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37章 如此兄妹

第337章 如此兄妹


  从今天的事云凤看出展宏图很自私,没有关心妹妹一句,说的话好似关心,其实都是贪图霍家的势力,嘴上说的好听,心里想的都是自己的利益。

  展红英被霍迁韧这样欺负,展宏图没有骂霍迁韧一句,也没有想去揍霍迁韧的意思,哪有对妹妹的一点儿关心?

  云凤不禁鄙夷。

  看着展宏图忠厚老实,他的脾气就是和云山差不多,话不多心眼儿多,满腹的算计。

  那时展红英点云凤多少回,云凤明白展红英是为了哥哥,可是云风看不上展宏图的脾气。

  云凤和云山在一起生活十几年,吃好东西杨秋棠都是给云山的最多,给她那几个女儿很少。

  没有一丁点会给云凤,那时云山不知道云凤不是他们家人,杨秋棠两口子都没有跟他们的几个孩子露过一点儿口风。

  可是云山没有一次不接杨秋棠的偏心,吃什么好东西都是低头不抬的吃干净。

  从来没有说过,怎么不给我姐姐吃点这句话,多给妹妹们点,自己这么大应该让着妹妹。

  说他不懂事,不知道疼人,可给他的女儿夹菜那么积极挑挑拣拣尽挟最好的,怎么知道那样疼女儿?

  不是他不懂关心谁,那就得分谁了,他的女儿他会关心,对他的姐姐妹妹他就没有一分的关心,这个人是多么的自私。

  云凤从小就认定云山这样蔫巴的人心眼子不好,常言说的蔫巴匪,就是云山这样的人,展宏图的脾气像云山,所以云凤不喜欢,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归结这样的人还是不行,只有自己的利益,不关心别人的好坏。蔫巴心眼子,心里盛事,一辈子纠结。

  云凤对展宏图很反感,他们兄妹说话云凤也没有到跟前去,展宏图来这里的心思她能不明白?有话在电话里说吧,有什么脸面往这里跑?

  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云凤也没有跟他打招呼。

  就是不给他脸了。

  展红英不想再搭理展宏图,可是展宏图放不下霍家,展红英站起来要去休息一会儿,展宏图急忙上前:“红英,我找迁盈去说说。”

  “我不许你去,闲的没事你就死家里当倒卧。”展红英听他要打乱她的计划,非常气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展红英恨不得扇他一个嘴巴。

  “我全是为你好,你不知道领情也就罢了,还说话那么难听,你还是不是我妹妹?”展宏图也生气了,提高了嗓门儿数落展红英。

  “我用不着你关心,你什么心你自己明白!你这辈子干成了什么事?只会瞎搅和!”展红英很愤怒的说。

  “我就是要去,你敢管?”展宏图凶起来。

  云凤没有看到过这样凶的展宏图,这是老实人吗?真是蔫巴匪,一点儿不错!

  “你敢去?!”展红英怒道。

  “我就去,你能怎么着?”展宏图更横起来,真有凶猛劲儿,眼珠子瞪得滚圆,满脸的凶相。

  到了真章儿,展宏图就是豁出来,什么老实人他也不装了,压不住展红英,他还算什么哥哥?

  不压住展红英岂不失去霍家?

  自己再装老实也不行了,对这样的妹妹就得狠狠地镇压,是自己把她惯坏了,让她自己说了算,这回一定不行了!

  “我告诉你,你敢去,我就会让你心疼,你不是不给父母邮钱嘛,我这回也不给了,就让你这个当儿子的赡养父母,你会不会心疼钱?”展红英的话让云风吃惊。

  展宏图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赡养,这是什么人?都赶不上一个动物,燕子知道反哺,他怎么能这样?

  展红英从来没有跟云凤说过。

  说展红英心直口快,自己家的短处她也不说出来。

  是怕她笑话展宏图吧?还给她哥哥维护面子,自己和她这样的朋友,就没有说过一句,嘴还是真够严的。

  云凤真是佩服展红英了,兄弟几个不养活父母,她一个人养活,真是够善良的。

  可是兄弟们承情吗,就是认为她有钱吧。

  哪个兄弟妹妹结婚都是她的钱,她挣那么多钱,却没有攒下,这是个多么傻的人?

  和前世自己一样,尽为别人服务,自己提醒过她一回,可是山河易改本性难移,没有经过被害,是不会长教训的。

  更让云凤震惊的话是从展宏图嘴里喊出来的:“你不给父母赡养费,我看你是不舍得眼瞅父母饿死的,我就拭目以待,凭什么家里的弟弟不养父母,父母只惦记我的钱?我现在还没有他们富裕,我拿什么给?你挣那么多钱,不是你给谁给?饿死父母是你的事,你要挟不了我!”

  展宏图说的脸不红心不跳,还是满脸的得意。

  展红英被他镇唬住了,原来他的哥哥这样心硬,父母死活他都不管。

  她又重新认识了哥哥是什么样的人。

  展红英欲哭无泪,咬牙咬牙再咬牙:“展宏图!,没想到你这样畜牲!你想让我嫁给霍迁盈,我就会对付你,霍迁盈不把你的工作整丢,我就不会嫁给他,这就是我的条件,不信你就试试看,看看我能不能做得出来!”

  展红英面目狰狞咬牙吱吱响,那个狠劲儿吓住了展宏图,可是展宏图还是存了侥幸的,他就不信一向维护他的展红英会舍得把他的工作整没,他有自己狠吗?

  展宏图心里发虚,面色却满不在乎。

  展红英的面色更狠厉:“你只要敢去。我这个条件是要定了!”

  展宏图还是有些害怕了,他没有见过展红英这样急眼过,她不是一个狠厉的人,今天看着怎么这样狠,是霍迁韧把她欺负苦了吗,不敢找霍迁韧报仇,跟他撒泼发疯来了。

  自己可真是晦气。

  展宏图气得甩袖子走了,展红英:“呸呸呸!”吐着口水送走了展宏图,展宏图走远了,她还没有歇了的意思,口水都吐干了。

  云凤对这对兄妹真是无语了,人的脾气这是天生来的,展红英改不了,嘴硬心软,可还是比自己强,自己是嘴软心也软。

  要不是前世被坑的那样儿,自己的心怎么也是硬不起来。

  云凤觉得劝也是白搭,人的脾气不是劝出来的,人不经过大的挫折,善良人怎么会变得心肠硬起来?

  展红英经过展宏图的一系列事情,自然会改变自己的意志的,一定不会那样盲目的大方了,看透哥弟兄的真面目也会凉肠子。

  对自己的父母都不行的哥们儿展红英还会拿他们当最亲的人吗?只刮磨她,对她一点儿好没有的弟兄她还会上心吗?

  她一定会长心眼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