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54章 祸害人

第354章 祸害人


  褚丽丽还没有穿好衣服,就被保安拽下床。

  褚丽丽尖叫一声:“啊!……你们干什么?想强暴人怎么地!”

  “你一个脏货,谁稀罕你,还怕沾染你身上的病毒呢!”保安怒斥褚丽丽,不屑的吐一口。

  褚丽丽被保安拽到大厅祁荆山面前,祁荆山也不和她费话:“褚丽丽,你老实交代,几点给展红英下的药,几点给劫匪开的门?如果不说实话,敢撒谎支吾搪塞,你必然知道后果。”

  不是有内奸给展红英下药,不是内部人给劫匪开门,大门还在里边关着,外边人怎么进来的?

  昨晚饭店的大门都关上了,唐丽琴还和展红英谈了一天的工作情况,和出纳员会计几个人在数钱。

  早晨门没有开,展红英是出不去的。

  云风提供的信息是褚丽丽和霍迁韧在大街上搂抱行走的情况。

  褚丽丽跟霍迁韧的关系就是不一般,想到霍迁韧让云萍给云风下药的事,霍迁韧就不会再旧计重施吗?只有霍迁韧一个人有作案动机。

  饭店的人只发现一个褚丽丽和霍迁韧有瓜葛。

  祁荆山是破案的高手,几十年的破案经验让他迅速做出判断,唯有霍迁韧是嫌疑犯。

  祁荆山行动的迅速,担心展红英的安危,如果慢了让霍迁韧得逞后果就不堪设想。

  褚丽丽满脸的懵懂,双眼都是惊讶,不答反问:“祁爷爷,您说的是什么?我怎么能明白?”她装的语气稚嫩,小脸变得满是疑问,要多傻就有多傻。

  “你不用装相,有人看见你起早起来了。”祁荆山直指要害。

  “我没有起来,可能是谁看错了,我是从来不起夜的。”褚丽丽把话说得绝对,以为祁荆山就没有招儿了。

  “有人看到你和一个男人在马路上搂抱着。”祁荆山尽抓她的心虚的短处。

  褚丽丽脸色不禁一变:“我不认识霍迁韧。”

  祁荆山就笑了,这是不打自招,他也没有说是霍迁韧劫走的展红英,褚丽丽心慌的就露了马脚,毕竟还是个没有二十岁的小姑娘,被祁荆山问话的跳脱吓了一跳,紧忙的掩饰。

  褚丽丽反应得也不慢,很快就反应过来祁荆山怎么会知道是霍迁韧干的,自己的话会不会被祁荆山怀疑?

  褚丽丽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祁荆山迅速的分析了就是霍迁韧劫走的展红英,他就确定了。

  祁荆山给柳城禄和霍东林打电话,就让他们的人直接抄霍迁韧的老窝。

  祁荆山想知道霍迁韧把展红英究竟劫去哪里,只要有直接的地址,行动就会迅速。

  “褚丽丽!赶快交代!”祁荆山怒喝一声。

  “我没有!我什么也没干!你不能怀疑我!”褚丽丽的胆子还是真大,就是不承认,就不信祁荆山能把她怎么样?

  祁荆山心急,恐怕这样被霍迁韧祸害了,救人如救火,一刻也不能拖延。

  祁荆山掏出水果刀,在褚丽丽面前晃起来:“你不交代,我就胳膊你一层脸皮,让你成为丑八怪,让霍迁韧再也不要你。”

  褚丽丽满脸的无辜无助,可怜巴巴的哭起来,吓得浑身抖,声音都是颤抖的,让人看着都可怜了。

  “真的,真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干,放过我吧!放过我吧!”褚丽丽满脸的凄惨,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祁荆山可不吃这一套,什么样狡猾的犯人他没有见过,这点小伎俩也来唬他?岁数不大,却这样心思全,就是没有用到好地方,专门违法乱纪,聪明就是白长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因为聪明葬送一生的比比皆是。

  强撑吧!顽固不化,这个时候还不懂悬崖勒马,没有明白展红英要是被霍迁韧祸害了,她的下场也会跟着惨,真是心思歹毒的丫头。

  不说是吧,让祁荆山彻底的愤怒,一把抓住褚丽丽的面皮,揪起来,小刀的尖儿就扎进褚丽丽的脸皮。

  瞬间就见了血,褚丽丽何时受过这样的痛苦,就不是痛呼,是凄惨的叫唤:“嗷……!嗷……!妈呀……!”

  “不老实说,就把你的脸皮扯下来!”祁荆山厉声的威胁,面色紫黑,眉眼儿凶得吓死人。

  褚丽丽这才真的害怕了,她以为祁荆山一个局长不敢知法犯法,绝不敢割她的脸皮,就是吓唬她。

  她怎么会知道一个局长能是那么好糊弄的好欺骗的吗,对待犯人还能笑容温和吗?

  她的以为全都是错的,剥她的皮祁荆山是不会干的,吓唬人可是一般人不能达到的惊悚地步。

  褚丽丽惊悚的尖叫,真的知道怕了:“不不不!你不能!我说!……我说!……。”再也不敢狡辩了,老实说清楚她做的事。

  祁荆山迅速的给柳城禄和霍东林打电话,已经确定这样是被霍迁韧劫走。

  霍东林快速的给他家老爷子打电话快速布置抓捕霍迁韧,寻找展红英。

  因为霍东林是北河省的高官,管不到京城,就是担心老爷子生气,也得告诉老爷子了没有别的办法更稳妥快速的找到展红英,只有老爷子出马。

  祁荆山安排完这些,想到霍迁韧的狡猾,担心霍迁韧把展红英劫到外市去也不是不可能。

  他想占有展红英,务必得有足够的时间。

  霍迁韧是玩女人的高手,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展红英不可能顺从他,他就要把展红英的身心都折磨得没有抵抗他的力量了,展红英的心死才能成为他的人。

  祁荆山给霍东林电话,让他通知车站在四点以后发出去的火车,问问有一个坐轮椅的男子带了一个昏迷的女子坐车或是在哪个车站下车有几个人。

  还有就是车站有没有这样的组合等车的人。

  同时长途汽车站也都接到了的话,追查这样几个人。

  车站的电话立即到了几个列车的列车长那里,车上立即集聚了各车厢的列车员。

  市里搜查也没有找到霍迁韧和展红英。

  、云凤和祁荆山急的眼睛都通红,恐怕展红英已经贞洁不保了,怎么就没有把霍迁韧整成太监?

  等啊!等……足有一个小时,真是把人急死了,恨得云凤咬牙,祁荆山恨得踹了褚丽丽几脚,吩咐人把褚丽丽捆了起来。

  褚丽丽还在求饶,没有人再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