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69章 偷包子的行为

第269章 偷包子的行为


  两个人被云霞数落一顿,只有怏怏的走了。

  云凤的包子继续卖起来,褚丽丽和褚微微姐妹对视一眼,二人找到展红英:“展姨,我们姐俩卖包子吧。”

  “不要套近乎!叫经理,卖包子的人也没有辞职,怎么会换你们,你们的工作就是择菜,哪有你们自己的选择,不想择菜就辞职好了!”展红英知道云世济一家是怎么对待云姐姐的,看着她们就不顺眼呢,云姐姐就不该答应她们来,跟她们客气什么。

  二人被展红英呵斥,她们愤怒的就想甩袖子走人,谁干破择菜的脏活计?

  可是想到云霞的嘱咐,她们不能走,只有忍下来。

  云凤在哪里做的包子,怎么做的,她们找不到来源。

  她们想卖包子就是为了吃包子尝味道儿。

  这样的小事就办不到,云凤这样提防她们,两个暴脾气的不强忍怎么会继续留下。

  听母亲说过,姥姥这么多年就惦记云凤的包子是怎么蒸出来的,那么好吃,让人天天惦记。

  她们学会了,岂不是一辈子的金饭碗。

  她们一定要学,就得忍辱负重。

  卖包子的有六个人,包子都是有数的,谁也不敢偷着吃,饭店的服务员不准吃包子,她们有规定的伙食,包子天天不够卖,谁也不敢吃一个。

  六个人卖包子,大家都是长眼睛的,谁要偷尝也会被别人发现,人都是有自尊的,饭店有她们的伙食,也都不花钱买包子吃。

  想往家里带包子的,都得通过刘兰云查看清楚交出买包子的钱。

  云凤的饭店被展红英和刘兰云管理的滴水不漏,谁想作弊也不容易。

  两个小丫头子都是嫩的。

  褚微微说道:“大姐,我趁她们忙乱,去拿两个包子。”

  早晚的卖包子都是在饭店前的空地摆滩,两人负责一个桶,一个收钱一个装包子。

  买包子的人太多,忙的寸秒不停。

  褚丽丽说:“你可得当心,别让她们发现,别说拿,饭店的职工都不能买包子吃。”

  “为什么不让职工吃包子?”褚微微问。

  “不到吃饭的时间耽误工作,经理可是不允许的,还能让你逛着玩儿?”褚丽丽再三的嘱咐褚微微。

  褚微微说道:“大姐,还是你去吧。”

  “我不能去,你比我小,被抓住我就给你说情,说你小,馋包子了,她们能说什么?”褚丽丽把妹妹当棋子,她虽然比褚微微才大一岁,可是她比褚微微聪明很多。

  她不能出那个坏头,只有让褚微微打头阵,她有一定的说服能力,保证妹妹听她的。

  褚微微钻到包子桶下边,趁卖包子的递给买主包子的机会伸手摸向包子桶,一把只能抓了两个包子。

  卖包子的忙的汗水满脸,递出一份包子,要去擦脸,一个小姑娘站在卖包子的另一边,赶紧换下卖包子的。

  小姑娘忙着卖包子,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卖包子的转身,被绊了一下跌下去,砸到了一个人。

  “哎呦!”一声尖叫,褚微微被卖包子的人砸在了身下。

  一声一声惊呼:“哎呦!”卖包子人的手摸到一把软软热热的粘腻溜滑,烫得她手生疼。

  什么玩意儿?卖包子的吓得手乱抖,看到自己满手的包子馅儿,身下的人手里还抓着一个碎包子。

  卖包子的怎么会不认识这个人,她激凌凌一个冷战,这个丫头竟然偷她的包子,一个包子就是一块钱,她只管卖包子,一个月才六百块钱,差点让她偷走两块钱,她家就指望她的钱生活,让她气愤已极。

  挤着买包子的人,把包子滩儿围得严实,谁也没有发现有偷包子的贼,二人的惊叫,让买包子的人吓了一跳,纷纷地后退一步。

  卖包子的气愤,抓住褚微微就往远处拖,不能让女儿耽误卖包子。

  她的女儿也是饭店的服务员,她汗出的太多,不能掉在包子桶里,她女儿及时的来换她擦一下儿汗,没想到脚底下有人。

  卖包子的女人伸出了粘满了包子馅儿的手,对着褚微微狠狠的打下去。

  褚微微被扇得尖叫:“你凭什么打人?”

  “凭什么?你敢偷包子,就要不怕挨揍!”

  “不是我偷的,是你掉下来的,我想给你接住,还被你一脚踩了,我不知有多冤!”褚微微就是不承认偷,也是承认一定会被解雇。

  那也丢人,自己才不会承认!

  “你的嘴真会饭钢嚼铁!你很无辜吗?去见经理!”卖包子的想到自己怎么跟一个不讲理的贼浪费时间,拉着褚微微去见展红英。

  刘兰云已经听到吵闹声,买包子的为了快快买到包子,看热闹的心很淡,包子滩儿拥挤起来。

  遮掩了卖包子的和褚微微的喊叫声。

  刘兰云才到大堂,就看到一个拉一个执拗:“怎么回事?”刘兰云是四方大脸儿严肃的面孔,表情的威慑力很足。

  褚微微吓得一哆嗦,没等卖包子的说话,她抢先哭诉起来:“她拿的包子撒了两个,我急忙去替她接着,她诬赖我偷包子,我没有干,被冤枉!”

  刘兰云眉目一挑:“你是择菜工,不干你的工作,去包子滩儿是为何?”刘兰云的质问,让褚微微无言回答,褚微微认为自己多聪明没有想到会被人问住,她想说去厕所,厕所在里边。

  她想说去帮忙,正在择菜的时间,谁叫你去帮忙了?卖包子是固定的人,不让任何人插手。

  她想说她要去逛街,恰好遇到她的包子掉下来。

  工作时间去逛街,谁给你的假?

  褚微微左想右想没有分辩的理由,急的通身大汗。

  刘兰云看褚微微的表情,闪闪烁烁,变颜变色,满脸的鬼气,不由得鄙夷起来,真是具备云世济一家的细胞,心怀没有一点儿正气,来到这里就是搞鬼来的。

  偷两个包子吃,她没有那么没出息吧?她想干什么,搞破坏?

  刘兰云对卖包子的说:“你去洗洗手,把你女儿替换下来,厨房正忙着。”

  刘兰云对上褚微微:“你随我到办公室来!”

  刘兰云的语气严肃,褚微微寒颤连连,自己把事情办砸,被撵出去,连累姐姐也会被云凤信不极,怎么办?怎么办?

  刘兰云虽然严肃,没有处理这件事,她让褚微微去择菜。

  褚微微好像遇到了大赦,得意的一笑,答应一声就奔了厨房。

  刘兰云瞥到了褚微微的神色,不由的想到云凤的慈善,云凤是把这家人惯坏了,干了这样的事还大胆的说人是诬陷,难道当场没有人看见,怎么说她也择不清自己。

  有什么得意的,还想和没事人一样?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