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01章她关心的事情

第301章她关心的事情


  “着急也不行。”展红英怎么就觉得刘雨林有心事也不会说出来的样子,他到底有什么心事?

  展红英怎么也猜不出来。

  展红英是个痛快的脾气,刘雨林的脾气蔫,应该是个好事,一个蔫,一个急,总比两个急脾气凑一起强,要是粘火就着的两个急脾气,容易打架是肯定的。

  这样一个柔一个刚,总不容易打起来。

  云风觉得他们的配合很好。

  可是展红英就跟这个肉脾气合不来,刘雨林的肉和展宏图有些像。

  言语少心思沉,展红英虽然觉得柳城禄给介绍的能理想,可是她就觉得他们俩有些合不来。

  刘雨林的家是山西农村的,他的家乡是山区,很穷。

  刘雨林的工资大部分添了家里,嫁妹妹,兄弟娶媳妇都跟他要钱。

  她的父母都是出身乡村人,会过了一辈子就供出这么一个大学生,上大学的时候他也是勤工俭学打工维持学业。

  他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工资也没有多高,家里要点,自己消费点,他几乎没有攒下钱。

  他也就混了一个工作在市政府当了一个小科长,要不是给柳城禄当了几年秘书,他也混不到这个职务,是柳城禄照顾了他。

  他手里没有一点儿积蓄是买不起房子,柳城禄给他说了展红英这个对象,倒帮他要了公房,柳城禄对他很照顾。

  给柳城禄当秘书的人应该说话爽快,就是因为他的脾气蔫,柳城禄才换了这个秘书。

  用他的时候是因为他的才气好,很会写文儿。

  脾气蔫社交能力不足,真的不适合当秘书。

  说到底就是办事能力不强。

  忠厚也有,文采也好,做个科员还差不多,大的前途不看好。

  展红英倒不是嫌他前途小,自己也就是个饭店经理,文化低,她还觉得配不上人家。

  可是就觉得脾气不投。

  最重要的是,展红英的家庭需要她养父母,展宏图没有结婚,自己挣钱自己拿着,一年也就是给家里二百块钱,其他的哥们在农村也就是帮帮父母种种地,没有给钱的。

  几个弟弟盖房子娶媳妇要了她上十万块钱,这样再供养父母,几个哥哥妹妹家还来刮父母的东西和钱,展红英也没有攒下多少钱。

  两个人的手里都没有钱,结婚买东西家具办喜事都没有钱,就这样拖了下来。

  刘雨林没钱,没脸张罗结婚,展红英知道刘雨林的家人尽刮他的油儿,她的钱自然不会往里搭。倒贴的事她不想干。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下来。

  云风自然是关心展红英:“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才推迟着不结婚?”

  展红英不想说因为钱的事,她主要跟刘雨林脾气不投,受不了他那个蔫吧心眼子。

  “到底有什么问题?”展红英都三十出头了,云风为她着急。

  “别的都不重要,他越来越阴沉,我心里有压力,看不透他是什么心思。”展红英觉得才开始的时候他还算爽快,后来越来越阴沉,她的脾气这样爽快,跟这样的人憋屈一辈子她也得憋屈死到他头里。

  云风见展红英愁苦的脸,心里也是纳闷儿,柳城禄给展红英介绍的时候说的刘雨林不是特别活跃的性格,但很随和,有才气,只是言语少点,工作能力就是一般般。

  展红英快三十的人,文化只有初中,对刘雨林还是高攀,展红英没有挑剔的理由,也是比较愿意的。

  可是他和展红英相处后,二年了刘雨林也不提出定亲,更别说张罗结婚,置办结婚的东西。

  展红英一直纳闷,最近,她给刘雨林打电话,刘雨林只是应付几句,总说忙。

  他有什么忙的?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小科员。

  展红英就觉得不对劲儿,以后她就不给他打电话,他也再没有来电话。

  云风说道:“把你们相处的情况跟我说说。”

  展红英就说了全部的经过,比她想的还仔细。

  云风终于听出来门道,她要把这件事跟柳城禄说。

  这样拖下去,会耽误了展红英。

  不能就这样等着,人心难测,父亲看着好的,只是那个阶段,刘雨林作为柳城禄的助理,为了取悦上级,当然只表现好的一面。处对象跟秘书和领导不是一码事,柳城禄觉得不错当然也不见得就不错。

  “红英,你不能再耽搁了,你不称心就推了他吧,不要看是我父亲的介绍人,谁也看不透别人的心底去,你不要有顾虑,我父亲那里我去说,人一辈子不能委屈自己,这是终身大事,一点儿也不能马虎,一点儿也不能将就。”

  云风就刘兰云和展红英两个真正的朋友,她就是要维护她们。

  也许是刘雨林嫌展红英文化低,为了取悦柳城禄才答应的这门婚事,他推迟着不订婚,这个人一看就是心思不一般的。

  “他问过你一个月多少工资没有?”云风问展红英。

  “问过。”展红英回答:云姐姐这是在想什么?

  “你问过他的工资吗?”云风问。

  “问过。”展红英回答。

  “他问过你给家里供多少钱吗?”云风问。

  “问过。”展红英答。

  “你问过他给家里多少钱吗?”云风问。

  “问过。”展红英答。

  展红英就说了他们谈过的话,不明白云风问这些为的什么?

  “他不提定亲,也不提结婚,是不是他手里没有一点儿钱?”云风问道。

  展红英不想跟云风说钱的问题,可是云风这样问出来,不容回避的目光,展红英不能不答。

  “他一年最多能攒五千块钱,他家里哥哥弟弟都没有媳妇,有了他的工资才有人给媳妇,盖房子定亲聘礼娶媳妇的钱都得他出,哥哥弟弟结婚俩了还有一个弟弟俩妹妹等着他娶媳妇聘妹妹,他的压力是很重。”展红英说道。

  “他有没有跟你要过钱?”云风问。

  “没有啊,他凭什么跟我要钱?”他要是那样不顾脸面连亲都没有定就跟她要钱?

  展红英会嗤之以鼻。

  “他只说家里这么困难那么困难,对着我就是一个苦瓜脸,我心里憋屈。”展红英想着就窝火,还没有定亲,就一个劲的说家里要他的钱,意思是什么?

  “他经常跟你说这个吗?”云风好像明白了一点儿他的心思。

  云风又了解了一下儿情况,说道:“把他的电话给我,我跟他谈一下儿。”

  云姐姐要给她拿章程,不禁不禁心里的憋屈消散了许多,云姐姐是个看得开有章程的人,云姐姐对自己实心实意,自己为什么早不跟云姐姐说这件事,展红英一下后悔,自己对这样不对心思的人留恋什么?

  不管他是嫌她文化低,还是嫌她没有一个正式工,她宁可独身一辈子,也不会让人嫌弃一辈子。

  云风打通了刘雨林的电话,刘雨林却说他正在忙,让云风等一会儿。

  云风听出来刘雨林对她的冷淡,这小子还很拿把的。

  好像是时过境迁,柳城禄退休了,刘雨林对她也冷淡下来。

  云风立即给柳城禄打电话,说了刘雨林慢待她的情况。

  让柳城禄打听刘雨林现在在单位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