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29章 被劫持

第329章 被劫持


  自己是为了摆威风气云风,摆瞧不起东西瞧不起人的姿态,才这样舍得浪费。

  想到被踹的那一天,不由浑身都是冷的。

  自己办错了最大的事,就是勾了展宏图,展宏图那个没有一点儿人心的祸害人的心思很歹毒,自己这样聪明的人还是让他坑了一顿。

  温秀丽最后悔的就是勾了展宏图,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和给刘兰云创造了如意婚姻的好机会。

  想想刘兰云可能会勾住卢雅郡,就让她愤恨,云风是故意安排卢雅郡和刘兰云在一起,就是让刘兰云勾卢雅郡,给刘兰云谋划好婚姻。

  想到这个,温秀丽咬碎钢牙,云风可没有为她谋划一次,自己白白给她效力一回。

  心里的不忿又涌上来,先跟霍迁韧混,管他以后怎么样,先享受几天再说。

  到了霍迁韧的门前,看着这个大楼崭新的,三居室装潢的阔绰,自己就是得到这样一个大楼也不错,几百万的房价自己也是买不起的,把房子卖了就是富婆。

  温秀丽的嘴角又翘了起来。

  霍迁韧不在家,温秀丽没有钥匙,就给霍迁韧打电话,霍迁韧问:“怎么样?”

  温秀丽可不能说真话,如果说她拿不下霍迁盈,担心霍迁韧一脚踹了她,跟他一回怎么也得谋点儿利益,先稳住他先谋利益,让他给自己找一个好工作,先把自己的金饭碗端到手。

  “霍迁盈不是傻子,一次就上钩儿吗?不能急,慌则出乱,一步步来怎么也能给他们挑黄。”温秀丽打着包票:“迁韧,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不在云风的饭店干了,那个活儿又脏又累,我也受不了她的白眼儿,你给我找个轻快的活儿,我在家待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霍迁韧心里烦躁,活儿他是能找到的,温秀丽没有文凭,怎么能找到轻快的活儿?

  “你等我吧,我给你找找,你先去逛逛街吧,我给你找活儿就不能早回去了。”不找活儿他也不会回来,陪着一个老太婆他没有兴趣。

  他正在娱乐场合逍遥呢,不是利用温秀丽破坏展红英的婚姻,自己才不会睡一个不喜欢的老太婆。

  为了抓住她的心,也是为了换换口味,才睡了她几回,还得了甜头黏糊他了,抛弃了饭店的活,指望他养活吗?想的怎么那样美?

  霍迁韧气得啐几口,抓个小姐都比她顺眼。

  温秀丽还以为自己是霍迁韧的香饽饽呢,不知道人家都嫌弃吐了。

  温秀丽没处儿去,拉了皮箱进了商场,坐到歇脚的凳子上一坐就是半天,中午买了点饭吃,继续坐着。

  一直坐到下午四点钟,打了几个电话,霍迁韧还不回来,她只有无聊的坐着。

  一直到晚上八点,霍迁韧还没有回来,等到半夜也没有等到霍迁韧,拉着个皮箱在街上溜达。

  霍迁韧不回来她更不敢回霍迁韧的家,在大街上还有点儿亮光,黑暗的地方她不敢待。

  晚春的后半夜,京城的天也有些冷,温秀丽缩着个脖子正走着。

  身后悄悄的走近一个男人,一下子掐住她的脖子,这个人像个鬼影子,温秀丽一点儿没有发觉。

  脖子被掐住,温秀丽几乎吓死,想喊救命,喊不出来,吓傻了。

  耳边响起男人的声音:“顺从的走,不然我就掐死你。”

  温秀丽不敢喊,男人的手只是虚掐,没有用力,就是让她拉着皮箱跟他走。

  温秀丽怕死,一点儿都不敢反抗,听话的跟男人走。

  走出了不远,就到了背静处。

  男人喝到:“把裤子脱了!”

  温秀丽还能不知道男人想干什么,她不敢不听话,扔了皮箱,解开了裤子。

  男人还掐着她脖子呢,松开一只手,去解自己的裤子。

  他的裤子落地,就压住温秀丽。

  温秀丽嫌弃这个男人有一股汗臭味儿有些恶心,可是她不敢不从,男人就顺利的办成了,好大一阵子才放了她。

  翻了她的皮箱,找到一千块钱,温秀丽的**和存折都在皮箱里,这个男人也都给没收了。

  温秀丽的身家都被劫掠,她是真的急了,她没了一分钱怎么办?

  “你要**和存折有什么用?”她要是报案,他能取走款吗?

  男人嘿嘿一笑:“我要放你走了吗?”

  温秀丽一下子傻眼了,她要被宰了吗:“你想杀我?”

  “听话就不杀你。”男人眼里凶光一闪。

  温秀丽感觉男人很危险,她怕死,只有顺从的跟她走。

  她只有跟着男人走,男人拿着她的**,没有**她在京城怎么存活?

  男人把她的嘴塞了臭袜子,到了人多的地方,她要是呼救可就坏事了。

  到了男人的家,也是住的大楼,装潢很好,两室一厅,温秀丽不禁眼馋。

  想问问男人房子是不是自己的?嘴里堵着破袜子不能说话,只有干馋着。

  进了屋男人就一顿威胁:“你要是敢动心眼子?敢喊一句,我有无声手枪,立刻就打穿你的心脏,你是要命还是要钱?”

  威胁完了,男人就把温秀丽绑起来,嘴里塞的再也不能塞了,看看她出气儿费劲,又给她拽出来点。

  男人睡了一觉,温秀丽想逃跑,可是男人把她绑的越动越紧,手脚都绑着,她是一点儿招儿也没有。

  男人睡了有俩钟头,起来解开她的脚腕子,手也放开了,拽出来她嘴里的东西。

  推倒了她,就开始享受一阵子。

  温秀丽求男人放了她:“你放了我吧,你要是想干这事儿,我可以应你的邀来让你随便。”温秀丽软语相求,主动亲了男人一阵。

  “你以为我是傻蛋,我们这样的还有以后吗?你能不去报案吗?想瓮中捉鳖吗?你够个歹毒的,我不杀了你就是我仁慈,你敢去报案,我有的是法子找到你杀了你。”男人又威胁了一阵。

  温秀丽就是想脱身,她怎么能去报案?让霍迁韧知道了他还怕霍迁韧不要她了。

  她只想要回存折,她在饭店管吃管住,一个月两千来块钱,买了些衣服,其余的钱都攒着,干了三年,攒了三万块钱,她知道这个男人想取她的存折。

  想好言好语的哄出来再说,报案的心思她还没起呢,敢抢劫的人哪有老实的,得罪深了怎么也会要她的命,她可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