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03章 心机太深

第303章 心机太深


  柳城禄把这些都跟云风说了,云风就告诉了展红英:“红英,为这样的人耽误了自己两年,真是不值得,没有什么惋惜的,我们重新来,大家帮你寻一个好的。”

  “云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我早就对他不感冒了。”

  云风还是担心展红英心里遗憾,多劝几句不多余:“看起来还是得知根知底,不了解这个人,处对象就是盲目的,谁知道他有这样复杂的关系,这个钻牛角的心情,这个人要是不能随了心愿,是不是会精神受刺激,分手就是最对了。”

  展红英说:“跟他分手我觉得轻松,我觉得他怎么就像我哥哥的脾气,云姐姐对我哥哥没有动心才是最明智的,人接触短了看不出谁啥样,可是云姐姐只见哥哥几次就能看到哥哥的心里,我可真是服气了。”

  云风说道:“好!只要你心里痛快就好,我们往前看!”

  “往前看!”展红英笑起来,麻烦了柳伯伯一回,我真的心里过意不去。

  “我们帮你是应该的,你不要认为是我父亲介绍的就忍着他不敢分手,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迁就。

  给你介绍对象,就是为了你好,你觉得不好只管提出来,难道你以为我们会恼吗?永远都不会!你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展红英双眼已经通红了:“云姐姐,你对我真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展红英听到了哥哥说的话,不由还是对云姐姐愧疚,自己那个时候以为云姐姐会看二伯的面子嫁给哥哥,是自己想错了。

  就是哥哥认为他有二伯的助力,他也配不上云姐姐,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祁东风说和云风定亲的事情,以为云风还是重视权利的。

  以后听到了云风的父亲是高官,自己还认为云风会跟祁东风黄。

  自己真是小人之心了。

  云姐姐的眼光为什么那样好,可真是不一般。

  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那样的眼光?

  二人又聊了半天,才作别分开,云风回家看小安安,柳城禄正抱着小安安逗着玩儿,江雪莹依偎在柳城禄身侧,享着天伦之乐,她乐得见牙不见眼,满脸的幸福,没有了一点儿忧愁。

  云风的心里很熨帖,这才是她亲妈应该享受到的。

  她总是苦尽甘来了。

  “爸妈!小安安!”小安安会对云风笑了。

  “啊,啊,啊,”小安安在跟云风打招呼,胖乎乎的小脸儿两个大酒窝,嘴巴全是肉,藕棒似的小胳膊,小手伸着对着云风呼喊。

  云风看看父母看看小安安,满心的都是蜜。

  “啊,啊,啊,”小安安想追云风,就是不会爬。急的呼着。

  云风笑得呵呵呵!拍着巴掌欢迎小安安,小安安懂了,是招呼她,笑得甜脆。

  云风看到江雪莹手里还拿着奶**,小安安这是才吃饱的,要不乐得这样。

  满屋氛围和情绪都是欢快的。

  “爸,那个刘雨林说了什么?”云风问。

  “他还挺会说的,说什么,舍不得展红英这样好的女孩儿,展红英只要愿意他是不会反悔的。”柳城禄想到这个小子说的话就心里郁闷,阴一套阳一套,还够鬼的。

  “伪君子!”云风骂一声:“爸,他怎么变这样了?”

  “这样的人还是很多的,我只看他很忠厚,他也就跟了我两年,对我他当然是毕恭毕敬的,大概是我介绍的,他才能接受展红英,我一退,他就是决定分手了,可是他找不到合心意的人,不会放弃展红英,这小子还够深沉的。”柳城禄摇摇头否决了这个人。

  “他搞了一个处长的女儿?”云风觉得这小子很会算账,展红英的二伯已经退休,展红英的两个堂哥都是处级的,也没有老丈人超近,会为他谋划,远了一层就差了大劲。

  堂舅子不会为堂妹夫尽心的,要想求人不能缺了贿赂,没有比老丈人不图利为女儿女婿尽心的。

  这小子是个心大的人,展红英跟他真的不合适,展红英会被他糊弄死。

  展红英没有对他投入感情,真是万幸,这样起码被伤害得小点,要不云风就会更愧疚。

  展红英那么纯善的姑娘,为什么婚姻这样坎坷,一个一个的都不行。

  “城禄,你退休了没人买你的账了,现任高官不是跟你不错嘛,你就把展红英的婚姻托付给他吧,帮帮展红英,展红英年龄大了,找个学历高的,婚姻年龄比较大的,越是学历低的结婚越早,展红英的婚姻让人发愁,城禄,你帮帮她,是我们耽误了她两年,给她弥补吧。”江雪莹语带哀求,看着柳城禄的表情。

  江雪莹一说话柳城禄就动容,雪莹就是好心肠,,他的妻女求他办事,他怎么能不答应?

  柳城禄微笑起来:“云风,你同意你妈的意见不?”

  “我妈心善,爸,你应该答应。”云风说完就笑嘻嘻的,父母都宠溺她,老爸这样问,老妈都不吃醋,一副开心的表情,笑得无比的真诚。

  “我看就在京城给展红英找一个,能把她的户口迁进京城的,怎么样?”柳城禄已经想到了一个人。

  “爸,你卖的什么关子,就明说,让我们高兴高兴。”云风急急的催。

  “就是霍家的小子。”柳城禄说道。

  “爸,你也学柳家人了,想拿展红英换利益?”云风明知道柳城禄不是那样的人,狡黠的想败坏柳家人一下儿,不让柳城禄忘了柳家人是什么货色。

  柳城禄笑起来:“你猜猜我说的是谁哦?”

  “霍家就那么几个小子,霍迁韧是绝对的不行,他家门第再高也是白扯。

  其余的几个小子都比展红英小,哪有合适的?”

  云风就奇怪了。

  “就是那个霍迁盈。”柳城禄说道。

  “就是那个敌特假江国臣的孙女定的那个?”云风问道。

  “就是。”柳城禄回答。

  “不行不行,她的媳妇不是死了吗?会不会有孩子?”云风对霍迁韧打听得仔细,对那个霍迁盈只是知道一二。

  “没有孩子。”那小子正好三十一,比展红英大一岁。”柳城禄觉得很适合展红英,霍家的二房霍迁盈的父亲本事大,霍家最出色的就是他。

  老三没有什么发展前途,老大就是霍迁韧的父亲,那个人不怎么地道。

  老三没本事,霍家的俩老的对这个没有本事的更心疼,战争年代,老三被扔在乡下,好容易才找回来,俩老人觉得对不起儿子,对他还是有点偏疼。

  那俩哥们也不嫉妒他,他虽然没有本事,在、那个家里也没有人排斥。霍家其实家风很正,就是动乱时期霍迁韧在外逃窜学坏了,有点儿随老大,心术不正。

  老大会算计,可没有霍迁韧那样好色,霍迁韧虽然有个工作,就是不务正业。

  老大是个有正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