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34章 阔主

第234章 阔主


  云萍当然认识祁东风,云霞和祁东海结婚,祁东风是回鹤市的,在云霞的婚礼上云萍对这个祁东风就有了心思。  没想到祁东风被云凤抢了,云萍的心始终就没有平衡,再次的见到祁东风,让她更不甘心,团长是多大的干部他很明白,祁东风怎么也得熬上一个大将军。  他把那个姐夫叫的娇娇滴滴,嗲嗲地让人挠心挠肝,反正她是这样认为的,男人都说她的口齿好,声音优美。  其实她说话的声音是假嗓,她的真嗓子还是酣厚得很,她的声音随了雷秀英,可不随她的老姨。  她觉得自己的声音不是男人~喜欢的莺声燕语,就练习用假嗓说话,练了好几年把假嗓练得真像莺声燕语一般。  她得意的一笑。  祁东风,可没有还她一点儿笑,让那个小兵蹲禁闭已经打了她的脸,证明祁东风不欢迎她,让她的脸一瞬的尴尬。  可她什么人!在男人面前她表演的技能已经炉火纯青。  她快三十岁的人,因为不是胖脸,肉皮紧绷,就是娃娃脸似的,把不是水分充足的脸蛋儿涂了润肤的油膏,显得脸皮吹弹可破,看着就像二十岁的人脸。  云萍脸上带了谦恭的笑媚~态柔和,这要是一般的男人,早就神~魂~荡~漾。  可是祁东风面无表情,一脸的寒冻,没有答应云萍的呼唤。  云萍心里一怒,可是她想~勾~走这个男人的~魂儿,就不能得罪这个男人。  “姐夫啊!”云萍又娇滴滴的唤一声祁东风,还没有得到祁东风的回应。  祁东风对一个排长说道:“把那个刺探军事秘密的人赶走!”  那个排长明明的听到这个女人管团长叫姐夫,排长看祁东风不回应,还让他撵人,一看这个女人的相貌和打扮,就不像好人,那个嗲嗲的声音让人肉麻,排长有些恍惚。  团长怎么不认这个女人?  嗯!她一定不是好人!  “赶紧走,离这里远点儿!”排长喊一声。  云萍装吓了一跳:“你怎么这样对待老百姓?”  “你赶紧走,不然当了密探抓起来!”排长看出来这个女人不是善茬,他也不敢走近这个女人,只是老远的吆喝。  “姐夫,我是来看你的!”祁东风不理她,让云萍羞恼,还赶她,云萍就想泼祁东风一身屎,可是她对这个人是有目的的,还是没有敢给祁东风泼脏水。  听到抓她当密探的话,她也是画魂儿,她没有多大的胆儿真的怕被抓起来。  只有一步步的往后退,满脸的都是委屈,好像祁东风是她的男人做了陈世美抛弃了她那样悲戚样子。  让排长看着浑身起鸡皮疙瘩。  直到云萍退到老远,岗哨过来截住了她,不让她近前。  云萍满脸的哀怨,恨恨地咬牙,转脸就噌噌的戾气。  她~勾~搭祁东风没有称心如愿,恨的就是云凤这个~妖~精~,就是狐~狸~精!  把祁东风~迷~惑~死了!  云萍离得训练场很远了,还是气昂昂的,有一个男人正在远处看着训练场上的祁东风发呆,云萍低头走没有看到这个人,竟然撞到了人家身上。  “你什么人?”霍迁韧以为是仇家要撞死他,吓得一个暴跳,窜出去老远。  出口骂道:“什么怪物?”  云萍说:“对不起!”她看这个人英俊潇洒,就是一表人才,穿的是最流行的名牌儿,而且不是水货,她是见过大世面的,一眼就认得出来是最高档的服装,身上就值万八的。  要是一个穷鬼撞了她,她早就破口大骂了,道歉的话可不是她会说的。  这个人就像京中的贵人,她可得好颜相对!  霍迁韧看清了是个美人儿,不由的眼睛就睁大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兵营,一个女人来这里一定是兵的家属,看着也就在二十几岁,双眼薄皮,大大的杏核眼,小巧的樱嘴儿,面庞就像他喜欢的那种,和云凤比各有特色,知道有点儿像云风。  这个女人让他玩儿一玩儿他还是有兴趣的。  云萍看着霍迁韧一个劲的抛~媚~眼儿,要是有钱人搭搁上不会吃亏,混一混,能搭了什么。  万一要是权贵呢?自己也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云凤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地主婆子生的私生女,是个臭到家的~屎~堆。  只要能抢过来云凤的一切,才是自己最大的愿望!  “你家有人在这里当兵?”霍迁韧就主动搭搁起来,眼里闪过贪婪,色~色~的对云萍飞了一个眼儿。云萍也是~媚~眼儿一瞟,二人眼里的火化撞到一起,顿时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二人就像干柴烈火,瞬间就刺啦的点燃:“走吧!”霍迁韧招呼云萍,云萍觉得就像架了云,男人这样主动,比她主动好得多。  霍迁韧牵起云萍的手,狠狠地捏了一把,柔柔软软的,温温乎乎的心里瞬间就~荡~漾起来!  “我们到那边遛遛!”霍迁韧招呼云萍,把她拉到自己近身,揽住她的腰,捏了一把她的前~胸。  云萍立即动了情,伸手揽住男人的腰。  二人就在大道上拥抱着前行。  霍迁韧到了自己的车前,云萍一看没有司机,就得霍迁韧开车了,这就证明车是霍迁韧自己的,几百万的车……  云萍倒抽几口凉气……这个人真是有钱的!  她是真幸运!这人有点比云凤的父母有钱,要是再有势,就是做个~姘~头儿也能把云凤踩死,家花儿不像野花儿香,偷的总比玩够的强,这个人她靠定了,最次也能捞大把的钱。  霍迁韧玩儿~女~人,从来不住宾馆,一个女人换一处住处,他的车停在一栋楼下,这就是他临时租住的楼房,玩够了就走,谁能找到他?  这里的人不熟,他会死不认账的。  沈虹就没有找到他。  甩掉了一个个嫌弃的包袱,风~流~够了就落得一身清。  他常年玩着这样的戏码,谁能耐他何?  两人人真是饥渴啊!连姓名都没有互通,就玩起了鸳鸯~戏水。  用如胶似漆比喻真是的很形象,还海誓山盟的,云萍乐得几乎晕厥。  云萍把~勾~搭祁东风的事情忘在了脑后,和霍迁韧亲的不亦乐乎。  霍迁韧等知道了云萍和云凤的关系后,不禁喜出望外,他可没有报自己的姓名,就说他的父亲是大干部。  云萍就看那车就信了霍迁韧的话。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