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19章 打近步

第319章 打近步


  打他骂他的是他亲爹,唐国娟总是笑脸儿不说什么多余和教训排斥他的话,虽然就是没有亲近感,霍迁韧也没有怀疑她在背后使坏。

  后儿子没有喜欢后妈的,后妈不管不问就是好后妈。

  霍迁韧跟这个后妈从小就不住一起,大了读书住宿不大回来,不喜欢后妈就不理,唐国娟从来跟霍迁韧话少,除了对霍东成绕弯的表达霍迁韧没有自己的儿子好外,对霍家人从不谈论霍迁韧的是非。

  霍迁韧跟这个后妈也没有起过冲突。

  这样看,唐国娟是个很有心机的人。

  云风可不知道因为认了一个亲给霍迁盈介绍了对象就被唐国娟恨上了。

  唐国娟跟霍东成说的话就踩了云风一家几遍。

  唐国娟一定要把那个小姑娘赶走,让霍迁韧没有心灵的寄托再去给云风捣乱,甚至她想指使霍迁韧把展红英整走睡了,她才解恨。

  如果没有展红英这个人霍迁盈动心的,霍迁盈早晚还得将就她的侄女。

  唐国娟这样执着把侄女给霍迁盈,一个是对侄女好,最重要的是用侄女牵制二房。

  霍东成没有霍东林的职位,霍东成没有霍东林的本事,六十快到了霍东成就得退休。

  霍东林不同,霍东林有竞争最高权力的机会,长房需要霍东林的地位扶持。

  展红英抢了她侄女的对象,就是抢了长房的前程,那天她是极度的气愤,才说出来几句讽刺的话,火气下去她很后悔。

  她算计二房,可是不能得罪二房,即使林冬英没心没肺的,她也怕她记仇。

  她的儿子往上爬还得霍东林这个梯子。

  她马上警醒起来,破坏二房的事,就得霍迁韧当出头鸟,霍迁韧不是她生的,霍迁韧还是个不着调的,她这个后妈没法管,霍迁韧做出什么事也没有她的责任,林冬英恨不上她。

  霍迁韧惹事惹大了进去永远出不来或是枪毙才好,她的儿子准保继承人无疑,就是不能把霍迁韧装进去,让老爷子往死里讨厌他也称自己的心愿。

  唐国娟安排好一切。

  有两个姑娘不知道金凤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

  唐国娟对霍东成说,如果这个姑娘继续和霍迁韧混在一起,要是有人报了警,霍迁韧一定会被抓进局子,那可怎么办?霍迁韧自己不在乎,可是他们的儿子霍迁山可是要跟着丢人。

  唐国娟就一个劲儿的哭,哭得眼睛通红都肿了,终于让霍东成下了决心。

  霍迁韧骗的那个姑娘丢了。

  霍迁韧回家一看屋里没了人,姑娘的衣服没有留下,后窗户是开的,现场就像姑娘自己逃走了,拿走了衣服,墙根有凳子,跳墙跑了。

  霍迁韧就回家问霍东成:“爸,是不是你搞的,把人弄哪去了?”

  “你说什么?”霍东成装作不明白。

  “我的对象,你是不是不同意,嫌她出身低?把她吓跑了?你威胁她了没有?”霍迁韧找不到姑娘就往霍东成身上怀疑。

  “关我什么事!让你领姑娘来家里,我想让你们结婚,你把人弄跑了还来赖我,你是不是我儿子?你这么大岁数不结婚我不着急嘛!

  我怎么会管她的出身?你说的都是什么话,连自己的父亲也信不着,有你这样的儿子我真是操心?还屈赖我,你有没有做儿子的自觉?”

  霍东成满脸的关切,看不出什么心虚。

  霍迁韧不敢让这事被老爷子知道,匆忙的离开。

  第一步唐国娟满意,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她心虚恐怕说错一句被霍迁韧怀疑。

  唐国娟在走第二步棋,就是除掉展红英,可是他在霍迁盈相亲的时候忍不住说了酸话,担心霍迁盈母子对她产生怀疑。

  所以她要挽回形象,登门跟林冬英寒暄。

  送来她稀罕的东西缓和情绪。

  展红英没有时间到霍家来,成天在饭店忙。

  霍迁盈每天早晨晨练都去饭店取包子,和展红英天天见面。

  今天是礼拜天,云风就给展红英打电话:“红英,霍迁盈有没有邀请你去他家?”

  展红英还不好意思说,怕耽误工作影响饭店盈利,饭店盈利也有展红英一成的股份。

  云风看展红英尽心的为这个饭店,除了工资外给了她一成的股份。

  现在这个饭店只有她们俩的股份,别的饭店的经理只有工资加奖金。

  云风是对展红英的特别关系。

  展红英一年也收入不小。

  展红英本来就把云风的饭店当自己的经营,有了她的股份,就更不能疏松。

  所以,林冬英叫展红英去她家吃饭,展红英始终在推迟。

  展红英说有,云风觉得她是不舍得耽误工夫。

  “红英,今天你就去吧,就是不在他家吃饭,也该去看看。”云风就给展红英决定下来,展红英等霍迁盈来的时候就说了这事儿。

  霍迁盈就给母亲打电话,林冬英怕展红英一个人没有伴儿害羞,就一同叫上云风。

  云风不喜欢唐国娟那样的人,也不想和霍家走的勤,就推脱替展红英的工作,谢绝了林冬英的邀请。

  霍迁盈邀请对象登门,自己去了不就是当了电灯泡。

  林冬英这是喜欢她,可是她也不能这样登门。

  云风的推脱理由还是能说服人的。

  林冬英也是明白云风的意思,她喜欢云风就没有考虑的那么周全。

  林冬英说:“改天我邀请你们母女一起来说话儿。

  云风就答应了。

  云风坐在办公室里,副经理在大堂支配工作。

  展红英在自是要操心的,云风却不操心。

  温秀丽趁着早晨不怎么忙,就往云风身边凑,她可不易见到云风,她是真的着急了,展红英有了这样好的对象,她最后悔的事不该和展宏图扯拆了刘兰云惹云风气愤,把自己的管事给撤了,还让云风恨上了。

  如果不得罪云风,也求云风帮忙,找个就是赶不上展红英的,起码也得比展宏图强不少。

  就是把云风得罪了怎么办?怎么能消除云风的反感?怎么能讨到云风的欢心?

  她总也见不到云风,哪有机会表现?

  她看云风在办公室坐着,就想到了沏茶给云风送去,就能跟云风打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