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17章 谢媒礼

第317章 谢媒礼


  江雪莹赶紧迎出来:“嫂子来了!”江雪莹高兴,林冬英和她脾气相投,她可是缺少朋友,就惦记有个说得来的。

  看到霍迁盈大包小包的带了礼物来,江雪莹不禁惶惶然:“嫂子,你这样客气,让我们赧然。”

  云风说:“二伯母,您这样干我们可不敢让您来了?”

  “认亲的时候那么多人不方便,今天是你爷爷让我们来的,老人家给孙女的见面礼还没有给完呢。”

  林冬英拿出来一张支票对云风说道:“给你,这是你爷爷的见面礼,有小安安的你的和你父母的,钱不多,就是表示一下儿心意,云风你可不要拒绝爷爷的关怀,老爷子就是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样的衣服,就是让你们用来买衣服的。”

  “二伯母,这样大的数额我们怎么能收?”云风怎么能不推辞。

  林冬英说道:“买不了几件衣服,你不收,老爷子心里不痛快,体谅他的心情吧。”

  说到了这样,云风没有推辞的理由了,看看父母的意思,柳城禄推辞了两遍,还是推辞不了。

  林冬英笑说:“十万块能有一条命值钱嘛!”林冬英心道,云风送老爷子的烟壶可比这个数目大得多。

  她这话柳城禄懂,老爷子一直记住了他给他送的那些粮食,确实因为那些粮食老爷子才没有饿死。

  老爷子一直保持感激心情,这个柳城禄是亲身体验出来的。

  大包小包的东西,是霍迁盈的谢媒礼,这几天他天天起早跑步锻炼,坐着写书运动不了,早餐前跑步锻炼一下可活血化瘀。

  长期那么坐着会把身体做残,跑步到云风的饭店,直接把包子取回来,云风告诉了展红英不要钱,霍迁盈说什么也得给。

  展红英推辞不了,就和云风商量了,云风让她留一半的价钱。

  霍迁盈推辞不了盛情,已经按着云风说的给了。

  几天的相处霍迁盈对这个未来的媳妇好感噌噌的长。

  他感觉他们好像是一见钟情那样的感觉,为什么感情发展的这样快?

  他明白了就是一见钟情,他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姑娘,以前他对亡妻没有这样的感觉,相见恨晚,如果他们早见六年,这六年他得有多幸福!

  江雪莹不是健谈的人,可是她很会亲近人:“二嫂,你真是见外了,我们之间可不用谢。”

  “谢媒是应该的,多亲近该谢还是得谢,这是老规矩,弟妹,你们不要推辞。”林冬英感激还来不及,给儿子说一个顺心的媳妇,一家人都看着好的可不是容易的事。

  “雪莹你对我们一家的好我们怎么能不承情,你把那么好的一个大姑娘给我们迁盈介绍来,这是对我们迁盈多好。”不谢你们我睡不着觉。”

  “嫂子,看你说的。”江雪莹笑了起来。

  就坐在屋里说话,江雪莹说道:“嫂子和侄子晚上在这里吃饭吧?”她是真诚的留人。

  霍迁盈母子谢绝了,霍迁盈说:“我是真的想在四叔家吃饭的,只是我惦记写书,要是吃饭走,我就得夜里熬,还是回去忙呢,谢四婶儿的盛情,以后抓了机会我们再来。”

  云风前世看过网文,那些写手都是很忙的,现在虽然霍迁盈不是写网文,作家都是身子稳的,写书的人很费脑子,养成了安安稳稳坐家的习惯,应酬什么的他们不喜欢,没有办法的时候才得应对。

  林冬英和江雪莹啦了一阵子,霍迁盈就和柳城禄、祁东风聊天,有半个钟头母子就告辞。

  霍迁盈忙,江雪莹也不能深留。

  他们走了,云风收拾霍迁盈的谢媒礼。

  真舍得啊!霍迁盈对这个媳妇可是真上心,谢媒礼给的这样重。

  给云风和江雪莹买的衣服都是三千多块的。

  小安安的衣服就是三套,都很贵,给柳城禄和祁东风的是布料,这里没有的布料,是进口货。

  云风直摇头,看来自己这么挣钱还赶不上霍家的皮毛,他们也是太真诚了。

  听霍迁盈的话音儿,霍迁盈不但写小说,还经营了企业。

  霍迁盈这么聪明,搞企业也会赚钱。

  霍迁盈是个发家的,霍迁韧就是一个败家的。

  这俩人这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距。

  再说那个霍迁韧又骗了一个小姑娘。那天在路上云风在车里看到了小姑娘长得有些像她,还真有相像的人。

  霍迁韧就是追求云风这个模样的人,那天霍家认亲,没有找到霍迁韧。霍迁韧几天后才知道,不由得就火大。还是唐国娟找到的他。

  霍迁韧因为劫持云风蹲了一年,突然出现了老爷子认亲的事情,唐国娟有些接受不了,她排斥老爷子接近外人,恐怕老爷子的财产外流。就想巧使霍迁韧给云风添堵,当时她没有找着,过后还是用了不少人找的。

  霍迁韧现在得了一个和云风很像的姑娘,而且还比云风小一半儿。

  霍迁韧像水池子干了才放满水的鱼,正在撒欢享受,对这个后妈他也没有什么感情,也不待见她。

  老爷子跟柳城禄有这样亲厚的关系,他可是始终不知道,老爷子让他蹲了一年他始终没有整明白,这才明白老爷子对柳城禄比亲孙子还亲。

  他心里虽然不平衡,可是他也不敢在老爷子面前放个~屁。

  他就是不愿意回那个家,一个个的条条框框管束他,他在那里没有家的感觉,还是个后妈爹不亲娘不爱的身份尴尬。

  他一直在追求亲情,可是后妈没有亲情,亲爹只跟老婆和情~人儿亲,从小到大自己没有得过关爱。

  他寻求亲情,就寻到情~人身上,不管怎么说,情~人儿总带着一个情。自己就没有碰见云风这么难整的,让他的计策把把落空,如今老爷子把柳城禄一家这是强压在自己头上,这是威胁。

  自己没那个胆儿跟老爷子对着来,自己现在找到一个称心如愿的,没有闲工夫搭理老爷子,自己退让,老爷子不找自己麻烦,自己就可劲儿的逍遥。

  他是有工作,可是他长期的歇病假,他哪有病。

  就是一天和女人累得没有多大精力和功夫上班,没有人不给他脸的不给他开诊断。

  把这个小姑娘~玩儿的差不多,可他不舍得这个模样的,跟她结婚成了一辈子的夫妻他还不认可,抛下他还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