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20章 受伤

第320章 受伤


  云风看到端茶的是她,能看不出她的心思?只可惜她和云风没有交情,只有心眼子没有工作能力,就是没有和展宏图那件事情,云风也不会重用她。

  是展红英和她好,认为她是好人,不是沈红那路的,温秀丽这个会算计的还不如沈红那样明枪明刀的,你倒知道她是什么货色,温秀丽这样装来装去的,下手就是狠的。

  本来展宏图和刘兰云处的挺好的,不知她说的什么?什么手段?拆的那么快!

  云风认为展宏图没有那么奸诈,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本来是个很要脸面的性格,怎么就做出了这样不要脸的事,二人还上了床,踹人的还是展宏图。

  真是奇怪了,温秀丽看似一个很温柔很体面,很传统思想的女人,对展宏图的一脚怎么就不像很在乎?

  三十多岁的姑娘失了真,难道不应该痛心的要死,把命拼给展宏图。

  怎么就这样罢了?云风就不明白这个人的脑子是浆糊还是喝了**汤?

  “云风,给你的茶。”温秀丽的话打断了云风的思路。

  云风抬头看她:“放下吧。”云风没有别的话。

  温秀丽嘴角轻轻的一勾,她第一步走对了,云风没有说别的,这就是把那件事淡了下来,慢慢来,自己的举止不会让云风讨厌,很快她就会改观。

  她不会承认自己勾展宏图,谁家的姑娘不矜持?男的才是上赶着的。

  和展宏图的事不怪她,这个云风会信的,展宏图追了云风多少年,云风还不明白吗?

  想到此,温秀丽咬咬牙,云风也不是经常在这里,今天的机会务必得抓住,她忍得时间太久了,一定要让云风明白:“云风,我和展宏图的事情,是展宏图追的我,你是明白的,展宏图看上的,他就不会放弃。”

  她不敢提展宏图追云风,这话也就说的很明白了。

  云风岂能听不出她的影射?不由得对她再加深了鄙视,扫了她一眼:“你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也不关我的事,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处,刘兰云都不在乎你抢,不值得追究你们是谁的责任,你说这些只是多余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温秀丽听了云风的话心血都要喷出来,她能听不出来云风是多么的排斥她?她也就白活三十多岁。

  温秀丽压缩了心血,忍下了羞辱,语气淡淡的:“云风,你忙吧,一会儿见。”她不会死心的,得罪的人哪有那么好就哄回来?

  这个人心机真深沉,云风说的话够不好听的,她还是能不放弃,这种人比沈红厉害得多。

  霍迁韧找不到那个小姑娘,几乎要发疯。

  他到处的钻,那个小姑娘不仅长得像云风,举止还是那样温温柔柔的,说话嗓音也像云风那样甜甜脆脆带了一点点的沙,听着悦耳让人陶醉。

  要是沈红那样的,他早就淘汰了,对这个他就是舍不得撒手。

  突然就失踪,让他没处儿去找,他想那个小姑娘就是云风的翻版。

  现在的云风他不敢动,他就想到老爷子是不是为了护着云风才认柳城禄这个干儿子?

  霍迁韧是个心眼极多诡诈的性子,自然他谁都怀疑,唐国娟就是利用霍迁韧这样的品行实现自己的计划。

  云风成了老爷子的干孙女,霍迁韧不大敢动,得不到云风,他会恨死的。

  唐国娟看展红英长得比云风还喜兴,不比云风差,霍迁韧喜欢漂亮的女人,只要让霍迁韧看到展红英,霍迁韧可是敢下手的。唐国娟的目的可不是云风,她针对的就是展红英,她就是要破坏霍迁盈的婚事,,主要有霍迁韧这个贪婪女色的狼,她就有利用的人。

  霍迁韧回了家好几次,就想问问是不是老爷子把小姑娘弄走了。

  可是他不敢问,老爷子跟前他都不敢去。

  告诉霍东成千万别把他回家的事告诉老爷子。

  唐国娟满脸笑的留了霍迁韧吃饭。

  霍迁韧不想在家吃饭,看到唐国娟的笑就刺眼,可是他心情不好,不知何去何从。

  唐国娟好心的劝霍迁韧几句:“迁韧,你不用想不开,你看迁盈对亡妻多好,可是现在找了一个漂亮的还不就是把以前的忘了,跟这个媳妇上心的不得了,一天一去,一天见不到都不行,也是媳妇确实太俊,比云风强远了,说话比云风好听,那个温柔,那个脸蛋儿真是天下没比的,那就是缘分,迁韧,你也会遇上最好的,只是缘分不到,不要急!”

  霍迁韧最好色,唐国娟见他听了精神就足了。

  霍迁盈那个书呆子不配那样天仙一样的人儿。

  霍迁韧的脑子快速的苏醒起来。

  唐国娟还没有让保姆摆饭,霍迁韧就跑了。

  唐国娟阴阴的一笑,霍迁韧这个狠茬儿,一定会让她满意的。

  云风在饭店待这一天,,温秀丽来了三次,都是给她送茶,可是云风一口也没有喝她的茶。

  自从云萍让云燕儿给她下药那一回,云风就不会喝信不过人的茶水和饮料。温秀丽这样奸狡的人弄的东西她可不会入口。

  她倒不是认为她敢做什么手脚,她弄的东西她就觉得恶心。

  温秀丽再也没有说什么,云风明白她装了一肚子的坏水儿。

  霍迁韧天天起早等在霍迁盈跑步的这条路上,观察他跑几条路线。

  霍迁盈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天天盯着他呢,他心情愉悦的跑着,往返的不嫌累,他可以不用天天跑带一次包子吃几天都行。

  可是他天天想见到展红英,不见到他就想的邪乎。

  他就是顺着大道跑,一出儿就是半个钟头。

  和展红英说会儿话,带了包子跑回去就是得俩钟头,他是起的早,回到家只有七点钟。

  今天他和展红英多呆了一会儿,他急着回去写书,就串了胡同跑。

  这个胡同很长,哪天他跟展红英说话时间长了,他就从这个胡同跑回去。

  今天他跑的不慢,听到后边的摩托声,声音不响,摩托准时名牌的,低价的摩托可不能这样噪音小。

  他回头看了一眼,往边上靠靠躲着摩托。

  就继续自己的前行。

  摩托到了切近,他也没有理会。

  猝不及防的,他突然就趴下了。

  随着腿剧烈的疼起来。

  撞他的摩托早就没了影儿。

  他起不来了,摩托轧过他的腿。

  霍迁盈住院了,腿被撞折了,小腿骨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