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59章 她也去报仇

第259章 她也去报仇


  展红英专门给朱利娅一个单间,就在她办公室的隔壁。

  朱利娅大喜,觉得云凤妥协了,只要自己住进来,展红英的大权就得易主给她,云凤想发财,没有她的允许,就不要做梦!

  云凤的钱都是她的,一个~贱~丫头有什么资格享受?

  云凤如果顺从祁东海,她的儿子早就会痊愈了,她儿子的命要云凤偿还,不算计死云凤她死不瞑目!

  她的目的就是抢云凤的饭店,三个都要抢过来,如果不让她得偿愿望!她就让她出人命案,枪毙了云凤。

  如果这个也办不到,她就自己为儿子报仇,毒~死云凤,这么多人你来他往,知道是谁下的~毒?自己六十多岁的人,也是快死的人了,如果暴露了也就是豁出一条命,为儿子报仇!

  云凤急着去给母亲报仇,没有闲工夫跟朱利娅扯淡,柳城禄听了云凤的怀疑,为了给女儿分忧,他的人立即下关东调查祁东海跳楼的案子。

  朱利娅今天吃的淋漓尽致,满嘴的流油,得意的一笑,云凤算个什么东西,敢跟她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朱利娅胜券在握,就她一个祁东风亲妈的地位,就能把云凤折腾死!

  “东风!你结婚这么多年,云凤的肚子没有一点儿动静,是不是她嫌你爸官职小,仗势欺人,养了别的男人,就是面首,她恨我,就不给你生孩子,祁家这不是断子绝孙了吗,你想过跟她离婚没有?”朱利娅在路上截住祁东风,她就是不让云凤好过,挑拨祁东风和云凤离心离德,她想嫁她的好儿子,也不让她称心如愿!

  只要祁东风对她起了疑,怀疑她红杏出墙,哪个男人不忌讳老婆给戴绿帽子?

  只要对云凤有了猜疑,才能让自己过得顺心,也是祁东风和云凤提出离婚,狠狠地打击云凤的自尊,她的心里就痛快。

  “你的如意算盘打的不是地方,你不会称心如愿的,我看你不如老实的待在自己的楼里,可以得有个善终。

  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个有数儿,继续作下去,我看你是想再进去享受了!”祁东风声音不高,却冷得像冰棍儿。

  朱利娅最不喜欢这个儿子,一点不随她的心愿,收点儿礼被他数落,他吃的是谁的喝的是谁的?

  丧尽天良的东西,敢抢他哥哥的女人,让她的儿子憋屈的死去,自己不讨他的命,就是便宜他!

  朱利娅恨恨地咬牙,你不是维护那个~贱~女人吗?就等着悲伤的为她哭吧。

  话说出去了怎么也要有效果,先给他种下疑心的种子。

  自己有说话的机会就行,慢慢来,有那个辜负祁东海真心的女人好受的。

  祁东海是怎么死的?只有朱利娅一个人明白,这是朱利娅得意的地方,谁也参不透她的玄机。

  祁东海不死,她就进不了云凤的饭店,只有先让祁东风接纳她,她才有机会凑到云凤身边,想整死云凤她有千条妙计。

  云凤把朱利娅的作死抛之脑后,继续自己的练~枪~大业。

  朱利娅的事还不至于让她挠头,朱利娅在鹤市办了多少违法的事,一调查就知道。

  云环的两个女儿进了云凤的饭店,被展红英安排到后厨择菜。

  展红英根据云凤的嘱咐留心两个姑娘的行为,还真是没有看出什么。

  展红英怕她们干出来对饭店不利的事情,她们是云世济的外甥女,就怕受了云世济的蛊惑,对饭店搞破坏活动。

  哪个饭店不招工,特别是这样的小姑娘,长得还很拿得出手的,最是受欢迎。

  偏偏的到这个饭店来,云凤和云世济一家整的这样拧,她们怎么就非得到这里来?

  展红英虽然是个直爽的性子,可她是嫉恶如仇的人。

  云世济一家对云姐姐那样,她们还有脸求到云姐姐身上来?

  没有猫腻才怪,展红英直爽,可是她的心眼儿一点儿也不少。

  云凤只是嘱咐两句,相信展红英也是精细的。

  展红英管着这样一个大饭店,手下也是培养了一帮亲信,亲信就是她的耳目。

  嘱咐好了几个人,盯着云环的两个女儿的行动。

  云山突然来到云凤的饭店找云凤,云凤不在,就跟展红英要云凤的电话。

  云凤嘱咐过展红英谁要她的电话就先告诉她,她同意了才能给,云凤就是不想让云世济一家,和云世济一家知道他的电话,他不想跟他们消磨时光。

  所以展红英没有把电话给云山,云山只有走了。

  随后展红英告诉云凤云山要电话的事,云凤说:“不要搭理那两家人。”

  展红英谨记云凤这个吩咐,云环云峥都要过云凤的电话,展红英就是不给。

  云山连续的跑了十几趟,还是没有找到云凤,云山就托展红英告诉云凤,他没有大事,就是想让云凤帮忙给她要房子。

  京城的房子现在已经很紧,让她要房子?她不能伺候他,就是想伺候,她也没有那个本事,柳城禄在省城管不了京城的事。

  还真是嘴张的老大!

  就冲云世远的行为,云凤就跟他们一家不管是任何人都彻底的断绝了。

  没有把云山的工作给他整掉,就是她善良!

  还想从她这里得好处,就是也是不知道云世远干的事,就冲云燕儿给她下~毒,云山还有有什么脸来求人?

  让他当兵,给他安排工作,就是柳城禄没有体会到她在云世远家受的苦,要是亲身感受,柳城禄也不会管云山的事。

  云山难道就忘了杨秋棠是怎么对待他的,还是怎么对待这个养女的,心里没有一点儿羞臊?也是个不要脸的,一家子没有一个要脸的!

  云凤扔下云山的事,她练枪已经一年,觉得自己的枪法是百发百中,就要去为母报仇。

  云凤跟祁东风摊牌:“东风,我要去杀那些迫害我母亲的匪徒!”云凤的面容冷峻,说的是铿锵有力,嘴唇抿成一条线,牙齿咬得紧紧的,眼现厉色,从没有过的狠绝!

  祁东风吓了一跳,这还是那个温柔娴静喜怒不形于色的云凤吗?好像换了一个人,就像在战场杀敌拼死英勇的战士!

  云凤这是恨极了那些匪徒,没有想到云凤练枪是为了这个?

  她要去冒这样的险,让祁东风满身的冰寒,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去跟那些亡命之徒拚命?

  那些人都是黑~势力操控的,在异国他乡云凤怎么能独立与那些人较量?

  “不行!要是复仇也得是我去!”祁东风不容置疑的阻止云凤:“我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

  “这个仇我是非得要报,你去可不能完成任务,比我去还危险,我有空间,你带不走,空间就是我的最好的保护伞。”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