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50章 逃窜

第350章 逃窜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鬼魂?难道云山也死了?难道这个世界是鬼的世界吗?

  云世远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了?

  难道自己下毒的那些人家也都已经死了,是不是自己快下地狱了?

  云世远心虚的缩起来身体,他不信有阴间,可是现在他就是害怕下地狱。

  就是做鬼自己也要做一个恶鬼,也不能被鬼欺负,自己才是可以欺负人的,凭什么别人敢欺负他?他就是不服。

  云世远掐掐自己身上的肉,觉得自己还是人,是人是鬼他不顾了,先把药下在水缸里。

  可是他没有找到水缸,只有一个盆儿里有半下儿水,干脆他把有半斤红矾都扔水里了,还搅和了一下儿。

  云世远里外都搜了,就是没有一个人影儿。

  他的脑子都懵了,明明的就是进来了人,车还在院子里,怎么就没有了,这家人会土遁?

  云世远气得直抓头皮,想不明白就敲脑袋。

  云凤要是鬼,他怎么斗得过,江雪莹偷渡还可以回来,不是鬼是什么?

  云世远的头皮都木了,搬了一个椅子登着跳墙跑了。

  早晨祁荆山运包子的车来了,云凤听到电话出去开门,看到院墙下一把椅子,椅子在屋里怎么到了院墙下,是进小偷了吗?住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小偷。

  谁能跳墙进来,不登东西想跳进来,没有两下子的怎么会攀上墙,如果能攀上去的话,出去也不能登椅子,这个人是谁。

  云凤开了门,让祁荆山把车放院里,叫祁荆山看看墙下的椅子有什么线索。

  祁荆山说:“椅子上有脚印,墙头有被扒过的痕迹。”

  这样的墙头,祁荆山一下子就窜上去,祁荆山细看:“有手印。”

  祁荆山就跳下来了:“报警吧,不能大意。”

  云凤赶紧进屋看看丢了什么东西,屋里是被翻过的样子,但是东西没有丢,因为屋里没有值钱的东西。

  值钱的东西和存折钱物都在空间存着。

  他们夜间都住空间,屋里不会留值钱的东西,防贼的意识谁没有?

  把东西放这里要是发现屋里没人不被搬空才怪。

  虽然治安很好,云凤也是防备万一。

  果然进了贼,云凤出来说道:“没有丢东西,还用报警吗?”

  祁荆山说道:“当然要报警了,贼人留下了手印,可以帮助公安破案。”

  对啊,还是公安人员想的到位,自己的头脑还是简单了点儿。

  祁荆山打电话报警,警车很快就来了,把墙头和椅子地下的脚印全都拍了照片。

  用放大的技术勘察了指纹,把院子的路和院外的路都照了相。

  到了中午,公安局的信儿就来了,已经出来了手印脚印的照片。祁荆山去公安局看结果。

  可是这个人不好找,就没有这样迅速了。

  早晨,一家人都是在空间吃的包子喝的空间井水,屋子的半盆水让云风清洁屋子泼了。

  云风看那盆水怎么那么浑?空间的水从没有沉淀物,看这盆水就像有石头面子,还发黄。云风当然不会用了。

  把盆刷干净,放到了一边。

  中午饭,是去了云凤的饭店吃的火锅。

  家里没有这样的餐具,吃火锅,都是去饭店。

  云凤的包子只在家里做,其余的吃食家里也不做,想吃什么就去饭店,她的饭店卫生条件极好,专门餐饮比家里还干净。

  菜洗的遍数少展红英都不允许。

  专门有清洁人员负责,擦桌子洗碗洗菜,一样没有马虎的,要不,那个校长指责云凤饭店的食物让他的学生拉了稀,云凤就敢确定她饭店的食物是不可能拉稀的。

  云凤现在有这样好的条件不仅自己不做饭了,还是拣贵菜吃。

  也是云世远没有摸准也是一家的饮食规律,认为那半盆水是云凤用来做饭的。

  云凤已经根本不在外边喝水,进空间才喝水,在外边一顿饭也不做,让云世远空忙乎一场。

  云世远心虚,没有即刻回老家,就住在云兰珍家里。

  云兰珍怎么知道他干了那样的事,他不走也不能撵他。

  云世远住了三天,觉得安全了,他想不能总在一个地方住,就回了丰县,到了云芳家里,从几个闺女都出嫁了,云世远只剩了自己一个人,经常去住闺女家,这家几天,那家几天,不要自己做饭。

  还白吃,等到秋头,他就回家偷成熟的庄稼,他睡一天觉,就等后半夜出动,谁家这个时候正睡得死,可是偷盗的好机会。

  他很会作案,偷玉米绝不会在地头,深入地里劈棒子,外边听不着,路人看不着,谁大热的天往地里跑,随手偷棒子的也就是顺手牵羊。

  现在粮食都不缺了,谁会不睡觉起来去偷,偷庄稼的几乎没人干。

  村民都觉得很安全。

  等秋后劈棒子的时候,发现丢了,都以为是市里下来人偷的,没有人发现云世远夜里出去,谁会怀疑他?

  云世远在云芳家里住几天发现云芳的脸色不好,就赶紧跑到云芝家住了几天,最后到了云莲家。

  云莲很很讨厌他来,待两天没有撵他,第三天就开始撵。

  云世远是不想走,他担心回去被人看到会怀疑他。

  就赖在这里不走,云莲生气,就嘟囔他:“你躲我这里干什么,难道村里死的人是你下的~毒?你不敢回去了?”

  云世远心里大惊,不由的就跳起来:“你胡说什么?谁他妈~的下的~毒?闭上你的臭嘴!”

  “你没干你慌什么?”云莲不屑的鄙视他:“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看你那心虚的样子,是不是你干的?”

  云莲的话让他惶恐,难道有人怀疑他了?

  云世远赶紧跑,想到山里躲起来。

  云世远真的就逃窜了,不敢去车站坐车,就架着步量往家乡远处逃窜了。

  他会算账,去山里还不得饿死,冬天得冻死,或是被狼吃了,近处的山躲不了人,只有进深山,近处哪有深山?

  他要是一直往南走,走出一千里地就到了河南,谁还能找到他,他就混在市里要饭,装化子。

  就这样混到死。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