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33章 没安好心

第333章 没安好心


  保健医生一看霍迁韧躺倒地上,给他检查检查心脏,听了听诊,可是晕了这是脑袋的事:“首长,大公子心脏没事,脑子的问题,得上医院。”医生可是检查笔录脑袋的病。

  老爷子要训霍迁韧没有办到,霍迁韧被送去医院,正好和霍迁盈是一个医院,抢救了一阵,霍迁韧还是没有醒,医生就把他安置在病房。

  赶巧他就在霍迁盈的病房对门儿,也是单人间。

  霍迁韧的后妈唐国娟跟来。

  给他雇了一个小姑娘看护,这个病房就是唐国娟安排的。

  霍迁韧睡到半夜就醒了,他根本没有晕,就是借老爷子的拐棍逃脱老爷子的训斥。

  老爷子的拐棍是打在了他的侧头,削着了耳朵,耳朵是肿了,脑皮也肿了,只是拐棍擦头皮下来的,没有伤到脑髓,怎么能晕?

  医生没有检查出来他大脑要毛病,只有让回病房等他醒来。

  霍迁韧醒了也没有动,小姑娘趴在床边睡着了,旁边有一个床她也没有敢往上躺,怕霍迁韧醒来自己不能知道,重要的事情不能耽搁,睡着了就能误了这件事。

  霍迁韧在想事情,唐国娟说的话他是听到了,知道对面是霍迁盈的病房。

  这是老天爷给了他绝佳的机会,因祸得福,离着美人近,这个机会怎么也能把美人弄到手。

  展红英不会逃脱他的掌心的。

  唐国娟隔日过来看看霍迁韧,嘱咐他几句:“迁韧,过两天你好了,你就替红英照顾你弟弟几宿吧,不要马上就去上班,让你爸给你请假,你也表表兄弟之情,你二叔比你爸官大,你们都得你二叔照顾,好好地搞好关系。”

  霍迁韧对这个后妈始终没有看彻底,后妈怎么会想后儿子好?

  唐国娟对他一贯的表示关心,说的也都是为了他好的话。

  怎么就看着她有些假,怎么看也不是真心。

  霍迁韧当然不会听她的话。

  唐国娟对这个后儿子体会甚深,他是不会信她的话的,他比狐狸奸,比狼狠,可不是信你唬的人。

  他不信她的话就最好了,她就偏说让他学好,偏说为他好的话。

  还有似是而非的话也说让他愿意听的话,可是他就会反了想,绝不会让她得意。

  霍迁韧从小就被她教歪了。

  谁也扭不过来,她就想让自己的儿子担负起霍家的大任。

  唐国娟说的话都是好话,霍迁韧心里暗骂她没有好心。

  唐国娟说完就走了,霍迁韧让小看护的去买肉饼和小米粥,这个他也就知道霍迁盈喝展红英都喜欢吃这两样食物。

  小看护很快买来,霍迁韧亲自拎着进了霍迁盈的病房:“呵呵!”一笑:“迁盈,红英!我给你们买了肉饼和小米粥,早晨我们就将就一顿,中午我带你们下饭馆。”

  霍迁韧满脸的笑一会儿就盯了展红英好几眼。

  展红英知道来者不善,唐国娟过来就说霍迁韧住院在对门儿,展红英心里就不痛快,认为他是装病住进来,要不怎么怎么巧住对面?

  说是磕了脑袋,展红英才放了点心,就是担心霍迁韧贼心不死,搅和他们的事。

  云风告诉了展红英、温秀丽和霍迁韧在一起。

  温秀丽来勾霍迁盈一定是霍迁韧指使来的。

  展红英都想把霍迁韧踹出去,他真是疯了心了,让女人勾霍迁盈,就派了那么一个老太婆似的拿男人急疯了的温秀丽来,能不露馅儿吗?

  “我们已经吃过了,你拿回去自己留着吃吧!中午我们也不会跟你出去,我不想让腿再受伤。”霍迁盈的话说的是有意无意?让霍迁韧心里一抖。

  他莫非听到了什么风声?霍迁韧的脑子就忽悠了一下,眼前有些黑,霍东林那么大一个官儿,要是察觉了他儿子的腿是因为他才残疾的,怎么会放过他?

  他不想那么大官那样什么好心,他的权力大,有权心狠。

  别人想狠是没有那个权力。

  霍迁韧才有些后悔,可是已经晚了,只有叫人灭口了!

  霍迁韧咬咬牙,看了展红英一眼,看来温秀丽的作用是一点儿也没有,看霍迁盈对展红英的温柔,让他嫉妒的发狂!

  展红英怎么也这样年轻?哪里像三十多岁的,比二十的还年轻。

  他怎么会明白展红英为什么年轻?

  祁荆山在饭店住,天天带一份空间的水给展红英喝,云风让展红英天天吃一顿包子。

  展红英和云风的关系再好,云风也不能把神厨房的秘密告诉展红英,展红英就是再能保密,如果她要是得意的说出去,那可是要命的麻烦。

  祁荆山知道,也就是到了祁荆山这里,祁荆山天天往几个饭店送包子,这样的秘密也没有办法瞒祁荆山了。柳城禄和江雪莹是不可能把神厨房的事情说出去的,他们最亲的人就是云风。

  祁荆山只有祁东风这一个亲人了,也不会把这件事说给别人。

  云风想给祁荆山找一个老伴儿,祁荆山说什么也不要,云风也就拉倒了。

  也是有泄漏机密的顾忌。

  一个老太太成天在祁荆山身边,没有不能发现奥妙的可能。

  祁荆山大概也是顾虑这个吧,这是云风猜的。

  霍迁韧怎么会把食物拿走,展红英急着给她送过去,霍迁韧的心思来的太快,抓住了最佳时机,推据展红英,趁机抓住展红英的手,真想亲个够。

  他抓的死死的,展红英的手抽不出来,被霍迁韧抓着往霍迁盈的屋里推展红英,展红英羞愤至极,双手被控制,只有用脚踹了。

  展红英冷不防的对着霍迁韧大力的一脚,正踹在霍迁韧的大腿上,霍迁韧倒退了一部,撞到了病房墙壁上。

  “嘭!”的一家伙,撞的后背生疼,一屁~股坐到地上,手还紧抓展红英。

  展红英一下子就摔倒。

  霍迁韧看到了更好的时机,他是个练家子,身子灵活得很,一个鹞子翻身,就压在展红英身上,咬住展红英的嘴唇,伸着舌头就往里探。

  展红英的嘴瞬间被堵住,喊不出来,气得眼泪都下来了,呜呜呜的挣扎。

  一个护士出来,看到了,可是她没有吱声,她认识霍迁韧是谁家的人,她吓得又缩了回去。

  这里都是单间,看护的一般都是雇的护工,这里住院的都是阔主的,哪个护工敢惹事?

  展红英不是霍迁韧的对手,想死的心都有了。

  突然一声断喝:“霍迁韧,你这个疯子。”霍迁韧的后背就挨了一下子。

  霍迁韧被砸得疼,吼叫一声:“去你~妈~的!”

  随后又是一下子。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