抓不到他的把柄也要让他明白对他有了疑心。

  大道上那么老远他就看到她是谁了?

  她都没有看清他是谁!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