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30章 选高的

第330章 选高的


  温秀丽慌忙说道:“不不不!我没有那样想,我想跟你做长久的夫妻,你能让我很快乐,我就认准了你。”

  温秀丽什么话还是都能说的出来,男人都觉得她说的是真的,想做夫妻?那有可能吗?

  他就是一个逃亡的杀人犯,弄了假的**到处流窜,没有固定的住址,搭搁一下有用的人,给他们办事,自己可以分钱。

  给别人办事的原因就是了解这个城市的情况,探查谁身上能弄到钱,人财两得的事他更乐意。

  温秀丽的存折有人可以给他取出来,他不用自己去银行冒险担惊。

  温秀丽聪明过人,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霍迁韧会把她算计进去,霍迁韧不知干了多少码这样的事,勾了女人知道了女人有多少钱。

  就会找到一个能把女人的钱抢到手的流窜犯他只要存折,负责保护这个流窜犯安全的离开。

  他可不是自己出头,他有一个网,他成天的不上班,就是不缺钱,他撒的网比较长,就是流窜犯被逮着,也不会追究他身上。

  温秀丽还不抵沈红,沈红身上没有钱,温秀丽干了好几年一下子就全白搭了。

  等那个男人取走了钱,**怎么会给她送回来,饿了温秀丽三天,那个男人才回来,给她解了绳子,把她扔到荒郊,人家就跑了。

  温秀丽饿的都没了魂儿,被过路的人救走,温秀丽不敢声张,怕那个坏人杀她,还怕霍迁韧知道了嫌弃她。

  还拿着霍迁韧当泰山那么大的依靠呢,那个男人更没有搜走她的手机。

  她还庆幸呢,跟救她的人说来投亲,在火车上被人偷光了钱,是饿晕了。

  那个男人的心眼儿还很好,把她带回家,给她吃了一碗面条,还让她在他家住了下来。

  男人住的是平房,媳妇一年前死了,只有一个女儿在高中读书,离着家远住宿。

  原来是一个光棍儿家,温秀丽不禁就鄙视起来,他觉得男人存了捡媳妇的心。

  实际男人才四十多岁,还没有到五十,比温秀丽大了十来岁。

  人家是京城的户口京城的工作,还在车站上班,是个好工作。

  男人能留温秀丽住下,当然是有点小心思,开始救她是没有存了这个心,等温秀丽吃饱喝足,养了两天,气色也红起来男人就动了心。

  知道温秀丽快四十的人还没有结过婚,心里就热起来,他觉得温秀丽一个不是京城户口的找他这样的那是交了一生的鼎盛大运,好运是从此开始的。

  就对温秀丽温存起来,给她做好吃的,温秀丽的汗毛都是空的,她很快就算计好掌控这个男人,这里以后就是她落难可以依靠的地方,这个男人心眼子也不多,工作好工资高,能在他这里捞一把钱。

  自己的钱被全部劫持,心里就没有底了,先弄一把,有了安身立命的钱,自己的心就不慌。

  男人留她住下她就欲擒故纵的答应下来,二人雅间睡了好几宿。

  已经把握了男人的心,,温秀丽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多跟几个男人,要怀孕了那就是霍迁韧的,他不结婚行吗?

  如果跟霍迁韧不能怀孕,自己就来找这个人,含糊于次的答应这个男人,就两头混。

  跟这个男人混了三天,温秀丽就借口亲戚和朋友知道她来,怕大家当心,就辞别这个男人去亲戚家。

  男人还是不小气,给她拿了一千块钱。

  男人供着一个高中生,自己还得生活,还得供女儿上大学,余钱都存起来,手里现在没有多少。

  男人觉得不少,温秀丽却嫌弃男人抠,睡了他好几天,就出一千块钱,不是抠是什么?

  温秀丽多深沉,不满意也不说什么,一次不能让他提高警惕,一点儿一点儿的来,勤来几回,不就得多了。

  温秀丽见到霍迁韧的时候,已经过了五天,霍迁韧说道:“好几天你去了哪里?怎么就没有你的消息?”

  霍迁韧掌控着温秀丽的行踪,装得什么都不知道,说温秀丽不跟他联系,他找了个遍,担心死了。

  温秀丽还感动了一下儿,随即就幽怨起来,都是霍迁韧说给她找工作,一宿不回来,她才流落在外,摊上了那样是事。

  可是她有怨不敢说出来让霍迁韧听到,她还指望和霍迁韧结婚呢。

  “迁韧,你给我找到工作没有?”温秀丽是当局者迷,权和利让她的头脑已经不会思考什么是是什么是非。

  期盼登高枝听到大脑装得都是云风怎么就冒出来一个华侨的妈,一个高官的爸?

  她就不能凭空冒出一个高官的丈夫,云风有了那个可能,她就没有可能吗?

  她就认为有可能,就是有可能,霍迁韧一个高干的孙子,只是一个小科长她怎么就不可能了?

  展红英能找一个高官的儿子,她就不能找一个高官的孙子?没有那么天理不公吧?

  她就总这样认为。

  开始她的愿望也不很高,只要找一个正式工好工作的年龄般配的就行,可是她没有达到愿望,因为她没有正式工。

  知道云风找到了那么阔的父母,她就心高了。

  就想攀上展宏图,认为展宏图的二伯会升到省里,所以他抢了刘兰云的位置,没想到展宏图不要她了。

  展宏图夺走了她的贞操,她可是恨极了展宏图,展红英找了好对象,她就是想争气,让展宏图后悔不要她这样的对象。

  有了权势她想报复展宏图兄妹,展红英的哥哥不要她,展红英的眼里没有她了,对她的鄙视让她羞恼,想报复死他们,展红英还没有结婚呢,霍迁韧就给她送了好机会。

  霍迁韧大干部的孙子要她,她的腰杆子立即挺起来,她不管霍迁韧是什么样的人,只要让她进门就是最大的福气。

  她不管什么好人歹人,看展宏图还像好人,不是更坏吗。

  衡量人好坏就得拿权利和财富衡量,展宏图那个穷光蛋不也很坏吗?

  温秀丽得不到霍迁韧的答复,心里猫抓似的,她起码先赚一个好工作,给人当二奶还能弄到很多钱。

  霍迁韧这么大的权势,就不能给她找个好工作吗。

  温秀丽迟迟得不到霍迁韧的回答,不由得心里就是一凉。

  二人正沉默着,突然的哗啦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