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74章 柳家女人被劫

第274章 柳家女人被劫


  霍迁韧的火几乎窜上了天,他们这样迅速的让他措手不及。

  已成定局的事,他改变不了!可是他阴谋阳谋一点儿不缺,他怕过谁?

  他家爹后继的老妖婆搅风搅雨,一向看他不顺眼,他对她恨之入骨。

  他破坏了自己的好事,抢走了江家这个财神,堵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是不共戴天的大仇!

  一定是老妖婆为了她儿子子的前程在谋财!

  一定要把这个老妖婆置于死地,柳城才也别想安然无恙!

  夺了他的女人,他就让柳城才还回来!

  霍迁韧~淫~邪的笑起来:“柳媚儿!”一个妖冶的~臊~货,虽然是个破的,可是玩玩儿也很有兴趣!

  霍迁韧报复人是速度是极快的,他想得到一个女人,还没有跟云凤那么费事的。

  祁东风从部队回家,正好天色黑下来,走到小巷里,听到前边的叫声,神情就是一震,偏僻的小巷,女人的叫声,意味着什么?

  没有经过的事祁东风也会明白,他的脚步加快了速度,随即就飞跑起来:“住手!”哪里来的狂徒,天还不是特别黑,两个男人正抓一个女人。

  “光天化日,竟敢拦路抢劫!”祁东风以为是抢钱包的呢,拦路劫财。

  一个匪徒冷笑起来:“还化日?看看太阳还有没有,想英雄救美嘛!看看你那个德行!”

  一个歹~徒冲祁东风打来,祁东风身子一侧,单脚一伸,歹~徒身体一歪,闷哼一声,单手触地,跟着仰倒。

  那个歹~徒抓住了女人,女人的嘴尖厉的叫着:“救命!……救命!……”

  歹~徒扛起了女人飞奔起来,祁东风给了这个歹~徒几脚,快速的去追那个扛走女人的歹徒。

  歹~徒扛着一个女人还跑的那么快,祁东风灵机一动,身形就躲闪起来,跟踪前边的人。

  那个歹~徒七拐八绕,走了有十几个胡同,绕得祁东风都发晕。

  可是有女人的呼救声,祁东风就有目标。

  终于靠近了一个院子,院子里有了动静。

  “快开门!”匪徒急切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祁东风也能听到。

  “成了吗?”里边的人问。

  “好着呢。”匪~徒应答。

  大门快速的开了,匪徒闪身进去,听到噗通一声:“累死了!”

  一声女人的痛呼。

  一个阴森森的男声响起来:“没有抓错吧?”

  “少爷,怎么会错呢,这个女人我跟踪了十几天,她就在那条道上转悠,忽隐忽现的两个男人好像是她一伙儿,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喝!柳家人就是阴谋诡计多!嘿嘿嘿!看看谁阴谋?真是老天有眼,白送的!”阴恻恻的男声让祁东风都打了一个冷颤。

  屋里的人一定不是好人,劫~持一个女子就不用问是什么事了。

  祁东风脑子一热,就想进去救人,稍一迟疑,不能进,夜入民宅要是被人倒打一耙,就是个麻烦。

  听到了男人嘴里的柳家,祁东风就更加慎重,柳家?莫非是那个柳家?

  专心坑云凤的柳家,劫持云凤的事是不是有他们的参与?

  柳家多次对云凤下手,祁东风早就已经深恶痛绝,可是,他是一个堂堂的军人,怎么能对劫~匪的行为无动于衷,不是为了柳家,是凭良心做出了选择。

  门牌号码找不到,这里是隐藏的贼窝吗?

  祁东风的思路不慢,看了左右邻居的的门牌号,就迅速的报了警。

  院里没有女人的喊叫,祁东风的心有点慌,恐怕女人被敲晕了,没有一点儿声息。

  这样的黑窝,祁东风是不可以进,被人栽了脏抖搂不清。

  担心这个女人被祸害,急中生智,找到了一块转头对着后窗砸了进去。

  就听到:“哗哗的碎玻璃掉落的声响。”

  “谁?”阴恻恻的男声惊呼。

  院子里立即有了动静。

  “嚓嚓!”的脚步各处搜寻。

  祁东风躲在黑暗处。

  “少爷!没有人。”

  “外边去看。”

  突然院门被敲响,那个人急忙出去开门。

  “你没事吧?”开门的问来人。

  “我就是疼,是不是有人跟踪你了?”来人问,语气焦急。

  “我甩掉了。”开门的人说道。

  “那就好!”来人的语气缓和下来。

  “可是后窗被人砸坏了?”开门的人说道:“估计是被人发现了,你说能不能有危险?”

  “你没有告诉少爷实情?”开门的问。

  “我以为那是甩掉了尾巴,还没有顾得跟少爷说呢。”

  “快一句不落的告诉少爷,办事这样粗心,你是被女人的容貌搅乱了心神吗?”

  “哪有,哪有,少爷的东西谁敢觊觎。”

  “你去外边查看一下儿,有没有什么动静。”

  那人前后的搜寻,还把大街转了一圈儿,没有发现什么人影儿:“没有危险,我们给少爷回话儿吧。”

  二人匆忙的进屋:“少爷,我们快快的转移,好像有危险来临。”他把经过说了一下儿。

  “我先把她干了,我们就走!”他不能拖着一个女人走,这是个累赘。

  祁东风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以为歹~徒被发现不敢动作了。

  警车鸣笛在大道停下来,几个民警冲进小巷来。

  院里的三个人听到了警笛就慌了,大门开了,三个人拼命的往安全的地方逃。

  祁东风已经离开了这里,云凤会担心他的安全。

  云凤问道:“东风,你怎么这样晚才回来?”

  祁东风就把路上遇到事情说给了云凤听:“那个被叫少爷的不知是谁?那个女的是柳家的,不知是哪个柳家?”

  “称呼少爷?是有钱的纨绔吧?”只有有钱人家的小子,才会被称呼少爷。

  云凤想了想:“那个姑娘没事吧!”

  “我不敢进院。谁知道院里有几个人?那个男人一看就是练家子,扛着个女人我就追不上,比我是厉害得多,我用砖头砸碎了窗户玻璃,我觉得那个姑娘没事。”

  “那个姑娘挺幸运的。”云凤为姑娘的运气喝了一声彩。

  “吃饭吧。”云凤拉了祁东风进了空间,热乎的包子摆上了一小筐,香菜蛋花汤一碗。

  “云凤,你不吃?妈呢?”

  “我们已经吃了。”

  祁东风吃饭,云凤就和江雪莹聊祁东风晚上遇到的事情,江雪莹听到柳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柳家的事她不关心,哪个柳家也和她没有关系。

  云凤天天给江雪莹讲外边的新鲜事,江雪莹一个人成天的不出空间,云凤觉得她寂寞,想逗她开心,每天说的事她很开心,可是今天她是满脸的木然。

  柳家这个字眼儿对江雪莹是致命的打击。

  屈辱灾难,都源自于柳家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