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29章 对面质问

第229章 对面质问


  “霍迁韧?我没有听说你这个人,你们家和柳家多好,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家姓祁!”祁东风不客气的扇霍迁韧的脸,他知道这个人是谁,怎么能让他有好听的话!

  “我和云凤已经很熟了,昨天我正好遇到劫持云凤的匪徒。”霍迁韧这就是说他是云凤的救命恩人。

  恬不知耻的东西,自己干的坏事,还美化自己是神圣的救世主:“真是巧,云凤是被诳出来了才遇到了匪人,你大半夜的在大道上溜达什么?劫匪的目的地还是你来的方向,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英雄救美也有的是阴谋,演戏做作给救的人看看,以达到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目的,你说有没有这样的事?”

  祁东风讽刺加鄙夷,满脸的都是你才是劫匪的表情,认定他就是阴谋的创造者。

  霍迁韧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的,恨不得立即杀了祁东风,可是在云凤面前他得装君子,不能暴跳如雷,不能显露自己的疯狂,不能让云凤看出自己是残忍的本性。

  祁东风说什么不重要,只要抓住云凤的心,自己的实力比祁东风强万倍,就不怕云凤不动心!

  只要云凤心动,祁东风还有什么本事控制云凤?他就是自己的一碟小菜儿,就像一只蚂蚁,脚下一碾就成泥!

  “呵呵呵!”霍迁韧淡笑:“我也觉得巧,怎么就让我遇到了云凤被劫让我救了,我觉得我们是很有缘分,就是该着我救她,让我们的关系更亲近不好嘛?”霍迁韧满脸的都是亲近,显示的却是~淫~邪。

  要是祁东风是一个多疑的本性,一定会让他把云凤都埋汰死了。

  云凤懒得搭理这样不要脸的人,说的冠冕堂皇,好像两个女子是闺蜜似的,这是在激怒祁东风吧?让祁东风认为她招蜂引蝶。

  “云凤你说我们是不是很熟?”霍迁韧不想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当着祁东风一定要把祁东风的醋劲儿挤出来,让他对云凤多心,打一顿云凤才好,让他们关系崩裂,成了仇人就是他的机会。

  云凤还是不言语,看他继续说什么?

  霍迁韧以为云凤反驳不了他,就得意的看着祁东风,祁东风满脸的鄙夷,一点儿都不鸟他,挑战的表情显露无疑:“我看你还有什么离间计,全部拿出来吧,你不了解云凤的品质,就大咧咧的出手,你那叫知己不知彼,一定会败的很惨!你拿你的姘头衡量一个你不知底的人,你要是不惨败就是你走~狗~屎~运了吧!”祁东风没有怒气冲冲的话。

  只小小的讽刺了他一下儿,就把霍迁韧气得牙关紧锉,快抽风了:“你一个没有见识的粗人,懂什么是一见钟情,云凤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小人物?”

  几句话就让祁东风激的他露了马脚,简直是快要坦白出来了。

  劫匪就是他的人。

  他还是原形毕露了。

  霍迁韧发现自己说的太深了,明白是祁东风给他设了陷阱,不由的恼羞成怒,就要撕破脸皮,可是他也不是城府小的人,很快压下心里的躁动,明白云凤不是容易得到的,只有一步步~逼~迫他们走上绝路。

  他费力挤出一个笑颜:“祁东风,我怎么就觉得你对云凤没有真心,你的脾气那么冷漠,一般的女人接受不了,我也不明白云凤是怎么想的,天底下那么多好男儿,她都没有看到,怎么就你入了她的眼,也许是你父亲的职位引~诱~了云凤选择你,可是现在云凤的身份得有多高贵,她还看你顺眼吗?我就觉得不可能了!”

  霍迁韧大笑起来:“祁东风你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你不觉骗了一个小姑娘你很可耻吗?”

  霍迁韧满脸的愤慨,抱打不平的表情演的淋漓尽致,云凤要不是两世为人,就不能看穿他的猥琐,要不是见识的多,一定会让他的假象唬住。

  祁东风接到了云凤的眼色,让他不吝啬的表演吧,看看他能有多大本事演戏。

  霍迁韧狂笑起来:“祁东风!你一定是早就知道云凤的出身,你才不计较门第的追求云凤,我认为你没有那么好心接受一个卖包子的乡村女,你是蓄谋已久的,为了攀登最高层,狠抓云凤的心!对不对?”

  霍迁韧使出来各种手段污蔑的言语以达到破坏云凤和祁东风的婚姻,不要命的诽谤祁东风。

  祁东风对霍迁韧说道:“你怎么不继续说了,可不要放弃酝酿很久的阴谋,你还没有说动云凤,不能达到目的,不是你的人格吧?”祁东风还是让他说的没有了说词,看看他还能再编什么出来。

  霍迁韧想啊想的,在酝酿词汇,他的嘴皮子虽然很溜,可是他的脑子跟不上嘴皮子的速度,还没有想起来怎么往祁东风身上继续泼脏水:“你!……”

  霍迁韧牙齿顿锉,忽然大笑起来:“你就是和你哥哥一样的疯子,是不是你强迫的云凤。”这些话他就是失了理智,不管云凤信服不信服,他就是要对祁东风攻击,让他辩解不出来,气死他也好,让云凤成了寡~妇!

  看看她想男人不,只要她是个正常的女人,没有不会想男人的,只要她想男人就会上钩儿,自己就能达成心愿!

  霍迁韧好像控制不住的样子,几近疯狂,他耐不住性子了恨不得立即抱走云凤才能让他不疯狂!

  可是他抱不走云凤,这里是医院,医院有保安,自己是有两下子,可是祁东风也不是吃素的,他只有狠压心里的躁动,慢慢图之。

  他简直后悔说的太多了,暴露了自己的内心,得不偿失,他认为自己还是手段层出不穷的高情商。

  不用和祁东风这样的~贱~男计较,就能把云凤弄到手。

  他没有再说话,转身走人,留下了东西,云凤一个眼色,祁东风就搬了他的东西追出去,等他下楼的时候,祁东风狠劲的撇出去大力的砸到他身上。祁东风跟他没话,转身回病房

  霍迁韧被一袋子水果砸在肩头也不轻,砸得生疼,气呼呼的捡起东西往外走,恨不得用手枪突突了祁东风才~泄~恨!

  这小子敢对他下手?真是活腻歪了!还想饶过他性命,看来只要他活着,云凤就不会死心,整死他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就冲他砸自己这一家伙,就不能留他性命,终究是一个祸害,以他对云凤的执着,有他活着,自己就别想顺遂!

  整死他自己的人身还有安全。

  一路骂骂吱吱的坐车走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