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40章 为了钱

第240章 为了钱


  “我没死!你就烧高香吧!让她们母女蹲几十年罢了,不至于你们一家人给我抵命!”云凤说的不是吓唬人的话。  柳城禄老来才有这么一个女儿,如珠似宝的,如果云凤被人害死,柳城禄会怎么样?  云凤明白自己是个还有利用价值的人,在柳家人,江雪莹、和霍迁韧的心里她都是一个他们极想利用的棋子。  她要死在云家,就云家这样的乡村人,哪个都能捏死这些蚂蚁。  连云家其他人都得让这些人用来泄愤!  云世远不知道别的人,他知道柳家人不会放过他们一家,他的儿子在京城上班,第一先受害的就是云山,他激凌凌打了一个冷颤。  他马上衡量了利弊,他也明白给人投~毒~是深仇大恨的事,就连他也不会饶过对方。  云凤不止是盯上了云燕儿,是不想放过他一家。  还是弃卒保帅,别再把杨秋棠搭进去,就是云燕儿死了能保他一家平安,他也不惜,死一个保全家,是合算的事!  云凤不想再和这家人周旋,按了电话报警。  云世远才真正的出现了恐惧,他很明白,就是这个~毒~不是云燕下的,就是云凤给他们栽赃陷害想要云燕的命,他们也得干挨!  云凤始终没有动地方,别人的都没有毒,独独云燕儿给云凤那碗有毒,就算只有她们一家人看见,他也抵赖不了。  因为疯子的事,他跟云世济几个已经进了一次拘留所,他真是怵了,就不是他下的~毒,说他一个包藏投~毒~罪,他也得进进监狱。  那可万万使不得!  “云凤!你不能这样干,我们是你的养父母,我们真的进了监狱,你的脸也不好看,你就饶了云燕吧!算我求你!”  “一个打劫我让疯子强暴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让人原谅?”云凤满脸的嫌恶,一个老破鞋,让老婆当众戳脸,还很能觉得自己有脸面?真是不要脸,跟云世济真是一个妈~的!  一道号的货色!臭不要脸!  云世远被云凤的话打击的低了头,云凤果然因为疯子的事恨上了他,云世远不会服气认输:“云凤,怎么说我们也养了你一场吧,要是当时我们不收留你,焉有用你的命在?”  “两盒子首饰,两块金砖,还不够诱~惑~你们收下我嘛?你们对我怎么样,你们自己心知肚明,用我说吗?你们想听,我就给你们讲讲,让你的儿女都听听!”云凤就是想让云山几个都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她的怎么对待自己的儿女的。  免得他们是非不分,一味、认为自己欠云家天高地厚之恩似的。  云山这个八脚踢不出~屁~的货,担心真的是母亲指使云燕干的,他在京城工作十来年,还是比家里这些人有见识。  “大姐,我们以前是一家人,见就是父母不对,也就是他们有些偏心,大姐你看在母亲拉扯你一回,弟弟求你放过母亲,只当你修好修积德了。”云山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的人,不是没有说词,还是给父母挣理。  偏心?只是偏心的问题吗,他们就是为了利益,拿别人的孩子糟践着玩儿,他怎么就不把自己的女儿给疯子,帮着疯子打劫她,这不是偏心,这是丧尽天良的本性!  云凤没有搭理云山,默默无言,云燕没有给杨秋棠辩解,难道真是杨秋棠的主使。  杨秋棠为什么指使云燕?难道她认为把人~毒~死~就万事大吉了?  自己死在她家,她想毁尸灭迹吗?就能捂的那么严实吗?不能透出一点儿风声?  她来云家,可是云山找了多少次才来的,还不是一个人知道她来这里,她就不明白吗?  杀人偿命她不懂吗?还是认为她有养恩就应该杀死她?  她不会不明白利弊关系?害她这样的人她就没有一点儿犯怵?  难道因为恨她,报复?要杀死她?她一条老命换她的死很值得吗?  那她为什么步自己下~毒?偏偏的扯上一个云燕儿?  云凤想这样是不符合逻辑!  如果是云萍指使的云燕儿,云燕儿怎么就不推脱罪责?把云萍招出来?  大门被推开,警车进来,一路没有警笛呼啸,是云凤不要他们声张的。  云燕儿一看到警察,立即瘫坐下去……  “我说!我……说!……”  云燕儿的脸色失去了血色,惨白如纸,哆哆嗦嗦说了全部的过程。  真让云凤猜着了,就是云萍指使的,给了云燕儿三百块钱,云燕儿财迷,怕说出来云萍把钱要回去,,云燕儿舍不出这个钱,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本性,就是不想失去这三百块钱。  咬牙不承认,认为云凤怎么不了她。  一见警察,她就尿~裤子了,刚才还硬挺,不管谁怎么样,她的钱是不能掏的。  啥都说了,云燕儿的精神像个皮球泄了气,跆歪成了一滩泥。  云世远对这个瘫在地的女儿狠狠的猛踹,杨秋棠还有心情护着云燕儿:“你打死她了!”杨秋棠心疼死了,她没有觉悟云燕儿为了三百块钱,都没有给她辩白一句的事实了。  云燕儿被拷了手铐,杨秋棠抱着云燕儿大哭:“云凤,你不能这样对待云燕儿,云燕儿可没有得罪你!”  这是什么浑话,好像别人人陷害她女儿似的,真是个不讲理的女人,要不就那样使唤她不怕把她累死不解恨!  无理搅八分都让这家人占尽了。  杨秋棠的手被警察拉开,拽到一边。  云世远狠狠地踹杨秋棠几脚:让她揭他的短?不报复她才怪!  云世远的几脚都够狠,杨秋棠哏儿一声背了气:“这个混~蛋~娘~们儿!教不出好货来!”云世远还念念有词,他也不敢管云燕了,云凤在炕上坐着,警车就可以来伺候她。云世远才明白事情不但严重,只有化验是有~毒~的,云燕儿就不会得好!  杨秋棠好像装的晕厥一样,瞬间就缓过来。  云燕儿被带走,杨秋棠也没有了跋扈的姿态,给云凤下跪了:“云凤你看在我拉扯你一场的份儿上,就饶了云燕儿吧!算我求你!”  “云燕儿干出了这样的事情,不是我绕不绕的问题,她是触犯了律法,我可是救不出来!你就死心等着去探监吧!”这样害人的东西,要是让她得逞,以后还不定干出什么祸害人的事?  不让她惊心动魄,不让她狠狠地受教训!她的本性不会受谴责。  这么护着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怎么就不想想她干的是什么事,给她下~毒她就没有恨意?  一家子的自私自利,没有一个好东西,云燕儿受教育,也是教育这一家人。  到了现在再说什么有用吗?如果云燕儿早就说出来是云萍的指使,自己可能为云燕儿开脱。  为了三百块钱就不想想那个要是~毒~药,把人药死呢,她就不知道自己和云世济一家的关系吗?这就是不管别人死活的狠~毒~人,为了三百块钱就不怕连累自己的亲妈,这是个多不是东西的东西!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