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85 制造烦恼

第285 制造烦恼


  看她呜呜呜地哭得那么伤心,云凤真是纳罕极了!她是重感情的人吗?

  展红英和刘兰云都给云凤打眼色摇头,云凤是受伤的人,正在住院还没有恢复好不能让云凤有烦恼。

  云凤明白是她们不让自己问,云凤欲言又止。

  温秀丽哭得伤心,越哭声音越大。

  祁东风皱起了眉头,这不是给人添烦恼嘛?云凤在病着,这个人真是不自觉,祁东风就想制止她,看云凤,征求她的意见。

  云凤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吱声。

  温秀丽没有得到云凤的回应,泪眼朦胧的瞥一眼祁东风,意思是想让祁东风帮她。

  她真是想差了,祁东风正烦她,会在这个时候让云凤操劳?云凤需要休息,可不是管闲事的时候。

  温秀丽就等着云凤问,她好求着云凤帮她。

  看云凤不言语了,展红英和刘兰云给云凤的暗示被心思缜密的温秀丽抓住了动作。

  她们都是一伙儿的,云凤不见得帮她,时机她不能错过,云凤去饭店的次数很少,从来不过问她的事情,给展红英和刘兰云张罗对象,可没有过主动帮她。

  十天八天的看不到云凤,云凤弄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走,根本没有时间和云凤交谈。

  云凤现在是闲的,自己就要抓机会,如果展宏图再抓住别人,还有她什么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不能优柔寡断的放弃,一定要把展宏图争取过来。

  云凤看着温秀丽哭,她也没猜她是为了什么,这个人心机深沉,会算计有谋略,生生的抢了展宏图。

  事情办得不道德,也不光彩。

  没有人劝温秀丽别哭,室内一片寂静,只有温秀丽的抽泣声。

  温秀丽突然停止了抽泣,抬脸对上云凤:“云凤,我委屈!”

  云凤心里腹诽:她这样能抢能夺的人还能委屈自己?

  温秀丽看云凤没有接话,只有自己争取,她就继续说:“云凤,我被展宏图抛弃了。”

  展宏图不是觉得她比刘兰云可心嘛,这么快就抛弃她?真是可笑。

  看你是抢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吧?

  她哭什么?她抢了展宏图,也没有见到刘兰云哭一回。

  “云凤,我已经成了展宏图的人,他得负责!他不能抛弃我!云凤,你劝劝他,他只有听你的话,我的命运就交给你了!”温秀丽又哭起来,悲悲切切,伤心至极,让人看着很可怜。

  云凤不回应她,祁东风不帮她,她委屈,自然就不能一个人担着,给病人添点刺心,她也感到舒服一点儿。

  软语求人,却含了让人说不出话来的荆棘。

  抢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后果,展宏图可以踹刘兰云,就不可以踹她?

  跟谁诉苦?自己找来的!你也不是小姑娘,三十多岁的人就没有一点儿定力,还是为了把握展宏图自愿献身的?

  被男的占了便宜,你是成年人,有理你也说不出去,也不是你,没有人为你负责,你就是告到法院,法院也是管不了。

  男女同居在这个时代已经出现了不少,也没有犯法这一条。

  真是那样她有苦也没处去诉。

  她说的不是真的吗?也许吧?孤男寡女的发生什么不稀奇,已经都是烈火干柴的年纪。

  这样的事谁能处理,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决。

  到底是真是假,云凤还是觉得不可能。

  温秀丽的话让云凤很不舒服,展宏图听她的?就是一派的胡言!展宏图要是听她的就不会踹了刘兰云。

  温秀丽满嘴的喷粪是什么目的?

  云凤有些着恼:“温秀丽!你们的事我管不着,展宏图是你自己抢的吧!也不是我介绍给你的,我也没有责任管这样的事,因为你抢了展宏图,展宏图被我撵出去了,我和他早就不共话了,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有因才有果,你也不是小孩子,下手的时候没有想过结局嘛!”

  云凤才不会伺候这样的人,展红英交了这样的朋友,坑害了她的哥哥。

  展宏图看着是个老实人,心里怎么这样阴暗,这就是朝三暮四的男人嘛?

  温秀丽是自找苦吃,怨天怨地那有什么用?

  她的年纪大了,可以找二婚的,二婚的也不见得就不好,去抢展宏图,破坏刘兰云和展宏图的婚事,还有脸当着刘兰云诉苦?

  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葩。

  她要是不搞这一出儿,遇到合适的自己就会帮她,以柳城禄的职位帮她寻一个合适的不难。

  偏偏她搞了这一出儿。

  温秀丽表演的很可怜,比老白花儿还会演戏:“云凤,你不帮我让我怎么办?我只有死路一条,我要不是有老妈得我抚养,就会一死算了,不会给谁添麻烦!”

  以死来要挟她,找错地方了吧?云凤看她就来气:“温秀丽,你想找展宏图报仇,还真是只有这一条路,你现在要是告他也不会有人管,你要是死了留下遗书,就是他逼死你的,可就有人追究展宏图的责任了。”

  温秀丽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凤,云凤有这么狠吗,为什么盼着她死?她得罪她什么了?

  温秀丽暗恨,可是不敢表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已经摩挲了脸面,为了让云凤帮她,搬出来**的丑剧,可是云凤不但不可怜她,还落井下石逼她死。

  自己就是想给祁东风添点儿扎刺,谁让他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只要云凤管了,就让祁东风觉得云凤和展宏图的关系不一般。

  借着这件事踩云凤一脚,她一个乡村丫头怎么能这样顺风顺水,她的爱情怎么能那样甜蜜?自己这个城市人温柔典雅的大姑娘怎么就遇不到祁东风这样的丈夫?

  她料定云凤是不能不管,只要她管,在祁东风的心里就种下嫉妒的种子,慢慢的就可以发芽,直到影响他们的感情,自己也就不感觉嫁给展宏图这样的窝囊废抛弃那么委屈了。

  因为展宏图要踹她,她就怪云凤不把展宏图的品质的底细告诉她,云凤还坑刘兰云这个朋友,把她给展宏图。

  她越想越觉得云凤心术不正,不坑她一下儿自己憋屈。

  求云凤帮忙得到展宏图,还顺便把云凤磕碜一把,让祁东风心里不舒服。

  才进门的祁荆山听到温秀丽的话眉头皱起来,厌恶的语气不加掩饰:“你谁呀?这里是病房你不懂吗?病人需要肃静,你哭哭啼啼的给病人添烦恼,你想要谁自己去,这里不欢迎你!”

  祁荆山每天只管送包子,和温秀丽没有什么接触对她不熟,说的话让人讨厌他就不会客气,直接撵她走。

  温秀丽委屈的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