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49章 活见鬼

第349章 活见鬼


  云世远下了火车,急奔云凤的住处,云凤的住处他早就打听好了,以前就来转过。

  他在附近盯着、云凤的门口有没有人出来,盯了一天,看到祁荆山和柳城禄开车运包子走了,他没有看见里边出来人,云凤的门锁是暗锁,门就从里边锁上了。

  柳城禄和祁荆山没有回来。

  云凤的院墙不算高,云世远个子也不高,他伸头往院里忘,有门房他什么也看不到。

  云凤这个院他还真没有进去过,不知道水缸在哪里。

  他又到后边去转悠。

  后边是墙,墙也不高,他扒着墙头往里望后边的小院啥也没有。

  云凤的东西都在门房和厢房,后院基本不去,云世远看正房有后窗户,想到撬窗户进去,白天他不敢,只有等夜间。

  云世远做得隐秘,心里也是发毛,他想到了他留着红矾的事情他三哥知道,心里就更发毛,担心被查出来,死了自己的钱就会撇下。

  自己一辈子不会挥霍,再不吃一顿好的,死了真是冤,干脆去下饭馆。

  云世远到了五星级大饭店,正好是云凤的饭店。

  展红英去过云世远家里找过云凤,她认识云世远,展红英却没有露面,她知道云世远是什么人,认为云世远是想白吃。

  云世远没有看到展红英,展红英就进办公室给云风打电话。

  云凤也没有理会这事,只要云世远不捣乱,让展红英不要搭理他,展红英就再也没有露面。

  云世远点了八个好菜,全都打了包,他在丰县车站就给云山打了电话,云山今天休息,媳妇和孩子都在云山这里住着。

  他就奔了云山的住处,云山正好出车回来。

  云世远就摆好了菜,把他买的茅台打开,对着云山说道:“咱们爷俩从来没有痛快的喝过一顿,没有舍得喝过茅台,今天咱们要痛快喝一顿,以后恐怕是没有机会了。”云世远随着掉了几滴眼泪。

  云山言语很少,不随云世远也不随杨秋棠,和杨秋棠的父亲是一个性子。

  听了云世远的话奇怪也没有深问:“爸,你说的什么话,我们好好地,过年回去我们好好喝一顿。”

  云山媳妇更奇怪,这个老头很抠的,今天花钱买这些菜,又是茅台,得两千块,他这是快死了嘛?

  是不是得癌症了?临死闹一个饱死鬼?

  别看云世远死命的向着儿子,云山媳妇可不称他的情,云山媳妇知道他有钱,总是嫌他抠,不把钱交给她,死了藏哪里都找不到,不就是白搭了嘛!

  临死大方一、回,花的还是没用的钱,如果这些钱都给她,能顶多大的事!宁可糟害了也不舍得给儿子,这样的父母谁也喜欢不起来。

  不管云山媳妇怎么腹诽,云世远是不知道的,他偏心儿子半辈子,苛刻死别人的女儿,还没有落得儿媳妇一句好。

  他要是知道儿媳妇对他的怨恨,他见了阎王爷也得喊冤,临死吃顿饭还得想着儿子,他冤不冤呢?

  云世远喝醉了,云山也醉了,父子睡了半天,

  云山媳妇把他们吃剩下的菜全都哗啦光了。

  一边吃一边骂让她吃狗剩。

  云山的女儿长期住姥姥家,小姑娘要上学,在京城住上学得花高价,云山媳妇嫌费钱,有那个钱不如给老妈。

  云山媳妇为了生儿子,就要追着云山住。云山长期出车跑远途,他们睡觉的时间不多,云山媳妇怕怀不上儿子,云山嫌弃她离婚。

  云世远直睡到黄昏起来只有走,云山住的是工人宿舍,只有一个屋,这里没处盛他。

  他夜里还有任务,留他住他也不会住,要是没有成为太监,他就会想儿媳妇,现在他想不动了。

  云世远临走扔下五千块钱,这些钱都是云风在家以前攒的。

  都是卖粮食的钱,那个时候,云世远往地头一坐,让云风和杨秋棠开荒地种粮食,他去监工的,装病啥也不干,成天的耍嘴皮子。

  那时候卖的钱存到现在都变了一万多,他给了几个闺女一人一千,给云燕留了两千,让云芝给云燕保管,等云燕出来再给他。

  云世远把善后的工作都做完,今夜就要解决和云风的恩怨,大家都死了就到阎王爷那里去打官司吧,他还真不信有地府这样的荒唐的事情,要是信的话,可不敢干下地狱的事。

  云山问:“爸你住哪儿去?”

  云山媳妇可不想云山留下云世远,瞪了一眼云山。

  “我住你姑姑那儿。”云世远说完穿鞋就走,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再看一眼,他的儿子就要与他永别了。

  他要牢记儿子的容貌,到了阴间他也要知道自己的儿子,下辈子他们还要做父子。

  云世远心硬如铁,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觉得逃不出死亡,他还留恋这个世界,他没有活够。

  再想想,自己成了太监,就是云凤害的,他这辈子就是喜欢女人,喜欢睡~女人,特别是小姑娘是他的最爱。

  ***更是他的嗜好,他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把云凤从小就玩死。

  如果把她玩死了,也没有人会找回江雪莹,柳城禄也不会出现,自己一家也不会遭难。

  就是留了一个云凤祸害,致使他家破人亡,他让云凤坑苦了,临死也得带走云凤和江雪莹,在阴间路上也得把云凤~奸~个百八十遍,做鬼也让云凤母女陪在鬼门关!

  云世远恶狠狠地想。

  云世远躲在胡同里,等柳城禄的车回来跟在柳城禄的车后潜进了院子里。柳城禄没有发现他。

  他就藏在车库里。

  云风出来接柳城禄进了空间,家里就没有动静了,整个院子都是黑的。

  云世远发现了这个奥秘,他简直傻眼了,这是什么状况?

  这一家人难道是鬼吗,怎么柳城禄进来云凤也说话了,转眼就没了人影儿?

  难道云风早就死在了关外,回来的云风就是一个鬼魂?

  她不是鬼魂,自己怎么那么多年没有找到她?

  云世远有些傻眼,自己怎么能看到鬼?是不是自己已经死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鬼魂在运动?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