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65章 是冒充的吗?

第265章 是冒充的吗?


  “你还挺小心眼儿的,我还能害了你怎么地?”男人不由的一震,这个女人不是很好糊弄的人,幸好今天不是劫持她,否则不定是谁吃亏。

  他攥她的腕子,她一挣,感觉她的力气不小,她到底是不是找人的?

  他不禁打了疑心……

  云凤眼神一肃:“你这样出尔反尔的人,真是让人不大信!”云凤讥讽的一笑,让人看了却是冰冷。

  男人不由的有些画魂:这个女人什么身份,怎么笑得像刀子戳人?

  他浑身有些冷,他自从接了父亲的职业,还没有失过手,哪个女人也没有这样滑头,怎么觉得这个人是个危险。

  胖子身后跟了一个女人,四十上下,看打扮像个保姆。

  胖子没有说话,女人一脸的笑颜,低言巧语的说道:“我们夫人请小姐进客厅说话儿,小姐请吧。”

  云凤跟在女人身后走进客厅:“小姐请坐。”女人出去,很快进来一个老者和一个妇人,老者七十多岁的样子,精神奕奕。

  女人大约五十岁,圆盘脸儿,眼睛大,皮肤白皙,个头不高,一脸的富态。

  看到了云凤,老者眼神就是一凝,露出惊讶的眼神。

  怎么这样眼熟?

  云凤站起身,估计老头儿就是江国臣了,女人是谁?是秘书?还是老婆?

  这样身份的老头儿肯定不是一个老婆。

  “老人家好。”云凤不管怎么鄙视这个无情无义的老头儿,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

  云凤看看那个男人还站在院子里。

  还没有走?想干什么?想要两千MJ吗?

  等赏钱吗?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老头的眼神在云凤的脸上驻足。

  女子那么眼熟,眼睛熟,脸盘儿熟,可是怎么这样黑?老头儿心里猜疑。

  云凤没有露出什么表情,淡淡的问道:“您是谁,原籍何处,您出来之前,家里都有什么人?”

  老头儿心里一怔:这个女子莫非是来蒙人的?

  “姑娘,你应该先报家门。”老头儿说道。

  “您说您是谁,如果不是我要找的人,我马上离开,如果我报的家门不对,您可以立即赶我出门!我要先确定您的身份!”云凤不能大意,那个帮她寻亲的男人就是那个劫~匪,这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可不想落到劫~匪手里,就是有保护伞,也有麻烦不小。

  这姑娘还很犟,老头儿微笑:“我祖籍HB丰县江家村,我兄弟四个,已经有两个去世,我出来前,家中只有妻子和一个女儿。”

  老头详细的说了妻女的名字和他家族都有什么人,这些江雪莹跟云凤也就介绍过,听她说的很对。

  云凤没有一点儿表情,江国臣认为他不是云凤要找的人,心里很失落。

  女人的紧张情绪也就释然,放松了下来。

  看样子这个女人就是老头儿的继妻。

  “您说的就是我要找的人。”云凤观察着女人的情绪,女人低了头,看不到她的表情是什么样,云凤看到老头儿看向了女人,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什么意思?云凤没有看透老头儿的心思。

  江国臣开言问:“姑娘,你和我有亲戚吗?”

  “是啊!可是我还要问一句,您来这里几十年,就没有想过家乡吗?已经忘了妻女吗?现在不是不可以回家乡,您怎么就没有一点儿音信?还以为您是战死沙场了!”云凤为江雪莹母女抱不平,对老头有反感情绪,身体这样结实,也不是没有钱,怎么就没有良心发现,要不是他的身份江雪莹母女怎么会是那样的下场?难道他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女人眼里闪过阴霾,忽闪一下儿的厉色,不由的怒气填膺:“你对我们老爷子不敬!你是什么身份?”

  云凤正在抓她的表情,这样说话就是刺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愧疚?

  江国臣挥挥手,女人明白江国臣是要她退下,女人面色带了愠怒,瞥云凤一眼,眯了眼睛退下去。

  江国臣面色有些激动突然的睁大眼睛:“你是雪莹?”

  云凤摇头:“不是,我是江雪莹的女儿!”

  “雪莹有女儿?雪莹二十岁就失踪了,她还没有成亲,哪来的女儿?”江国臣既是激动又震撼,惊讶的嘴长大。

  “江雪莹失踪您是怎么知道的?”云凤就奇怪。

  “我给家乡去了几封信,早已是物是人非,雪莹失踪,我老妻早死,我的家已经没有了人,所以我才没有回去。”江国臣面现痛苦,瞬间就急切的问:“你这个岁数怎么能是雪莹的女儿?”

  “您看我的眉眼儿像不像江雪莹,我这皮肤是染的,头发也是染的。”云凤轻轻的说道:“您不用泄露给他人,除了您之外。”

  江国臣惊讶的合不拢嘴,真是绝妙的画装。

  “为什么要乔装改扮?”江国臣不明白云凤乔装的意图。

  “我是来寻仇人的!”云凤看看外边的男人,在竖耳朵听。

  江国臣发现云凤对外边的男人有敌视:“谁是你的仇人?”

  云凤审视的看着江国臣,虽然他说给家乡去过信,可是他知道女儿失踪,就没有上心,她还是不满意的。

  云凤问:“您认不认江雪莹是女儿?”

  “我当然认了,可是我的女儿已经没有了下落。”江国臣的情绪还是低落了下来。

  “您的女儿被人害得生不如死的,您会不会替她报仇?”云凤盯着江国臣的脸看他的神色变化

  “我女儿被人害了?仇人是谁?”江国臣已经怒容满面,噌的站起来。

  云凤一看老头还有几分良心,不由的就松了一口气。

  二人继续谈下去,那个女人进来三次,假装端茶,家里有保姆,用她吗?

  看似温温柔柔,心机可是很大,江雪莹的家人找来,她有什么恐惧的?

  云凤略一思索,就找到了厉害关系。

  云凤了解了江国臣的心思,就把江雪莹的遭遇告诉了江国臣。江国臣愤怒的攥紧了拳头:“云凤,你放心回去带你妈来,我要为她报仇。”

  云凤可没有把自己在海滩干的事告诉老头儿,她还在试探老头儿的时期。就是以后她也不会说。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