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58章 狠劲

第258章 狠劲


  前世她就明白朱利娅的狠可不是一般的狠,对儿子也下手,眼见这疯子把暖壶的开水往她身上浇,朱利娅不但无动于衷,还满脸的惬意,好像她怎么对不起她似的,对她好像对待八辈子杀父仇人。

  朱利娅这样狠的女人世界上天底下难寻,她被疯子烫的肉皮一摩挲就掉,朱利娅偏触碰她的伤,烫掉了半手的皮,还~逼~迫她做饭洗衣,一会儿也不让她闲着。

  祁荆山在家的时候她很会装,不让她见祁荆山。

  自己胆小,认为朱利娅这么可怕,祁荆山大局长更是吓死她,云世济威胁她:祁东海被你不正派气得精神不好,你要是不如他的意,就是他打死你也不会偿命,你就得对他顺顺从从的,不然你也是白死。

  自己开始就是信云世济的,等自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实在是受不了了,自己就想反抗。

  朱利娅怕疯子吃亏按着让疯子打她。

  朱利娅的威胁就是:“他打你不犯法,你虐待精神病人就是犯罪,你打坏他一点就得枪毙你!”朱利娅有说这样话的底气,他仗祁荆山的权利威胁她。

  在家里她没有和祁荆山说话的机会,不知道祁荆山是什么样的人。

  她忍了一天又一天,可是她也有一个狠劲儿,就是不给疯子生孩子。

  朱利娅总有不在家的时候,疯子就满街跑,她就去医院把身上四十天的孩子打掉。

  她明着不能跟朱利娅抗争,可是坚决的让她断子绝孙,一年她刮去三个,小产一个,那个罪受的,没有做过小月子,不能让疯子和朱利娅知道,要是让他们知道就会把她看管的更严,打掉孩子的机会就不会有了。

  三年她实在是受不了了,要死的人还怕什么?跑到祁荆山的单位把三年她怎么被受折磨的事一股脑都说出来,当着祁荆山的同事的面,没有给祁荆山留脸面,等着祁荆山的报复,怎么死不是死,豁出这条命了!

  可是没有等到祁荆山的报复,祁荆山强迫祁东海离婚。

  朱利娅说的是:要不是祁荆山为了脸面,她可得离得了婚,法律是不给精神病离婚的,她只有死在祁家。

  所以前世自己对祁荆山一点儿都不了解,认为就是朱利娅说的那样。

  前世祁东海死了,朱利娅何去何从她不知道。

  祁东风下面的话让云凤愤怒起来,朱利娅奔祁东风来了,说什么要住到云凤的饭店。

  想的美,住她的饭店?她算什么东西?

  想和祁荆山和好吗?想来破坏她的生活?

  朱利娅可是干得出来的。

  朱利娅这个人就配进监狱,到了那里她就能老实一会儿。

  她没了工作没了工资,是没有了生活出路,祁东风是她的儿子,应该养她老。

  她当然认为应该应份了,那么多年朱利娅和祁东海都没了工资,都是祁荆山供养他们母子生活。

  朱利娅多次想复婚,祁荆山就是不要她。

  朱利娅用疯儿子威胁,祁荆山就是让祁东海住精神病院,不让他出来害人。

  朱利娅劳改释放,就成天陪在精神病院这么多年,祁东海好好犯犯,一直就这样疯疯癫癫,想把祁东海给祁荆山,祁荆山可照顾不了他,就是让他住精神病院。

  朱利娅拿不住祁荆山,复婚的愿望没有达成。

  祁东海死了,她立即就窜上来,想进云凤的饭店享受,再磨叻祁荆山复婚。

  云凤一下子就看透朱利娅的心思。

  让她得好?是不可能的!可不想身边缠上一条毒蛇,朱利娅比毒蛇还可怕!

  下一步就看祁东风怎么说?

  祁东风的声音传来:“云凤,你不要答应她住饭店。”

  云凤的心暖意涌现出来,不是她喜欢祁东风不孝,是祁东风没有资格让她接受朱利娅,祁东风是个明白人,自己没有看差。

  朱利娅想在她这里得一分好处也是不要妄想!

  前世的事就是不算,就算是做了一场噩梦,这辈子她怂恿祁东海强~暴她,虽然没有得逞,可是她记了仇,管她什么祁东风的生母,自己可不要对她善良,那样自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放纵坏人,就是祸害好人,谁知她还能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怎么能会答应!”云凤说的坚决,不能给朱利娅留一点儿希望。

  祁东风说道:“现在,她没有工资,我就得养活她,我准备给她租一个房子让她住,一个月给她生活费,她现在能动,自己能自理,等她动不了了,就给她顾一个保姆,你看怎么样?”祁东风这是跟她商量,语气还是忐忑的。

  云凤笑了:“他是你妈,我是不承认她,你可是答应的我不见祁东海和她的面,只要不碍着我,你怎么安排就随便。”

  祁东风的语气有些松缓:“嗯!知道了!”

  “我大哥怎么就死了呢?”祁东风有些疑问的语气。

  他怀疑朱利娅了吗?

  云凤说道:“黄金路上没老少,他死了有什么新鲜的。”云凤心道:早就该死!他要是死到娘~胎,前辈子自己也就没有那么多苦难。

  祁东风很快为朱利娅安排好了,离着她的饭店很远,祁东风是个有心眼儿的,就是怕朱利娅找她捣乱。

  朱利娅那个滚刀肉,一点儿善心也没有,云凤可不想让她离得近。

  朱利娅一住下来,看看房子不称心,她有什么不称心的?

  祁东风是给她租的楼房,是跟别人合租的,一个卧室,厨房合用,哪里不好了。一个月五百块的房费,她还挑肥拣瘦。

  祁东风也不理她,一个月二百块钱的生活费,她自己就糟了祁东风七百块,祁东风的工资才五百块。

  还得祁荆山给她搭二百。

  朱利娅就是一个作死的,没事找事给人添乱,云凤不在饭店,她没有找到,就在饭店胡吃乱糟。

  一来点十几个菜,只要不给她,她就扬言是云凤的婆婆,云凤虐待婆婆,展红英只好息事宁人,就这样作了一个月,天天吃,她怎么能吃进去?就是天天来祸害。

  展红英只有告诉云凤,她没法儿管饭店了。

  云凤还是拖了一个月才理会朱利娅,她有的是钱就要看看朱利娅怎么作?让她使劲撑死吧,等着有她受罪的时候。

  云凤授计给展红英,展红英震撼:“那样行吗?”

  云凤仔细的一说,展红英大乐:“好!恶人就要恶人磨!”

  云凤要施展复仇大计。

  这就要展红英这样嫉恶如仇的才能实施的稳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