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48章 下手

第348章 下手


  柳城才和老太太一商量,只有再找人。

  找霍迁韧去对付云凤,不能给他们带来好处,不能用霍迁韧收服云凤,柳家怎么敢把霍迁韧送去公安局?

  用霍迁韧注定是不行。

  只有把柳家的至亲送进云凤的公司,掌控公司运转,把公司的经济控制起来。

  让云凤玩儿不转了,让她的公司垮台,柳家就仨瓜俩枣的收购过来。

  她不认可就让她彻底垮,她的财产已经转移到了柳家,看她还能蹦起来吗?

  就是这个计策了,拣柳城禄不熟悉的柳家亲属往里塞。

  可是没有几个柳城禄不认识的。

  这可怎么办?

  柳城才的脑子比较快,想到了他妹妹家的外甥新处的对象,柳城禄没有见过。

  赶紧给他小儿子找对象,不让柳城禄认识。

  再者就是柳媚儿新处了一个对象,这个也可以利用。先把未来的一个外甥媳妇和儿子媳妇插进云凤的公司。

  云凤的公司都是云凤用着信任的人,江雪莹堂姐的侄女,江老太太的外甥女。

  刘兰云回去东北,还是要回来的,卢雅郡把关。

  公司现在还没有上规模,这几个人就够用。

  管事的没有她不放心的,都是机械化,电力化,工人也不多,都是从山里江家峪招工来的。

  农村人肯干,实诚,不会偷奸耍滑。

  山里的人更实诚,江雪莹喜欢江家峪的人,江雪莹有空他们歇着的时候还去找他们聊天。

  云凤就是为江雪莹着想,让她怎么开心就开心的活着。

  现在的公司也就是一个厂子,十来个工人就忙得过来。

  云凤空间的青菜得随着神厨房的收入升级,还没有达到扩展多个工厂的需要,云凤也不能着急用过量外边的青菜往里多掺,太多了的话,就没有那样好吃了。

  蘑菇木耳只是用来做多味儿的食品。

  今年到了清明节,养蘑菇的山民已经养了一年。

  又到了暖天气,江雪莹要给父亲去上坟。

  一家三辆车,开往江家峪,江雪慧知道了江雪莹要来,早早的就住到江家峪娘家等江雪莹。

  云凤这次来,一是陪江雪莹,二是看看养殖户,还要展一个村子,重要的她想考察一下儿江家峪的山里有一处温泉,她想买下来开旅游区。

  这里接连几个不高的山,山上有温泉,泉水虽然不大,她觉得这些水也够三五百人旅游的用水。

  村长和书记带着云凤去考察,到了地方,云凤的眼睛就是一亮,这个地势好。

  山不算高,山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树,绵延几十里地全是果树,有桃树、李子、核桃、栗子、白梨,十几种果树。

  云凤只要买下五亩地,盖一个五层的小楼,就能住宿几百人。

  餐馆宿舍都有了。

  引山上的温泉进楼里的浴池,就是一个休假度假旅游的好地方。

  这里没有特别大的山,山上树木丛林,山下全是土地,虽然高低不平,只是凹凸不平的一小块一小块的土地。

  把小楼盖在安全的地带,这样的山也不会下暴雨时有泥石流,就是有也挨不着小楼。

  现在满山的樱桃已经开花,地上已经落了一层雪白,这样的风景在城市可是看不到。

  山里的野花也是开了遍地。

  山上的松柏四季常青,空气清新,百鸟齐鸣,微风拂动,人间充满了青草花香,鸟语悦耳动听,馨香的空气让人陶醉,虽然比不得仙境,也是人间的世外桃源。

  江雪莹给父亲上了坟,还是痛哭了一场。

  云凤陪江雪莹在江家峪住了三天,祁东风开车里接他们娘三。

  云凤已经做好了计划托付村里的干部和村民商量占地的事宜。

  就和母亲女儿回了家。

  云世远没有再来捣乱,云凤也就不理会他了。

  云世远担心云凤让人把他抓进去,成宿的做噩梦,煎熬了十几天,他的精神几近崩溃。

  连觉都睡不着了,一心想杀死那家人。

  他觉得只要把这家人杀了,他就安全了,那两家的女儿还没有死,绝不敢声张,难道他们不怕女儿丢人吗?

  云世远就是这个主意,他想到了用锤子砸死那家人,他可是干过的,一锤子把人砸晕,幸好那个人没有死。

  可是他想杀人全家,一锤子不能把人全杀死。

  他就想到了下~毒,让那家人一勺烩,他还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夜里偷着把~毒~下在那家人的水缸里,做饭吃了就都死了,这个办法不错。

  一个羊也是赶,俩羊也是放,一帮羊可以一起轰,杀一个也是杀,杀一帮一个人偿命也值。

  自己从来不做亏本的事。

  他就想把三家人都灭口,上法庭没有苦主,他瞪眼不认,杀了他们三家,再杀了云凤,自己就是死也值。

  云世远的爷爷开过药铺,虽然多年过去,云世远是个财迷的,手里还留着几斤红矾,药个耗子什么的,他也偷着药死过他恨的人家的猪。

  心黑手狠的人在村里他算第一号。

  村里人的水缸都放在院子里,谁会想到人手里有那么多~毒~药?

  谁也想不到一个村的人下得去手~毒~死人。

  这一夜是罪孽的一夜,云世远把三家的水缸都下了~毒。

  家家都有牲口,起早谁家都是先喂牲口,可是云世远没有把喂牲口的水缸里放东西,只把人吃的水下了~毒。

  农村人早晨一般的人家都是馇粥,现在农村分了地,粮食比较多了,早晨也吃干的,不尽喝稀粥了。

  农村是要下地上班的,饭点儿都差不多,云世远下的料极足。

  三家人都是馇粥烙饼,老年人先喝粥的都死了,年轻人只吃烙饼就咸菜的,全都住了院,烙饼也是水缸的水和面,三家人全都中了毒。

  死了八口,住院五口,村子里迅疾沸腾。

  云世远这个时候已经坐到火车上奔了京城,想把云凤也药死。

  把这三家有过节的人全都成了嫌疑犯,可是老人都死了,没有人知道这三家和云世远的仇,一时没有追查到云世远身上。

  几十年过去了年轻人没有知道那样隐秘的事情,自家姑娘被祸害,连告都不敢,哪能宣传,只有老人知道,连其他儿女都不敢告诉,就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