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24章 自以为是的歪理

第324章 自以为是的歪理


  云风最想的就是不能让江雪莹成天的围着锅台转,要是教会了她写小说,她的心情就会转移到小说上去,没有闲工夫想以前的事。

  江雪莹毕竟是个大学毕业的,对于写书很容易入门,如果她写出来受欢迎的小说,信心一定会涨起来。

  她现在虽然有这辈子这个可以打时间的工作,可是蒸包子也不能占据一个整天。

  闲暇的时候还是会沉浸在回忆的痛苦中,可以让她以写小说的形式,抒自己的情感。

  写出她的遭遇和复仇的方法,用重生这样的假设成为小说的女主,有了重来一世在事情没有生之前怎么痛快的打那些反派的脸,把反派踩在脚下报了前世的仇。

  让她活在这样一个重生的环境中,她一定会振作起来满怀信心的过一个晚年。

  因为霍迁盈写作已经有十来年了,云风还是决定认了这个师傅。

  云风继续和霍迁盈谈写作的事情,霍迁盈一说起写作也不知道疲倦。二人说了有半天。

  展红英给霍迁盈的衣服洗了,就听他们说写作的事,展红英也很感兴趣,喜滋滋的听着。

  云风他们说话,展宏图一句也插不进去嘴,嘴里都是苦的,看了展红英一眼,他这个妹妹就是没心没肺的,可找到一个好对象,放任他们一个劲儿的谈,也不怕霍迁盈被云风抢了,就是做个情~人儿也不是不可能,吃亏的永远是心眼好直性的。

  云风那样奸猾的女人怎么会吃亏?现在云风就是傍霍家的势力,霍家就是霍迁盈的父亲势力最大。

  展宏图越想越担心,云风这样的就是离婚了也比他妹妹的对象好找,要是两个让霍迁盈选择他怎么能不选云风?

  有云风让他选,他一定不会选自己的妹妹,展宏图想的很多。

  他觉得自己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像云风这样绝色的女子,到了六七十也是有人抢。

  自己也是相了很多人儿,绝色一个也没有能比过云风的,如果云风现在离婚带着孩子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要。

  云风可不知道有人想的这样复杂,和霍迁韧一样的想让她离婚的人就在跟前。

  云风听明白了霍迁盈说的写作技巧,时间也不早了,就告辞:“三哥,你好好养着吧。”又对展红英说:“红英,你就塌心照顾迁盈吧,饭店不用你惦记,有我呢?”

  霍迁盈试着要下地送云风,云风急忙拦住了他:“你可不要吓人了,这样乱动可不行,你想落残疾?”

  霍迁盈笑了:“我只是表示一下,下不去的。”

  云风笑着往外走,展红英送她,展宏图跟在后面。

  展红英笑道:“云姐姐,你的事情很忙,就不要操心这里了,我会天天给你打电话。”

  “我也不算忙,那头有刘姐姐和卢雅郡,不要我操心。”云风顿了顿:“迁盈你们处的怎么样?”

  展红英淡淡的一笑:“他这些天还没有说分手,他说了,只要他的腿残疾了,一定要分手了。”

  “他说的有点有道理,你毕竟是他残疾以前才处的,如果他残疾了,你能不能接受得了,明面上摆着的让人说嘴的毛病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后悔。

  迁盈是个厚道的人,他这是不忍心拖累你,就是残疾不重,也会对生活影响不小,他不落忍伤害心爱的人,你也得好好地考虑,对你们双方都有好处。”

  云风是从实际出,在这样的条件下云风就不能劝成了,双方都是她的朋友,以后他们要是出了矛盾会对她生出怨气,也不想让他们以后陷入痛苦的境地。

  云风做到仁至义尽,为了双方好,她只能把以后的困境都摆出来。

  别等以后后悔买不到后悔药,思想都有了准备,以后的打击可以承受,也算有准备。

  “云姐姐,你说的对,我会好好想,下定了一辈子不后悔的决心再表态。”展红英这些天也在想,没有那样即将分手的慌张。

  “这就对了。”云风说道:“红英,展大哥你们回去吧,我要走了。”云风说完步子就迈得大了,展红英一直把她送到楼下。

  展宏图站在楼上看着走出去的云风,心里这个失落。

  展红英转身看到展宏图痴痴的望着走到院子的云风,轻轻地叹了一声:“哥!你这是何苦,你辜负了刘兰云,你已经很对不起云姐姐了,你不要痴心妄想了,这辈子你们是没有一点儿缘分。

  就是云姐姐成了单身,再选也不会选你,因为她看透了你的人品。”

  展红英的最后一句话很伤害展宏图的自尊,展宏图有了恼意,正想提醒展红英的话,就多了许多杂质:“红英,怎么叫人品好坏,我的人品怎么样了?我是杀人放火?我是搞了男女关系?还是做贼抢劫了?

  你就这样看你哥哥?我哪里做错了?都是你办不了事,云风开始可是很喜欢我的,让你跟她说,你就是不张那个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张口追求,总得有人介绍吧,我从来都不想上赶着别人。

  后来云风对我冷淡,躲着我,也许是琢磨二伯有权利,我没有看中她。

  祁东风追她,她就了乐意了,那个时候她也不大,你总说她小小的,你要是及时的提出来,她也不见得不答应,就是我们下手晚了。”

  “那是下手的问题?李琦锐在火车上就追,他怎么也没有得手?到现在李琦锐还在惦记,有什么用?害人害己的事情还是少做。”

  “我认为云风不答应李琦锐,是李琦锐的父亲没有祁东风的父亲的官大。”展宏图始终是这样认为的。

  展红英听了展宏图的话,自己对这个哥哥还没有看透彻,云姐姐十几年前就把他看透了,他的脑子是迟钝单纯还是只有势力?装了一下子?想的云姐姐怎么这样低级。

  “要是贪图祁东风父亲官大,云姐姐怎么会提出让她父亲退休?为什么宁可放弃权利也不让柳家人掌控,为了灭柳家人的野心让她父亲放弃那么大的权利?

  为了权利云姐姐怎么没有听柳家人的嫁给霍迁韧?哥哥,你是没脑子,还是你脑子太邪性?你的脑子里重要的就是权利?就把人和你想的一样?”

  展红英听展宏图这个逻辑实在是抓狂,这是什么思想?难道云姐姐在十几年前就看出哥哥这个人不着调。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