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44章 贪心不大嘛!

第344章 贪心不大嘛!


  说的涕泪横流,让过路的人都可怜他掉了眼泪。

  “真是不能抱养别人的孩子,没有血缘,怎么会养你老。”

  抱不平的人开始声讨云云凤:“就是为富不仁,良心让狗吃了?”

  “哪有这样狠心的?不怕天打雷劈吗?”

  “宁可绝户,也不捡孩子!”

  咒骂声污蔑声震耳朵,各个都带着鄙夷,不知道云风是谁的,都在打听。

  卢雅郡出来正赶上这些人骂云凤,卢雅郡的眉头就皱起来。

  卢雅郡安抚一阵工人各就各位,他的助理被他派出把云世远的话听了个全。

  跟卢雅郡说了全部,卢雅郡看云世远的眼睛就带了刀子,他稳住自己的情绪,走到人前:“你是云世远吧?”

  云世远一听有门儿,这是害怕了要给他钱,自己千万不能嘴软,咬定四百万,不然天天给她捣乱,败坏她的名誉,让她没有脸出门。

  云世远痛快的答:“我就是云凤的养父云世远。”

  卢雅郡讥讽的一笑:“我知道你有一儿四女,还有一个给云凤下毒在监狱蹲着呢,家里还有三个没病没灾的女儿,还都挺有钱。

  你一个儿子还是云凤的父亲给办的当兵,工作也是云凤的父亲给安排的,你儿子在运输公司当司机,,油水大着呢,难道你儿子车祸死了,死了你也有赔偿金,你的女儿全死光了吗?怎么你说你是个绝户?”

  “你敢咒我儿女?你会被阎王爷撕碎嘴的!”云世远最疼云山,有人咒他儿子,他立即就气昏了头,在村里谁敢惹他?他就会和人拼命,坏招儿多得很,谁都怵他,敢跟他这样说话,他上去就打,卢雅郡的话把他气懵了,说了半天的谎话,自己就揭穿了。

  说完他就后悔了,他要想成事,就应该咬死了自己就是绝户,自己的防范意识怎么这样弱了?他说死就能死的了?

  他还要为自己的话圆回来:“我真的没有儿女,只养了云凤一个人,现在云凤不管我,我就这样饿死了,我也没有辙。”云世远还不怕儿女死了,瞪眼说瞎话。

  卢雅郡可是知道云世远底细,刘兰云把展红英跟她说的云世远一家怎么坑云风的话在和卢雅郡闲聊的时候都告诉了卢雅郡。

  他们没事的时候也算找话说,所以卢雅郡知道的这样清楚。

  卢雅郡笑得讥讽:“云世远你转眼就不怕儿女死了,你的儿女没有一个给你养老的,你怎么不去要?你就是欺负云凤老实善良,欺负她惯了吧?你就奔云凤这个善良的人来欺负了吧?

  你是在剥削云凤,想把云凤的钱都弄到你手里,你应该知道你有多贪婪。

  你花了云凤多少钱?你也没死,你能忘了,因为你成天想为你的儿女剥削云凤,对云凤这个养女极其的恶毒。

  你怎么不想想你办过的事,你是怎么对待你的儿女,怎么对待云凤的,云凤的父亲给你儿子办了好工作,他是不知道你对云凤干的事,以后知道了,也没有把你儿子下放回家,怎么就对不起你了?

  这个还是小事,云凤十六岁你就把她赶到东北让她下煤窑给你挣钱,你们一家子享受。

  你连个班儿都不上,全仗云凤养活你们一家七口,养了你们一家十几年,你还觉得亏?

  你为了给你儿子落城市户口,就把又云凤给你儿子安排工作人的疯子儿子,你们强迫云凤,设了一个局让疯子的儿子强~奸云凤,幸好疯子的父亲赶到救了云凤,你还有脸让云凤养活?

  你女儿给云凤下毒,也是你们两口子指使的,你老婆死在了牢里,不是你指使的吗?是云凤没有深究。

  云凤才几天不给你钱了,她给你的钱,你不可能花没,你还是得惯了瘾,云凤的父亲给了你两万,是云凤跟你断绝关系的钱,你已经签字画押了,你用这个钱给你儿子盖了房子,已经断绝关系的人,还有什么理由讹人?”

  卢雅郡对于云世远的行为很愤怒,把他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看看云世远还怎么狡辩。

  “你是谁,我们不认识你,你瞎掰谁知道说的是真是假?”云世远对上路人说:“他的话没有一句真的,看看我的惨相,我像有儿女吗?”

  这么无赖的人天底下都少找,卢雅郡几乎气笑了:“我说的话他们不信,难道他们知你根底,就认为你说的话是真的?”

  “我说的话就是真的,因为我要是有儿女怎么会这样惨?你说的话没有一句真的,云凤的钱我没有花过一分,都是我种地活着。”云世远瞪眼说。

  “你没有花过云凤一分钱,是云凤不给你,还是你没有要?”卢雅郡问道。

  “云凤的心狠着呢,我要她也不给。”云世远就是败坏云凤。

  “你今天来的目的不就是要钱嘛?你到底要多少?”卢雅郡看云世远这个滚刀肉,自己还真是套不住他。

  看看这个套儿能不能套住?

  云世远就是眼睛锃亮,他认为这个人已经妥协,不给他钱,他就是有绝招儿。

  “云凤有财多少个亿,补偿我养活她三十年的工钱,生活费上学钱,就给个五六百万就凑合了。”云世远一听卢雅郡口气软了,他就得寸进尺了。

  卢雅郡笑起来:“你的胃口不大?你也不怕走半道儿上被人宰了?既然你从没有花过云风的钱?你的贪心怎么这样大?口腹简直是不小?”

  “云世远,你不认识他,你认识我不?”走来的是祁荆山。

  “你是亲家。”云世远觉得这个有头有脸的人来了,他更怕自己磕碜云风:“亲家,你跟云凤享福,,怎么就忘了我这个把云凤养大的人在受苦?”云世远想用云凤的不孝先威胁一下祁荆山,省的祁荆山帮云凤说话,先堵得他张不开嘴。

  他好像忘了他被祁荆山送进监狱的事情了。

  他忘了祁荆山是个狠茬子。

  祁荆山冷笑一声:“你记错了了吧,你跟我没有成为亲家,你强迫云风嫁给我的疯儿子,是我把你和你二哥送进监狱的事情,你怎么能忘?蹲了一年,还没有触及灵魂,没有受到一点儿教育,你真是记吃不记打。

  为了我一个公安局局长的势力,你敢让疯子强~奸~养女,你那么会祸害人的品性,那么贪财贪势,你不花云风的钱,你会吗?你不觉得你说的话有矛盾吗?”

  人群就露出那么多鄙视云世远的:这个人说的是假话,不是厚道人。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