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47章 主使

第347章 主使


  柳家,他的父母也不会死心,云凤的财产柳家一直再惦记,得不到云凤的财产,就破坏她的名誉,柳城才是干得出来的。

  柳城才两口子唯利是图,贪污受贿的事情没少干,一直想用云凤换利益。

  柳城禄对自己的哥哥怎么能不了解,和他嫂子狼狈为奸,怂恿老太太为他们谋利益。

  除掉自己的哥们儿柳城禄下不去手,可是如今对他们可是下得去手的。

  老太太肆意而为,老头儿装聋作哑。

  把江雪莹和云凤坑的狠。

  柳城禄不是火小,家丑不可外扬,柳城才要是伏法,他也没有什么脸面?再不喜欢这样的家庭成员,也得压抑下来自己的愤慨。

  如果他出手就是不仁不义,说的好听叫大义灭亲,他的父母可不那么想。

  他们那么大岁数了,柳城禄心盛了可怜,柳城才摊事,老头儿老太太就会跟着走,就不是他办的,二老也会豁给他。

  柳城禄真是无奈。

  遇到了这样的家庭让他左右为难。

  柳家、霍迁韧、都能左右云世远。

  如果是霍家所为,柳城禄就要和霍东林好好地说说。

  敢来这样败坏他女儿的名誉,他再也不能忍了。

  柳城禄的主意已经打定。

  云世远去他姐姐家,不只是打秋风,重要的是求云兰珍给他讲情,他的老底被揭出,他嘴上硬,心里虚。

  他平常装的道貌岸然,一副伪君子的架子,嘴上挂着这个不正经,那个是破~鞋,成天的站当街说嘴。

  背地里没有干过什么好事,云兰珍对他的事也有耳闻,对他就膈应。

  今天用这样的事求她说情,云兰珍可是一个二十三岁就守寡的妇人。

  这个人腼腆,自尊、自重、除了自己的哥弟兄外,家里都不进一个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胡乱来的男女。

  让她给他说情的是这样的事,云兰珍都觉得没有脸说出口,她一口就拒绝了,她可不想维护一个犯了法的人臭了自己的名誉。

  守了一辈子寡,清清白白的,没有摊住一点儿闲言,让她说这样的事,她是死也不干的。

  让云凤认为她和云世远同流合污,她嫌丢脸。

  云世远可算是罪大恶极,她就是不帮,以后云世远要是再干出这样的事,她的脸会丢尽。

  云兰珍这个人是个叫死真儿的人,多亲多近你干坏事儿她也不同情你倒霉。

  云世远使不动他姐姐,就一直等下去,等外甥张秀清回家。

  他的外甥是很听他话的,一定会为他求情的。

  云兰珍连招待云世远都不耐烦了,恨不得他快走,可是他就是不走。

  等晚上张秀清回来,云世远急着让张秀清打电话个云风为他说情。

  “外甥,云云凤送我进法院,你跟云凤有交情,你让云云凤不要再诬陷我,我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她怎么就盯上我了,一心想把我置于死地。”云世远装的可怜巴巴,不说自己有问题,说云凤不是亲的亲的养不熟:“云风就是恨云燕给她下药,赖我指使的,非得把我置于死地。”

  “四舅你说话检点点儿,云风跟我有什么交情,你做了一回养父,怎么就让养女至于恨你?你干了什么我可是不知道,我盲目的给你求情,云凤会怎么看我,我跟云凤很不熟,云凤会听我的吗?”张秀清对云世远没有好看法儿,云凤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要送她进法院?张秀清是个大学教授,可不是农村的小傻子。

  他们和云凤相处几年,可没有看出来云凤是个狠辣没有人情不知好歹的人:“四舅,你到底干了什么事,云凤待着没事专找你晦气吗?

  你们死赖穷磨的把云凤叫回去我四妗子装死见云风最后一面,你们没有安好心,云燕给云凤下毒。

  是你们一个劲儿的追着谋害云凤,云凤找你们了吗,我都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事,我有什么理由给你求情?”张秀清很不耐烦,四舅一家放着好日子不过,成天算计人,这样的人张秀清最不喜欢。

  云世远磨叽半宿,张秀清也不会答应他,如果她们对云凤这个养女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待遇,到了现在,他们什么也不用算计,云凤一个人就会把他们养肥。

  自己的错自己不承认,一味的怨天尤人,总是别人不对,云世远不说云凤为什么要把他送去法院,张秀清也猜个七老八成,一定没有干什么好事。

  云世远得了江雪莹那些东西是云世远跟张秀清诉苦说江雪莹不讲信用,抢回了她给的金砖和首饰,柳城禄给云世远两万块钱的事张秀清是听杨秋棠说的。

  给他那么多财宝还那样对待人家的孩子,简直不是人长的心。

  张秀清要是知道云世远干的那些肮脏事,一定会把他撵出去。

  这,他也不给他说情。

  云世远没辙,只有在约定的地点等指使他的人,他们让他找云凤要钱侮辱云凤,让他走到了死路上。

  这个账得找那个人算。

  云世远做梦都没想到云凤会搜到他的底细,快三十年的事情,她怎么知道的?

  云世远觉得干的事情几家都不会说出去,为了女儿的名誉,他们会一辈子保密。

  是谁这么坏,告诉了云凤,是想要他命的人干的,是谁这样恶毒,自己临死也要杀了他。

  云世远想到,必定是村里那户人家的女儿已经死了,也没有留下儿女,据说是子宫破裂,不能受孕,被丈夫怀疑失贞是个破鞋。

  女人不堪丈夫殴打,上吊自杀了。

  那个姑娘就是他一连强奸好几次的,那家人隐瞒不敢说,他连续强奸小姑娘十几次,小姑娘怀孕了,那家人给姑娘偷偷的打掉了孩子,警告他如果再有一次,就把他告上法庭。

  他才不敢了,他是想长期霸占小姑娘了。

  他自己的行为他当然保密,那家人为了女儿也只有闭嘴,那家人太窝囊,就是好欺负的人家。

  一定是那家人在云凤的鼓捣下说出来真相,云凤是用来对付他的。云凤这个野种就是心眼子最坏的,成天的想害死他。

  自己如果进监狱,哪能活着回来?

  三天两早的死在里边,不如现在就死。

  云世远心狠着呢,打人往死里打,临死拉垫背的,自己也算活得直,死得其所,平白的被弄进监狱,死得冤,自己一辈子没有干过吃亏的事,临死也不能吃亏!

  云世远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那个指使他的人。

  柳城才的人被安插进了云凤的公司一个,在里边做工。

  云世远被云凤吓跑了的事即刻就到了柳城才的耳朵里。没想到这个云世远是这么多把柄的人,这个人不能降服云凤,还有什么用处?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