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63章 本心

第363章 本心


  他怎么就觉得云凤有可能会被祁东风坑呢?

  他有时候也反思自己的思绪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怎么老担心这个?

  可是他不能驱走这样的古怪的想法儿,精神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精神状态,他就是不能对别的女子升起念头儿。

  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在这个时代人的普通寿命都提高的情况下三十多岁的人还算青年。

  血气方刚的青年哪有对女性不需求奢望的,可就是他就对别的女人不能动心,他也感到奇怪,

  想到那个女人他也没有兴趣,所以和刘兰云在一起怎么长时间,就没有一点儿动心。

  他不是没有理智的人,也不是一条道跑道黑的的人,他不是李琦锐那样想到就要得到的人。

  他知道云凤有了对象,表达了一次,云凤没有回应,他就悬崖勒马了,只有默默的思念她。

  没有强求,没有穷追不舍,爱着这个人,只有装在心里,默默的为她祝福,盼着她样样顺利。

  不会干扰她的生活,不给她制造痛苦才是他的本心。

  如今他的心不能平静,越来越吊得高。

  他的心思不能告知人,自己感觉不对,只有自己调节自己的情绪。

  怎么调节?他也没有好办法,想让自己放下,云凤只是自己的老板,跟他没有血缘,没有更近的关系,自己不要去操那个心!

  劝了自己多少回,强制了自己多少回,就是不能转移自己的情绪。

  今天他看到了祁东风,突然想彻底了解祁东风这个人的底细。

  所以他挽留祁东风,想和祁东风说说话儿,可是祁东风倒劝了他那么多语言,他就感觉出这个人不错。

  心里不禁舒服了一点儿,送走了云凤的车,卢雅郡躺倒~床~上,这么晚了,还是睡不着,想了那么多,后悔了一阵迷迷糊糊的才睡着。

  次日清晨,卢雅郡顶了俩黑眼圈出现在刘兰云面前,刘兰云很惊讶,卢雅郡好像一宿没有睡觉,眼圈儿那么黑,说休息好了谁信?

  “雅郡,你怎么失眠了?”刘兰云关心的问,很纳闷儿的表情。

  “我熬夜看了文件。”卢雅郡不慌不忙的回答,他是缜密的性情,脑子极聪明,反应得极快,迅疾就想到了答复的语言。

  “看来我耽误了半天给你添了负担,对不起。”刘兰云有些内疚,脸色讪一下儿,表情有些窘。

  “不关你的事,不是因为昨天的工作,是以前的文件,我就想起来看看,恐怕疏漏了什么。”卢雅郡从不出口伤人,刘兰云这样想也没有怪他这样说的意思。

  卢雅郡不想让刘兰云心里有负担,细说了两句,让刘兰云不往心里去。

  刘兰云就体会到卢雅郡总会关心别人的感受,真是一个好人。

  “那你白天补个眠好了,有什么事交给我处理。”刘兰云也是会关心人的性子,没事想到让他休息。

  “不用,我中午眯一会儿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能挺得了。”卢雅郡谢绝刘兰云的好意,继续自己的工作。

  他决心自己要掌控自己的情绪,不能再这样疑心生暗鬼的睡不着觉,这样怎么行?迷迷糊糊的接待客户,糊里糊涂的签合同,干砸了工作,给公司造成损失那可不行。

  云凤回去就感觉什么不对,她也想不明白是哪里不对,祁东风对卢雅郡说了那么多话,从来是没有过的。

  卢雅郡一个劲儿往屋里招呼祁东风,她也感觉卢雅郡哪里不对劲儿,卢雅郡可不是好拉瓜的人,更不是好谄媚的人。

  他和祁东风根本就不熟,怎么突然就这样亲近?

  云凤认为自己想多了,瞎想什么,卢雅郡也不是不懂得待客之道的人。

  祁东风可不是客。

  云凤摇头赶走自己古怪的想法儿。

  他们能有什么不对?

  没有,就是没有。

  柳家和柳城禄已经闹崩了。

  这些天没有来叽歪柳城禄,柳城禄感到可清净了。

  突然柳家送来消息,老太太中风了住院呢,家里缺钱,让柳城禄拿二十万。

  柳城禄感到好笑,他就那么点儿工资,他根本没有存款,这是在装病挪要云凤的钱。

  他们要得上吗?云凤根本没有承认柳家的人,这是看儿孙升官没有指望,想拿钱买前程吧?

  真是想的美,想要云风的钱,还找了这样一个借口。他退休就是因为要打击柳家飞黄腾达的野心,给他们钱,让他们达到飞黄腾达的愿望?他们可真是会想。

  老太太装病,没钱,也得去伺候。

  柳城禄直接到了医院,老太太还真是得了中风,嘴歪眼斜,半个身子不好使。

  老头老太太说手里没钱,柳城禄的哥们儿也没钱。

  就是让云凤拿。

  柳城禄对这样的父母也没有什么期盼,他们能找到一点儿良心,老太太祸害了江雪莹,没有送她去监狱已经是天大的孝顺了。

  还想要云凤的钱,他就是想要江雪莹也不会让云风给,他们对江雪莹做过什么他们心里最清楚。

  柳城禄怒了,眼里全是厉色,对着老太太不客气的说道:“妈,我叫你一声妈,就是因为我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你做的事你不会忘吧?云凤是谁的女儿你不明白吗?”

  “云凤是你的女儿,是我的孙女,这是事实,到哪儿也是改不了的,你说我们害江雪莹,你的证据呢?你能抹杀云凤不是你妈~的孙女?江雪莹不是你妈~的儿媳妇?

  你敢把江雪莹的事情公布于众吗?你敢到外边去喊是你妈干的吗?

  你不出这个钱,我就会喊出去,云凤为富不仁,富可敌国的财富,竟然等着看自己的亲祖母死,看看她的名誉能怎么样,谁能和这个为富不仁的人合作?看谁还搭理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满心狠毒的人。”

  这是老头儿说的话,彻底的暴露了他心里的肮脏和龌龊,柳城禄不想搭理这样的人,甩袖子就走,一句话不说大步出了病房。

  老头儿有些傻眼:“他这是什么态度?”

  柳城才摇头:“爸,你那样说是激怒了他,你应该哀求他才对,说点儿好听的,打动他,卖点儿后悔倒点儿歉有什么低气的?您就不能为了孙子儿子放下点身段儿,你怎么能对谁都那么硬气?我们毕竟做过让他愤恨的事情,虽然他不应该恨父母,可是现在我们用着了他们,就得既在矮沿下,不得不低头。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