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50章 秋后算账

第250章 秋后算账


  江雪莹要是知道是个女孩儿,要是知道云世远这样牲口,她怎么也不能到云家来生孩子。  自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人家,给他们钱,生了女儿也不用这样担心,自己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弄的一分钱也没有。  她不放心的走了,在云世远的手里一分钱没有要出来,她还是回家找母亲要了够逃走的路费。  看了一趟柳城禄,跟柳城禄要了二百块钱,她就走上了逃亡之路。  一去三十年,她没有能力回来,等开放的时候,她已经失忆了。  回到了故乡,她拾回了记忆,就像一场噩梦。  云凤要为江雪莹报仇,金砖被那个假江雪莹夺走了,云世远还有那么多首饰和洋钱,云凤怎么会让t他享受!  这个贪财的看财奴,他始终没有缺过钱,那些东西他一定还保藏着。  云凤得讨出来,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  杨秋棠得了报应,就该云世远了。  云凤把云世远的罪恶都跟祁东风说了,祁东风干脆就想把云世远弄到空间杀了他。  对待~色~鬼的手段最残忍的不是让他死,让他办不到为所欲为的事,才是让他最痛苦的。  云凤提了她的建议。  祁东风也觉得好。  愤怒的复仇心理让他们的行动迅速,云凤和祁东风进了云世远的家。  云世远不明白云凤的来意,明白云凤不会救云燕儿,难道她有什么新的阴谋?  云世远嘿嘿嘿的一阵阴笑:“大闺女,你们来了!我去买肉!”  云世远说完就想走,还想让云凤救出云燕儿,云燕儿在牢里乱说,她担心云燕儿会咬他一口。  祁东风威严的声音喝住云世远:“你给我站住!”  “把你抢我母亲的金条首饰洋钱全部交出来。”云凤怒瞪云世远,恨得咬牙!  “什么金条?你妈要走了!”云世远说的理直气壮。  “那个不是我妈,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那个要是我妈,就那么轻易饶你?你的梦做得不错!”  云凤冷笑:“我还记得我父亲给了你两万块钱,统统的拿出来吧!”  “那是你父亲给我的,报答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云世远说的硬气。  云凤:“呸!”的一声:“我养了你们一大家子十几年,你养了我几年?咱们就好好地算算账!那是我父亲不知道你犯的罪,要是他知道真相,你能待在这里?”云凤的话让云世远画魂儿。  那个不是他亲妈?长得不是很像嘛!她知道什么?  他能忘了他自己做的事?江雪莹好好地回来,还那样年轻,没有找他报复,还给了他留下了首饰,好像江雪莹都忘了往事,他认为是江雪莹不敢提以往的事,他认为便宜就算白占了。  也许是一场梦,江雪莹没有提他占她便宜的事情,也许江雪莹是喜欢那样的他,欲擒故纵的装贞洁。  再次的见到江雪莹他没有敢放肆,江雪莹的身份变了,没有黑五类的负担压着她,她那么阔了,他也不配了。  云凤的话里有话。  就是暴露,他有铁嘴钢牙的本事,也会矢口否认,她能怎么样?  “我没有做过亏心事,你吓唬谁?官大怎么样,还能屈打成招不成?”云世远很狡猾,探着路子来。  “你一个抢劫罪,一个奸~污~罪,够不够你进监狱?”云凤这就是明挑了,他还能装糊涂?  云世远冷笑了:“我抢谁了,我~奸~污~你了?”云世远的胆子真是不小,还敢这样对待云凤,真是欺负人惯了。  祁东风一脚就踹在云世远的下~体,云世远嚎叫一声,撞在墙壁上。  “把你不该得的东西和钱全部交出来!不然就让你蹲到死!”云凤怒斥道。  云世远信柳城禄会让他蹲到死的,否则会让他迅速的无声无息死去,让他生不如死那是便宜了他。  可是他怎么舍得那些宝贝,两万块钱够他养老,这是摘他的心肝!  他就是不想给,挣扎着装尊严,装若无其事,装无辜:“你怎么说不出来我干了什么罪孽?”云世远还以为云凤他们在诈他,没有真凭实据,那个江雪莹怎么会纠缠过去的事,她现在有的是钱,也不在乎这些东西,云凤他们会知道真相吗?他就是不信!”  江雪莹突然就出现在他面前,云世远看这个江雪莹没有那个年轻,他奇怪死了:“你是谁?”云世远色厉内荏的叫唤一声。  “我是你抢了财物的江雪莹,我是被你~强~暴的江雪莹!你是怎么迫害我的,你不会忘吧?我可是没忘,天天想着报仇呢!”  江雪莹的出现,让云世远像见了鬼一样,她的眼神像被他蹂躏时的一样,她的愤怒就是那个江雪莹才有的。  那个不是真的吗?怎么有两个江雪莹?  云世远后退一步,撞到了墙上。  呲牙一哼:“我!我!不认识你!……”  “我想剜了你的眼!”江雪莹怒吼。  云世远下意识的躲,想藏到云凤身后。  祁东风一把採住他,狠狠地摔倒地上,祁东风踩了两脚:“你还想抵赖吗?”  “这件事说出去不会有人说我坏,是她送上门儿的,为了她的孩子,他要挟我干那个,她长得像妖精,哪个男人会不上钩儿?”云世远还在糟践江雪莹,满脸的都是~淫~邪。  江雪莹扑上前,对着云世远的脸就是一通挠,江雪莹的指甲很锋利,顿时云世远就成了花瓜。  云世远扭曲的脸,恨不得杀了江雪莹,可是在祁东风的怒目下,他没有敢还手,可是他还有威胁:“江雪莹,我看你还是忍了吧,柳城禄知道了会不再理你,哪个男人找绿帽子戴?谁也不想当王~八!你嚷嚷,你也是磕碜云凤,云凤有你这样的妈就是丢人现眼,我劝你老实待着,你们有身份的人家就得顾脸面,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为了利益真是不屈不挠,云世远不想屈服,不想掏出钱财,继续顽抗。  云凤真的气极了,给了云世远几脚。  云世远恨极了云凤,要不是因为这个野丫头,自己一家怎么会家破人亡?  云世远恨不得杀了云凤,大骂江雪莹,你这个不守信用的~贱~人!我遵守了诺言,没有~奸~了你的女儿,你还找我秋后算账,我真是后悔,没有把云凤玩儿死,从你走我就应该让她代替你让我快乐,我真是太善良了,怎么还信什么誓言,早知道你这样忘恩负义!我就该把云凤先~奸~后杀,不会让她活一天!  这个丧尽天良的疯子!原来他的心思这样龌龊,简直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  敢这样辱骂云凤,祁东风的脚就踩到他身上,云世远仰倒在地,祁东风照着云世远的狗卵拼了全力的踩下去。  云世远就是一阵嘶嚎,晕厥过去。  让他这样唆抠厌恶,这样下流,让他再也下流不了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