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98章 不让进门

第298章 不让进门


  柳媚儿拉着母亲向前走,嘴角全是得意,老远的看到霍潜韧,急忙飞了一个媚眼儿。

  霍潜韧在云风的住宅附近在遛弯儿,这个畜生按耐不住了,柳媚儿偷偷地骂了一句:“恶魔!”

  离着不近,霍潜韧听不着,离着近她可没这个胆儿。

  霍潜韧看到柳媚儿那个妖冶的轻薄德行,不由得蔑视一眼,毕竟柳媚儿长得妖艳,男人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女人,就是拿她取乐儿。

  霍潜韧往柳媚儿母女跟前来:“柳伯母,柳妹妹,这是干什么去了?”

  他三天两晚的和柳媚儿鬼混,怎么不知道柳媚儿在干什么,她们母女没有进去云风的家门,他这是明知故问。

  “呵呵呵!”柳媚儿笑得山花灿烂:“霍大哥。”柳媚儿招呼打过。

  陈小梅看到霍潜韧就厌恶,谁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

  陈小梅不知道霍潜韧对柳媚儿干的事,还这样讨厌他,要是知道柳媚儿成了霍迁韧的禁脔,还不得恶心死。

  为了搭上霍家,就是陈小梅出谋划策用云风联姻,给云风这样一个纨绔恶魔,让那个玷污柳家门风的私生女陷入深渊,让那个江雪莹的财产落入她长房的手里,为自己的儿女买前程。

  这个纨绔对媚儿色眯眯的,他算个什么东西?

  陈小梅横了霍潜韧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得不搭理霍潜韧,自己的女儿要是联姻也得是那个霍迁盈,谁能选上这个死纨绔。

  陈小梅使劲儿捏了一下儿柳媚儿的手指,警示她快走,别让这个不要脸的老看。

  柳媚儿得了示意,可是她不能冷淡了霍迁韧,走的脚步加快了,可还是抛着媚眼儿。

  霍迁韧是个鬼精的人物,看出来陈小梅对他的防备,不由得意一笑,挑着眉毛,陈小梅能防备他?就是个二娘们儿。

  他是能防得住的人吗?任你十八般武艺,能挡住谁,也挡不住他!

  你那闺女,早就让俺玩腻了,不能让人忘的只有你那个侄女,还以为你那个破货女儿是宝吗?

  霍迁韧眼刀如梭,在陈小梅身上搜寻一个遍。

  这个女人最是阴谋,她算计了云风一圈儿,却没有达到目的,不是一个好帮手,就是他的弃子了。

  转眼之间几个人心思复杂,想着自己的利益,陈小梅还想用霍迁韧报复柳城禄,不为她的儿子前途着想,就让他的女儿落入霍迁韧的手里!

  想到此,陈小梅突然转了一个弯儿,霍迁韧什么都敢干,就让霍迁韧先奸后杀,把云风这个祸害处理掉,要没有云风,柳城禄也不会这样恨柳家,没有云风母女挑唆,柳城禄也不会退休这样早。

  柳家的前途都是云风母女破坏没了,现在还不让她们进门,以为别人离了她们不行,看看行不行,自己帮霍迁韧得到云风,让霍迁韧帮柳媚儿得到霍迁盈。

  陈小梅再次撒下一张铺天盖地阴谋的大网,有了霍迁盈,显什么柳城禄?

  用得着他吗?

  赶走了柳媚儿母女,云风对柳家更厌恶。

  还来纠缠?为的什么?自己骂了一句不要脸她们没有还嘴,柳家人何时这样隐忍过。

  自己还没有找他们报仇,他们还敢往前凑?柳城禄退休了他们还惦记,低三下四的赔礼,不是他们的家风,事出反常必为妖,他们还有什么高招儿?

  云风的电话响起来:“董事长,快餐的计划已经完成。”是卢雅郡的电话。

  “好好好,等一会儿我过去看看企划书。”云风给小安安喂了奶,收拾干净就奔了公司。

  快餐饮业的公司已经初具模型,招了一部分工作人员。

  云风开车出门,一晃眼的看到的是霍迁韧,云风马上警铃大作,他在这里绕什么?

  有祁荆山带过来的侦查员,是个退休的老人,耳不聋眼不花,干了几十年侦查工作,还是个极精明的人。

  是云风高薪聘请来的,她不会相信霍迁韧和柳家那些人会放过他们,那些人的本性她已经看透,绝对不会变了。

  侦查员是个很负责人的人,拿着云风给的照片,就盯上了柳家和霍迁韧,发现了柳媚儿和霍迁韧接触,他就跟踪。

  证明了霍迁韧在一个院子和柳媚儿告乱七八糟的。

  没有发现霍迁韧在她的住处转悠的事情,霍迁韧一定是才起意的。

  知道柳媚儿和霍迁韧勾搭,云风怎么会让柳媚儿进门,原本看柳城禄的面子放弃对柳家绑架祁东风的事情追究,柳城禄总不想让自己的父母哥们儿进监狱吧?

  柳城禄是个慈父,他也是心软的人,他就是心硬,也不能送柳家人进监狱。

  云风仔细想过,他让柳城禄退休,他就听她的,也是为了让柳家人难过,云风只有这样报复柳家人,以为柳家人就会熄了念头。

  没想到柳家继续和霍迁韧勾结,柳媚儿还把自己卖给了霍迁韧,为的是什么昭然若揭,她们今天登门就是来实施这个计划的吧?

  真够阴险的。

  云风开车去公司,卢雅郡已经等在办公室门前,云风打开办公室的门。

  “卢经理,进来吧。”卢雅郡真是真君子,礼节很周全,云风不说让他进门的话,他就不会进来,没有一次莽撞的行为。

  云风对这个人用着也放心,他的工作才能超强,人稳重文雅,表情平淡,只认真工作,不跟谁说用不着的,是个既有嘴又说话会前思后想的脾气。留学期间,云风就感到这个人不错,她以为他会到跨国公司去,或是到外企。

  她都没有敢想招聘他,没想到他自动来了,还这样专心致志的工作,没有一点儿焦躁。

  这个人才真是难得得很。

  云风看了他的企划书,很是满意:“就照这个执行吧。”

  卢雅郡很是意外,云风怎么就这样信任他?

  “董事长,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因为我也没有经验,做得不会没有缺陷吧,你提出来,我好修改。”

  “你做得不错,不需要修改,你就是经济的天才,我没有你的才干,我挑不出毛病。”云风说的是真话,她不想埋没这个人才,能人才需要鼓励。

  她可不会装相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非得把好好地企划乱改一通,显得自己是能人吗?自己那么能你用人家做什么?

  打击了人家,做糟了事情,那是损人不利己,云风可不会干那个傻事。

  卢雅郡眼里闪过晶莹的水雾,云风是他这辈子最钦慕的人。

  这个女子不是任何人能比的,要不祁东风以一个局长儿子还是一个军官身份就至死不渝的追求云风一个做小贩的乡村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