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56章 指望求情

第356章 指望求情


  展红英是很悲伤痛苦的,霍迁韧虽然没有直接强~奸~她,跟强~奸~也没有多大区别。

  总之破坏了她的贞洁,脏了她的身和那里,让她的心就是不舒服。

  尴尬屈辱、愤怒、恨意不能离去,在扰乱她的心神,她不能平静下来。

  云凤只有劝她:“霍迁盈临走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他都表了态他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你也听到了,他的意志是多么的坚决。

  他就是不和你分手,始终如一的爱着你。只有你答应,他会高兴坏了。”

  “我没有办法面对他,我得多尴尬?”展红英怎么也想不通,她是传统的思想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人家大学生都开始试婚,不理想的婚姻都不会将就。

  一起住过了还可以去嫁别人,霍迁韧只是羞辱了你,跟同居的情况怎么能比,你应该放下尴尬,很快就能接受迁盈的。”云凤继续劝。

  “云姐姐,我放不下。我就是不能面对迁盈,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展红英开始又哭,云凤听了真是心疼。

  这可怎么办?她一时想不开倒不怕,就怕她钻牛角寻短见。

  这个是云凤是最不放心的。

  云凤都不敢离开她,刘兰云来了,云凤嘱咐她不能把这事透露一点风声。

  唐丽琴和刘兰云云凤三个轮流守候展红英,东西她出了意外。

  唐丽琴早就成了云凤的心腹,这事云凤也不瞒不了她。

  只要把展红英劝好了才行。

  云凤住在饭店五天,虽然展红英没有寻短见的痕迹,可她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云凤还怕她得了抑郁症,心里就更担心,如果这人神心失常,可就是全完了。

  云凤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回家征求江雪莹的意见,让江雪莹陪展红英几天,把她的遭遇讲给展红英听,云凤估计会让展红英想开放下揪心的遭遇,让展红英在自己家住一个阶段,让江雪莹好好的开导她。

  云凤说了展红英回老家看望父母去了。

  展红英就住到云凤家里,一开始江雪莹只是常规的劝展红英,慢慢的给她讲故事。

  江雪莹不会对展红英说是自己的遭遇。

  就给她讲一段一段自己的经历。

  展红英开始听着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当江雪莹在逗她开心。

  江雪莹也就把自己的经历给展红英讲了一个月,三十年的遭遇一个月也讲不完。

  展红英听了天天为那个女子伤心,哭了一场又一场,江雪莹就陪着她哭。

  展红英听了一个月,把自己的遭遇淡化了很多,她慢慢地想明白,根据那个女子的身份,她能猜出是江雪莹自己的经历,江雪莹的痛苦比她严重百倍千倍。

  只是遇到一个真心待她的好丈夫,她都能挺过去,自己就不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自己觉得自己是很坚强的人,却原来自己不及她的毅力。

  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为了这样的事竟然想死,死的是多没有价值。

  展红英鄙视起自己,自己还一心对父母孝顺,自己要是死了,对父母是多大的打击?自己就是真的不孝了。

  对不起云姐姐对她的好。

  云姐姐为了开导她,连母亲都舍得让她回忆糟心往事,自己这是多对不起云姐姐。

  展红英和江雪莹成了最知心的忘年交,看到展红英讶然的眼神,江雪莹也不再瞒着她,承认了是自己的遭遇。

  为了她,江雪莹都不掩盖自己的过去,这人是多好的心肠。

  展红英顿悟,把羞辱看淡,江雪莹的故事让展红英才能从痛苦中走出来。

  只有告诉展红英这就是她的遭遇,展红英才能放弃所有的痛苦,重新振作。

  江雪莹为了救人,什么都不在乎。

  挽救一个年轻的生命,是她愿意做的。

  身边也有一个比她还惨的人,展红英以也会激励的站起来。

  展红英还是看开了。

  张罗回去上班,云凤看她开朗了不少,心总算是放下来。

  再说霍迁韧被那里的公安遣送回来,就进了局子。

  褚丽丽也被抓捕,供认了一切。

  云环得到褚丽丽进监狱的消息,急忙跑来找云凤说情:“云凤,丽丽还小,你宽恕她这一回吧,这一进去,就毁了她的前程,云凤你放过她吧,我给你做牛做马也是心甘情愿,我们姐妹一向情意很深,这一次就算我求你。”

  云环哭了一阵又一阵,云凤始终没有说话,就让她说吧,看看她都有什么话可说?

  云环求了一阵又一阵,云凤深感她更不要脸,这样的事是求饶的事吗?她是不懂还是装傻?

  平时不好好教育孩子,出了事就会让人原谅,这就是怨别人不放过她们。

  云凤明白了这个人就是个浑着闷儿的,不阻止她,她会无休止的念咒,装傻让人心烦:“云环!”云凤再也不叫云环姐,直接呼她的名:“你觉得褚丽丽是因为我蹲进去的?她是犯了国法,罪不容恕。

  已经进了监狱,我说话有用吗?

  你求错了人,你应该找公安局去求告,他们能听你的算。”

  云凤再不会给她留情,干了坏事,还想逃脱,有她这样教育孩子的吗?

  现在她干的那个行业,天天都在骗人,非法的婚姻介绍所,不定哪天被抄了家。

  云环还是念念有词:“云凤,你父亲的官那么大,他说话就好使,公安局能没有他认识的人吗?只要他说话,丽丽就会没有事。”

  真是可笑,要不她的孩子就不学好,还以为别人能救她们家人?

  害着别人,还让人当她的保护伞,觉得很应该应分吗?好像谁欠下了她的?

  真是拿着律法当儿戏,罪犯家属只要一活动,罪犯就能被放出来?

  要不她们就随便违法呢,认为被害的人求求就能原谅她。

  有这样想当然的人吗?谁跟她有什么交情?

  不知她是奸是傻,以为云世纪两口子的行为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谁会为一个迫害过自己的人家的亲属谋划前程?

  她是把云世纪对待别人的恶行看得别人不应该记仇,云世纪干的没有错,好像都是为别人好似的,谁也不应该记他们的仇。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