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47章 不承认

第247章 不承认


  柳城禄没有吱声,脸色极其的难看,依仗是新社会,要是在旧社会,被亲娘这样逼迫,就是让他死他也得死。

  他担不了忤逆的罪名,一个弑母的罪名就会落到他头上。

  这是新社会,他就可以迟疑一下儿。

  答应她柳城禄心里憋屈,不答应她当众这样逼迫他,就是他不怕逼死亲生母亲。

  柳城禄几乎要崩溃……

  突然的进来一个苗条的身影,手拉着一个中年妇女。

  老太太看到了这个就是云凤,可她拉着的那个人怎么那样像江雪莹,跟江雪莹岁数差不多?

  “老太太,我觉得你这样的身份应该很检点的,你是~共~产~主义的奋斗者吧?你是为天下人造福的理想人物吗?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没有了正义,没有了是非观,没有了引以为豪的信仰,成了~匪~徒的保护伞!和劫~匪~同流~合~污!老脸都不要了!”

  云凤怎么会给这样残害他们一家的人留客气:“老太太,你真的能自杀吗?想死,就不会在人前闹腾,找个没人的地方多好!”

  “你想逼我死?”老太太被云凤这样贬,心里愤怒极了,恨不得掐死云凤,铲除这个祸害。

  是他们母女占据了她儿子的心!

  “嘿嘿嘿,不是你说的要死嘛?真是人老成精,转眼就给我扣帽子,在场的谁是聋子,他们没有听到嘛!”云凤句句讽刺,给她留的什么脸,柳城禄顾及她是他的妈,可是死老太太看柳城禄是儿子了吗?

  “我打死你这个牙尖嘴利的~贱~人!”老太太彻底的失态了。

  “看看这是什么性质的人,张嘴闭嘴打死这个打死那个的,我的天,杀~人命~案都是你制造出来的吧?”云凤就是专门气死她,让她为老不尊,和色~鬼同谋祸害亲孙女,没有人性的东西,为了利益可以出卖~屁~股的东西。

  “你胡搅蛮缠!胡说八道!瞎咧咧什么!”老太太好像被人羞~辱~了一般急~色慌张。

  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气急败坏!

  云凤真的怀疑她是制造过人命案的重犯被人踹了软肋。

  “爸!妈!我们走!”云凤的呼唤叫傻了老太太。

  老太太还在狐疑,这个像江雪莹的、跟那个阔绰的江雪莹还是有区别的,穿得寒酸,是很像,也能区分出来,怎么这样像?

  她惊憾的噌的站起:“死丫头!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云凤揶揄的笑满脸的都是讽刺:“你不认识她是谁吗?她就是你千方百计破坏的你儿子的初恋情人,你对她做过什么你不会忘吧?你午夜梦回一定是夜夜有她吧,你夜里很怕鬼叫门吧?”云凤的脸逼向老太太的近前,眼睛喷火,狰狞了面目,狠厉的气息逼的老太太跌坐在椅子上。

  云凤继续的盯她:“想想你的亏心事吧,是不是该报应了!让你活了八十岁,真是老天爷瞎眼,可是看你以后还逍遥吗?罪孽的谴责会让你的老心烧得慌不?但愿你先别死,让你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惩罚!”

  老太太对云凤的话不敢反击,她怕云凤越说越深,把脸彻底给她撕下来。

  “云凤!她是你祖母,你怎么能这样对待祖母?”老爷子发话了,满脸的震惊云凤的态度,敢对他们不敬,真是野丫头无法无天。

  云凤嗤之以鼻:“你这样维护她,就是她做的事是你授权的?”

  “你祖母没有做什么,没有对不起你们,你不要胡说八道!”老头儿很愤怒。

  云凤说道:“你老这是不想要脸了,是不是想让我当着霍家人的面揭露你们的可耻行为?”

  “我们有什么可耻行为?你不要胡言乱语!”老头儿呵斥云凤,满脸的恨意,眼里的精光闪烁,狠厉一波一波的。

  “你这是不怕了,我可要说了。”云凤是在威胁他,不能当着霍家人说,这涉及江雪莹的名誉。

  “你们都先回去,以后给你们答复!”老头儿撵上了霍家人,万一云凤说出柳家不光彩的事,可不能让霍家人听到。

  霍家人一看柳家起了内讧,不要激起这家人的怒火,霍东成麻利的避开。

  “现在你说吧!”老头儿催促云凤,看看她有什么阴谋?

  老太太伸手抓老头儿的手:“不要听一个野丫头的胡言乱语,我们管不了他们的事,让他们对着霍家人的怒火吧!”

  老太太拉了老头儿走,老头倔强的说道:“我就看看这个野丫头能抓住我们什么把柄,我就不信我们柳家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走吧,跟一个野丫头能说出什么理去?”老太太又哭嚎了,拿出了绝招儿。

  老太太推不走老头儿,急的要挠人。

  云凤冷笑说道:“老太太,你面对现实吧,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承担责任才对,想逃避?我是不允许的,你逃不了!”

  云凤闪身出去,瞬间就大变出来活人两个,祁东风抓着一个高高的男人走了进来,云凤随后,老太太没有注重祁东风的出现,只看到了这个人,老太太的脑子腾的一声爆炸,身子萎软下去。

  面色苍白,冷汗顺脸淌下来,牙关紧咬嘴唇哆嗦,面色越来越青,接着面目扭曲。

  云凤一点儿都不可怜她,这样的人死一万遍也是活该,老头儿只注重云凤是否把了他们家的软肋,谁家没有猫腻,他这么大岁数的人可不想身败名裂。

  柳家的老头儿最注重脸面,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云凤早就了解了柳家老头的秉性,今天就是抓他的软肋为江雪莹报仇!

  祁东风一脚踹的那个人跪在地,云凤喝道:“你老实的说吧,让老爷子听听,不说实话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

  老太太一句话说不出来了瘫坐在地上。

  老头还是没有注意到她,盯着那个人,担心他说出不利于柳家的事情,担心他的儿子孙子背着他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还得他收拾善后!

  他都为儿孙操劳的疲惫了,遮掩的太多让他顾不及了。

  等那人说了一遍,柳城禄的震撼超越了极限,自己的母亲这样对他,对一个无辜的女子,还有人性吗?柳城禄羞愤的想掐死老太太。

  双拳攥得紧紧的,恨不得一拳打碎那个人的脑壳,柳城禄睚眦欲裂,眼里闪过了水雾。

  他可怜的雪莹是被这样逼走逃亡异国的!

  他枉为了一世人,不是个好丈夫,让自己心爱的人受此屈~辱,他要为江雪莹报仇!

  老头儿听了怔忡半天,随后就哈哈笑起来:“云凤,你真是不择手段,用亲母的耻~辱~陷害你的祖母,你得有多阴毒?”

  他断定云凤不敢把这样的事情宣之于外,跟他诉苦没有用,自己怎么会让他们称心如愿,对付自己的老妻。

  云凤一听老头儿也是个不要脸的,这一对老夫妻没有一个善茬儿,也许是他们合谋的坑害江雪莹,这个罪犯可是说不清楚。

  就冲他的态度,对这件事没有惊诧,没有意外,就不是他参与的,他也是知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