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28章 报案解决

第228章 报案解决


  校长急忙狡辩:“没有的事!我还没有见到那个女生。”校长慌乱的说道,眼神闪烁。

  “这么大的事你没有见女生,你就说她是拉了肚子?你可是挺能借机敲诈人,我会告你敲诈罪!”他已经什么都说露了,没见女生就瞪眼说女生中~毒,就是他们已经合谋好了,说没有见到女生是心虚,遮掩的过程露了馅儿。

  这个问题只有报案,就是不报案也会牵扯进劫匪案。

  云凤的饭店已经停业了一天,这些老师来捣乱,云凤下令停业,直到问题解决完,这期间的损失全部由劫匪案的人赔偿!

  因为自己被劫,祁荆山受伤,自己也没有心情蒸包子,一定让他们加倍的赔偿损失。

  霍迁韧你等着吧!

  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云凤恨到了极点,前后两辈子对她好的人实在是太少,这辈子对她好的人她很珍惜,祁荆山从来没有排斥过她。

  是他救了她两次于危难之中,把她前世的大仇人朱利娅母子整治的没有了财源,他们就是生不如死,过着困苦的生活,比她前世还不及,这就够了。

  云凤感激祁荆山的正义,就不是她公公,她也会维护他。

  如今为了她的安全被劫匪暗算,她务必为他报仇。

  这个校长和那个女生她是不能放过的,百分之八十跟他们有关。

  “真没有我的事,是班主任说的吧!”校长还在狡辩,装出对班主任的憎恨。

  好像是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是班主任惹出来的是非。

  这个老狐狸还真的会装!

  班主任惶恐的说:“是那个女生说吃了你们饭店的包子拉肚子,我怕出人命,就赶紧的告诉校长了。”

  “现在说什么都是为时过早,也不用你证明什么,我看这件事情可不是一个拉肚子的小事,我们也不用再交涉了!”云凤说完对校长一个讽刺的笑容:“都散了吧,要是心想都能事成,会想的人不在少数!”

  校长没有降服得了云凤,他落下的就是青了的肠子,老师们没有和他打招呼,已经走出老远了他才回神,脚步踉跄的追出去。

  他对上老师们就来了精神:“你们为什么不帮我说话,让她那么猖狂!哪里出了食物中~毒~的事,也没有让饭店占了便宜的,怎么就这样狼狈而逃,我们学校的声誉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破坏了?”

  老师们面面相觑,只有那个被校长排斥的老师回了一句:“真理还是站在正义人的一边,好像人家有理,我是怕粘上劫匪的嫌疑,可不敢猖狂!”

  校长愤怒:“你!不可理喻!”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好像人家饭店很有理,我怕触犯王法!”这个老师叫的是没有指着鼻子骂他是劫匪一伙儿的,到了这个时候还强词夺理!

  他才是不可理喻的才对!

  要不是担心他的报复,自己就没路可走了,他会狠狠地戳着他的脑门骂:你就是犯罪分子!

  这些个老师谁心里没有数儿?就不能看出他一点儿~隐~私?

  人人心里都有数,这个校长在上边有人,他们可是惹不起,只有装聋作哑任他干什么。

  让他们去给他垫背,谁那么傻得罪人去?

  他既然能做出来,就你自己挺着,想让别人帮他?谁得了利益?

  唯利是图的小人,老师们都是这样看待这个校长的人品。

  云凤交代饭店的经理怎么做,就开车去了医院,祁荆山已经从昏迷中醒来。

  祁东风的神色很伤心,从小到大他的母亲始终对那个哥哥千娇百宠,他就不得母亲的欢心,花钱都是父亲给他开小灶儿,跟母亲要钱很不容易,母亲成天嘴上挂着没钱。

  他反对母亲收受贿赂,母亲视他如仇敌,父亲是个大男人,他却得了他的温暖,如果父亲有个好歹,他真的是伤心透顶。

  因为他的婚姻,父亲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就退了下来,扔下了他喜欢的事业,他的心里很难过,可是他还是听了儿子的话。

  成了别人手里的人质,危害到云凤的性命,他很再乎。

  今天要不是为了云凤的安全,他也不会伤的这样,祁东风只想为父亲报仇。

  祁荆山醒了,就是说话困难,他伤了脑袋,影响了语言神经。

  云凤看祁东风很难过,心里也是抱歉:“都是我被人唬了,要不父亲不会出事。”

  祁东风是难过,可是他不想让云凤难过:“爸已经醒了,没有性命之忧真是万幸,会好起来的,你不用自责,咱爸是干什么的,这样的事情你就是不让他去他也不能答应,他决心保护你,今天这是意外,要是不被人暗算,绝对不会是有事的,爸身强体壮很快会好,你不要担心。”

  祁东风安慰云凤,怕她上火。

  要不是怕死人,云凤也会等半天过去,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一场阴谋,差点儿搭上一条人命!

  祁荆山这辈子有不是享过福的人,当兵十几年,上战场受伤,在公安也受过伤。

  他一个没有后台的平民出身,熬上了局长的位置也是拿了半条命立功才得来的。

  差点一点儿福也让他享不到。

  云凤真的很后怕……

  以后办事可得小心又小心。

  祁荆山的胳臂腿的都受了重伤,在云凤被劫的时候,祁荆山真是拼了,被三个人打,他已经被人砸了腰,反抗能力极小。

  云凤去饭店的时候,霍迁韧想跟着,云凤拒绝了他,他也没有强求,他救了云凤也就达到了目的,他不会赔祁荆山在医院待着,他自己走了去了自己的安乐窝享受去了。

  云凤和祁东风一直陪在祁荆山的病房,云凤让医生给他们换了一个单间,云凤和祁东风两个人轮流休息也方便。

  祁荆山不能说话,神志还在半昏迷着,二人轮流不敢离开,瞪眼看着,怕他出什么事。

  翌日很早才七点多,霍迁韧就登门了,带了很多吃食,香蕉鸭梨橘子苹果一大网兜子,还有点心和早餐。

  是不是太殷勤了?云凤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没有证据也不能说。

  劫持了她打了人,倒成了他套近乎的借口,他想干什么?演的是英雄救美吗?

  云凤一下子就明白了霍迁韧的阴谋,她觉得这样猜测差不多,要不他怎么这样殷勤?

  有不要脸的,也没有这样不要脸的,以为他的阴谋会得逞吗?

  祁东风不认识这个人,心里对他已经有了怀疑:“你是谁?无事献的什么殷勤?”

  “认识一下儿,我是霍迁韧,以后我们熟了,多亲多近,我也是当过兵的人,我们可以处朋友,我们家和柳家是通好。”霍迁韧说的全是亲近的话。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