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54章 地主老财

第254章 地主老财


  “嘿呦!原来是云凤,我遇到了老朋友!”看看身边的男人,得意的一笑。

  沈虹这话是跟谁说的,云凤一转头。

  入目的是一个大胖子,正在淌着哈喇子死盯着她。

  云凤还没有搭理她呢,沈虹继续说:“云凤,你怎么一个人逛街?东风呢?一个人逛街还得自己拿东西,有司机给你开车没?你可得当心,可别再让人劫了,劫匪都是劫~色的。”听说有人劫持祁东风,祁东风是不是死了?

  她父亲是当官的,可是那家人比她父亲的官大得多。

  听说她被劫,怎么还活着?没有让人撕票吗?

  好似多亲多近,给祁东风连姓都省了。

  这意思是,祁东风没有陪云凤上街,云凤没有她的好命,陪在她身边的可是亿万富翁,祁东风一个小军官,没有几个钱,云凤还不得自己奔波挣钱,哪有她的享受命。

  随后她就介绍:“云凤!这是我爱人,你们认识一下儿。”

  那个胖男人被沈虹狠狠地瞪一眼,警告他不许放肆,胖子脖子一缩,就冲到云凤身前,伸手就要跟云凤握,云凤后退一步躲过去。

  沈虹这个人一向都是唆抠厌恶,不管是求人还是说闲话,都是得压人一头。

  让云凤无比的厌恶这个人,看看沈虹的大肚子,看看那个胖子,得有六十岁。

  满头的黑发是染的,一脸的赘肉,脑门几道横纹,老态龙钟。

  要不是胖一定是满脸的褶子。

  就这个样儿的,还有脸显摆?见了熟人儿有脸面的就得躲着走。难道这个人就认钱一样儿?只要给哈巴狗挂上一捆票子,她也就会搂着哈巴狗睡!

  云凤心里糟践着她,嘴上还是说了出来。

  “恭喜你,你是不是傍上了一个地主老财!恭喜你发财,终生之愿得尝。”让她讽刺,挖苦糟践人!不是现在云凤能忍的,怎么也得刺儿她几句。

  沈虹的脸腾的就红了,那个老财刺激了她,她只图快乐嘴,没想到云凤变得这样牙尖嘴利,说她男人老嘛?

  羞辱她不说,还羞辱了她男人,这口气她怎么能咽?

  说她的男人老,你男人不老,给你拉了几车票子?

  “人谁不认钱?!不认钱你开的哪家子饭馆?”沈虹是句句离不了钱,好像她是世界第一首富:“有钱能买鬼推磨,有钱就腰杆儿直!”沈虹得意洋洋的说道,鄙视云凤没有她的钱多。

  “是啊!看来你说的有道理,看看你的大肚子,想弯腰也不能,可是为了钱要是让人借腹生子,当了生育工具,以后就抱着钱回忆自己的孩子跟别人叫妈,心情不可能太错吧!”云凤直触沈虹的软肋:“要是能拿孩子换点钱,还不算冤枉,就怕被人算计的啥也得不着,鸡飞蛋打,连穷小子都没人要。”

  云凤的话像踩了猫尾巴,沈虹就想给云凤几个耳刮子,愤怒的伸长了胳臂,眼看就要打上去。

  被胖男人一把抓住手,胖男人有自己的算计,今天遇见的这个女人的素质比沈虹强一万倍,她说的都是真话。

  自己就是让沈虹给自己生出儿子来,这个狂妄的女人自己已经受够了,只要生出了儿子就踹了她。

  看对面的女人就带贵气,不像沈虹句句不离钱。

  云凤看沈虹的脾气还是越来越大,敢伸手打她,仗着有钱就这样疯狂?她竟然有这样的胆子?

  云凤怎么明白沈虹一直没有断了打听她的消息,知道了霍迁韧劫持她,她的父亲是官,还有比她父亲更大的官家恨上了她家。

  她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沈虹不看好云凤的前程,早晚让人家收拾了,所以沈虹并不怕她。

  正在等着看她的哈哈笑呢。

  云凤对这个人虽然了解点儿,可是也不知道她的本性。

  沈虹是个胆大妄为的品性,说白了就是愚蠢,愣头青!

  说实了就是心黑手辣,超级歘尖儿,目中无人,男人为了让她生孩子,给了她几万块钱,她就抖的满街晃,不知天高地厚了。

  站在京城这样的大城市,她算个什么东西?

  云凤不想搭理这样的人,志不同道不合,见面出了讥讽就是糟践人。

  云凤懒得跟一个大肚子的动手,想打她?她十个也不是对手,这个男人拉住了她,算她走运,不然她的脸就等着胖成了猪头吧!

  云凤大步往前走去,胖男人招呼一声:“您留个地址吧!我们到你的餐馆就餐,给你捧场!”

  云凤头也不回的讥笑一声:“不欢迎!”

  胖子就是一滞,随后急着喊:“给朋友捧场是应该的!”

  云凤再没有理他,胖地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他~色~色~的德行,沈虹不上当才怪?

  云凤呸了两口,管她呢,她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的货色。

  上当受罪是活该!

  就那个德行不倒霉才怪,她不倒霉谁倒霉,自作自受,等着哭吧。

  这么大岁数一个老灯台,一定是孩子老婆一大群,是不是没有儿子就借她的肚子?

  云凤到了餐馆,跟温秀丽说了沈虹跟了一个大老头子。

  温秀丽眼神闪烁,云凤看出来温秀丽是早就知道,可是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是沈虹和温秀丽还有联系。

  云凤也没有深说,几句就揭过去。

  展红英问:“云姐姐!她没有跟你抖漂儿吧。”

  展红英还是小时那样快言快语,当即就猜沈虹会得罪云凤,云凤不想说,她就忍不住问。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云凤说了这样一句话:“不说她了,扫兴!刘姐姐呢?”

  展红英神秘的看了一眼云凤,就拉云凤走,到了云凤的卧室,悄悄的说给了云凤。

  云凤好震撼:“红英!你哥哥抢了李琦锐的媳妇儿!”

  “云姐姐,你别开玩笑了,刘姐姐和李琦锐好像谈黄了,我看我哥对刘姐姐好像感兴趣,刘姐姐看我哥的眼神儿好像很温暖,我给我哥买了一双鞋,让刘姐姐替我送去,刘姐姐没有反对,我看有戏!”红英也是看哥哥大了,也为他着急,刘兰云却是很好,斯文聪明没有让人不顺眼的地方,既然刘兰云和李琦锐没有缘分,就看看她哥哥和刘兰云的缘分了。

  刘兰云是奔李琦锐来了,怎么到后来竟换了人?云凤很不明白。

  看来人的变化多大,到底是为了什么?

  云凤就是猜不出来。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